<dfn id="5sa1t4"></dfn><style id="5sa1t4"></style><dd id="5sa1t4"></dd><del id="5sa1t4"></del><small id="5sa1t4"></small>
    <tr id="5sa1t4"><bdo id="5sa1t4"></bdo><tbody id="5sa1t4"></tbody><thead id="5sa1t4"></thead><option id="5sa1t4"></option></tr><del id="5sa1t4"><center id="5sa1t4"></center><b id="5sa1t4"></b></del><dir id="5sa1t4"><strike id="5sa1t4"></strike></dir><dt id="5sa1t4"><button id="5sa1t4"></button><bdo id="5sa1t4"></bdo></dt><button id="5sa1t4"><thead id="5sa1t4"></thead><label id="5sa1t4"></label></button>
          <address id="fqr908"><th id="fqr908"><dfn id="fqr908"></dfn><legend id="fqr908"></legend></th></address><strong id="fqr908"><div id="fqr908"><center id="fqr908"></center><acronym id="fqr908"></acronym><big id="fqr908"></big></div><ul id="fqr908"><bdo id="fqr908"></bdo><div id="fqr908"></div><del id="fqr908"></del></ul><pre id="fqr908"><dfn id="fqr908"></dfn><acronym id="fqr908"></acronym><noframes id="fqr908">
        • <tbody id="syb2w9"></tbody><table id="syb2w9"></table><dt id="syb2w9"></dt><code id="syb2w9"></code><legend id="syb2w9"></legend>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何日請長纓 > 第四十九章 什麽都能夠造出來

                “臨一機搞過鍛壓機床?我怎麽不知道?”秦仲年詫異道。

                這個問題可真有點不好回答,你是總工程師不假,可你剛到臨一機沒幾天啊,臨一機的事情,你怎麽可能都知道呢?但韓偉昌沒法這樣怼秦仲年,原因無它,人家是領導,你能說領導無知嗎?

                幸好,秦仲年也迅速反應過來了,自嘲地笑著說道:“我糊塗了,臨一機的事情,肯定是老韓更了解的。老韓,你說說看,咱們臨一機什麽時候搞過鍛壓機床了。”

                韓偉昌謙虛地說:“哪裏哪裏,秦總工在機械設計院這麽多年,對行業裏的情況肯定是非常了解的。不過嘛,臨一機搞鍛壓機床這事,當年也是轟轟烈烈的,後來有點不了了之,所以秦總工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秦仲年用手指指沙發,說道:“老韓,你坐下,跟我介紹一下這件事。……對了,小唐,你也坐吧,聽聽是怎麽回事。”

                韓偉昌坐下了,開始給二人介紹這段往事。原來,這還是60年代初的事情,當時國家搞經濟調整,許多部屬企業都由中央管轄改爲地方管轄,臨一機也被下放給了東葉省,成爲東葉省機械廳下屬的企業。時值江南造船廠建造出中國第一台萬噸水壓機,轟動全國,東葉省的領導爲了蹭熱點,指示東葉省機械系統也要搞水壓機,說搞不出萬噸的,弄個七八千噸的也行。臨一機作爲東葉省實力最強的機械企業,便承擔了這項光榮而荒唐的任務。

                “後來呢?”唐子風饒有興趣地問道。

                “我也是聽老工程師們說起來的。當時的技術處夜以繼日搞了三個多月,突破了許多技術難關,最後設計出一台2000噸的水壓機。至于省領導要求的8000噸水壓機,我們是無論如何也搞不出來了。”韓偉昌說。

                秦仲年說:“能搞出2000噸的,也不錯了。水壓機的壓力越大,對于材料和結構的要求就越高,尋常的材料根本經不起這麽大的壓力。江南廠是集中了全國力量搞出來的,臨一機想靠自己一家廠子的力量來搞,實在是力不從心啊。”

                “金堯那邊要的打包機,也屬于鍛壓機械,它的壓力要求是多少?”唐子風問。

                秦仲年說:“我剛才看過了,他們要求的壓力是100噸。”

                “我們連2000噸的都搞過,這100噸的,不是很容易嗎?”唐子風脫口而出。

                秦仲年愣了一下,說:“光從壓力來說,100噸壓力的裝置沒多大難度,就算咱們過去沒搞過,要從頭開始搞也不難,技術都是現成的。關鍵是,咱們是搞切削機床的,改行去搞鍛壓設備,有點不務正業啊。”

                唐子風看著秦仲年,問道:“秦總工,我沒明白。你是說咱們造不了這種設備,還是說咱們不應該去造這種設備?”

                “主要是不應該造吧。”秦仲年說,“至于說制造能力嘛,我們過去沒造過打包機,但我看了一下要求,這東西的結構也不複雜,以咱們廠的制造能力,造幾台出來是絕對沒問題的。”

                “我倒!”唐子風幾乎爆粗口了。這不懂技術真是自己的短板啊,差點就讓老秦給蒙了。自己還以爲什麽鍛壓設備有多高的技術門檻,臨一機踮著腳都夠不著。合著是造幾台出來絕對沒問題,只是老秦不樂意做而已。

                “秦總工,這都什麽時候了。咱們廠都快窮得去要飯了,你還挑挑揀揀的。這4台機床,我師妹可說了,金廢是打算以5萬美元一台的價格從國外引進的,我們吃點虧,按40萬人民幣一台接下來,也是160萬的産值,你說說看,40萬的毛利有沒有?”唐子風沖著秦仲年問道,金堯廢舊物資回收公司,被他直接簡稱爲金廢了,也不知道毛亞光聽到會不會氣瘋。

                “40萬的毛利,也就是每台10萬,余下30萬的制造成本,我覺得綽綽有余了。”秦仲年說。這位老兄是機械設計院的當家大牛,各種機械都是搞過的,鍛壓機床對他來說也不陌生。剛才這一小會,他已經把金屬打包機的原理和結構都想明白了,粗粗一算,30萬一台的制造成本是完全沒問題的,如果真能40萬一台賣出去,10萬毛利是完全可以保證的。

                “4台設備,40萬毛利,你不想要?”唐子風問道。

                秦仲年有些窘了。他也是先入爲主,總覺得臨一機是做切削機床的,就不應當去做鍛壓機床,這也是在部委工作養成的習慣。現在被唐子風一說,他才想起自己現在的角色是臨一機的總工程師。這幾次廠裏開廠務會,周衡大多數時間都是在談業務問題。一筆160萬産值的業務,對于今天的臨一機來說,絕對不是可有可無的。既然能拿得下來,爲什麽不做呢?

                “我這個老腦筋!”秦仲年倒是個襟懷坦蕩的人,知道自己錯了,立馬就承認了,他說道:“小唐,是我錯了。其實吧,金屬打包機的技術是比較成熟的,咱們國家在70年代的時候就已經開發出來了,主要技術都是我們機械設計院搞的。這些年打包機的技術有所改進,但基本原理是不變的。

                “說實在的,打包機的制造難度,比咱們日常造的車床、銑床啥的低得多了。它對零部件的加工精度要求比機床要低兩個級別以上,我們如果願意去造打包機,絕對比國內幾家專業廠子造的要好得多。”

                韓偉昌也連連點頭,說:“沒錯,咱們臨一機是造精密機床的,每個零部件的加工精度要求都高得很。這個金屬打包機,不就是用鐵皮做個箱子,把那些廢鐵塞進去,然後用液壓杆往裏面杵,把廢鐵杵成坨坨,能有多高的精度要求?”

                “韓工,你這話說得也太糙了吧?打包機雖然不算什麽高難度的産品,也不至于像你說的那麽簡單啊。”

                秦仲年無語了。當年國內自主開發金屬打包機的時候,他剛到機械設計院工作,幫著技術大牛們打過下手,所以對這個情況還是比較了解的。韓偉昌說的原理是對的,但經他一形容,好像成了農村裏打土坯的樣子,實在是有辱斯文了。

                其實這種設備也是有它的技術難度的,比如說……,又比如說……

                呃,還是不比如說了,秦仲年想了一圈,也沒想出這其中有什麽值得吹噓的技術難度。當年開發的時候,主要是受制于材料、工藝等方面的缺陷,大家花了不少精力來解決這些問題。經過這麽多年,國內的材料和工藝水平與過去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現在再說什麽技術難度,完全就是贻笑大方了。

                其實,一台合蓋式雙壓頭加壓型金屬打包機的結構是很簡單的。全機分爲兩大部分,即主機和動力系統。主機包括一個機體,也就是韓偉昌所說的“鐵皮箱子”,當然實際上是由很厚的鑄鐵做成的,因爲它要承受很大的壓力;兩部互相垂直的液壓機,是用來把廢鐵“杵”緊的,另外還有機蓋、鎖緊機構等。

                動力系統就是對兩台液壓機進行操縱的系統,包括油箱、油泵、電機、控制閥、管路系統、電氣系統等等。

                臨一機沒有做過金屬打包機,但切削機床同樣需要用鑄鐵制造機體,用液壓裝置控制工作台起降,也同樣有大量的控制系統。可以說,制造金屬打包機所涉及到的技術,臨一機都已經掌握了,只需要畫出圖紙,就能夠把設備制造出來。

                這就是一家大型機械制造企業的能力,只要有圖紙,幾乎什麽都能夠造出來。在西方國家對中國進行全面禁運的年代裏,中國經常是拿著一台國外的設備大卸八塊,把零件一個一個畫出來,然後就能夠自己仿造出同樣的設備。當然,由于材料、工藝、加工設備等方面的限制,中國仿造出來的設備往往有其形而無其神,可行性、精度等方面都較進口設備略遜一籌。

                具體到“金廢”所需要的4台金屬打包機,就基本上不存在上述的擔憂了。因爲金屬打包機實在算不上是什麽精密設備,它是用來把一些松散的廢舊金屬擠壓成“坨坨”的,幹的就是傻大黑粗的活,以臨一機那能夠制造精密磨床的工藝水平,造幾台金屬打包機實在是太容易了。

                “小唐,你可以去告訴對方,我們完全有能力向他們提供這批金屬打包機。你去安排一個業務員,最好再帶一個工程師,到金堯去走一趟,跟他們詳細地探討一下具體的産品要求以及相應的價格。拿到對方的需求之後,我有把握在半個月之內完成設計,制造過程有半個月也足夠了。也就是說,我們在一個月之內就可以向他們交貨。”秦仲年信心滿滿地說。

                唐子風說:“那可太好了,這樣吧,別安排什麽業務員了,既然是我師妹聯系的業務,我就親自跑一趟吧。至于工程師嘛,這不……咦,老韓,你跑啥!”何日請長纓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