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7z97gs"></sup><strike id="7z97gs"></strike><table id="7z97gs"></table><ins id="7z97gs"></ins><legend id="7z97gs"></legend>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何日請長纓 > 第五十章 適當給予一點經濟刺激

                      唐子風追出門外,在走廊上把韓偉昌給截住了。他一把拽住韓偉昌的衣袖,質問道:“老韓,你跑啥,我能吃了你?”

                      “哪能啊……”韓偉昌陪著笑臉,“我這不是突然想起桌上的圖紙還沒收起來,怕誰一不小心給弄亂了,所以急著回辦公室收拾去。”

                      “你不想跟我去金堯?”

                      “我就不必去了吧?”

                      “你覺得跟我出差不愉快?”

                      “不不不,很愉快。”

                      “上次答應給你爭取的獎金你沒拿到?”

                      “……”

                      “老韓,你可別搞錯了,我這是給你創造機會呢。”唐子風低聲說道,“4台打包機,160萬的産值,我是廠領導,不能拿提成,但是給你爭取一筆提成是沒問題的。只要你能夠配合我把這筆業務談下來,多的不敢說,2000元的提成,廠裏不給你的話,我私人掏腰包發給你,你信不信?”

                      “2000元的提成!”韓偉昌的眼睛裏滋滋地往外冒著火花,“唐助理,你說的是真的?”

                      “你不去算了,我找別人去。讓我想想,對了,你們技術處不是有個叫蔡越的嗎,我帶他去……”唐子風做出一副要移情別戀的樣子。

                      “別別,唐助理,你找蔡越幹什麽,他就是一個悶嘴葫蘆,在家裏被老婆管得服服帖帖的,哪做得了業務啊。你看,咱們倆上次合作也很愉快,所以這一次,就讓我跟你去吧。我發誓,到了金堯,你讓我幹什麽,我就幹什麽,皺一皺眉頭,我老韓就是這個……”

                      說到此,韓偉昌伸出手比劃了一個王八的樣子,這也算是一個毒誓了。

                      唐子風滿意地說:“對嘛,這才像是我認識的老韓的樣子。你現在就去查查資料,把那個金屬打包機的事情徹底搞清楚。咱們明天出發去金堯,到了那裏,業務上的事情我來談,技術上的事情,你不許給我掉鏈子,明白嗎?”

                      “明白明白,唐助理,你放心吧,我老韓從來不掉鏈子。”韓偉昌把胸脯拍得山響。

                      擺平了韓偉昌,唐子風離開技術處,回到廠部。他先給毛亞光回了個電話,說自己已經了解過了,臨一機在30年前就生産過鍛壓機械,制造幾台金屬打包機易如反掌。他還讓毛亞光做好准備,說自己即日就將啓程去金堯與他面談具體的技術要求。

                      打完電話,唐子風來到周衡的辦公室,把打包機的事情向周衡做了個彙報。周衡點點頭,說:“這倒是提醒我了,咱們出去接業務,不必局限于我們原有的産品,一些我們過去沒有搞過的簡單機械,也是可以承接過來的,總不至于比造機床還困難吧。”

                      唐子風說:“正是如此,秦總工和我今天也是差點犯了經驗主義錯誤,幸好韓偉昌給了我們一些啓發,才讓我們發現原來臨一機還是很有潛力可挖的。”

                      “你剛才說,你打算親自到金堯去談這樁業務?”周衡又問。唐子風來找周衡,其實主要是來申請親自去金堯談業務的。

                      唐子風說:“金屬打包機是咱們過去沒有制造過的,要讓金堯廢舊公司相信咱們的産品,得做一些說服工作。我擔心其他人去容易穿幫。”

                      “你呀!”周衡用手指虛點著唐子風,恨鐵不成鋼地說道:“你又打算巧舌如簧去騙人了?”

                      唐子風說:“這怎麽能算是騙人呢?充其量就是利用市場信息不對稱的特點,賺取一點信息租金,這是符合經濟學原則的。對了,周廠長,說起經濟學,有一件事我得向您請示一下,這樁業務是我的大學師妹替我們聯系過來的,我們是不是應當給付她一點信息費啊?”

                      周衡皺著眉頭,說:“這個不太符合規定吧?”

                      唐子風說:“怎麽就不符合規定了?咱們規定承攬業務就能夠提取1%的提成。我是廠領導,不能與提成,但我師妹不是領導,她提供了信息,爲什麽不能拿提成呢?我可是托了不少人在給咱們找業務,如果我師妹提供了信息卻一分錢都拿不到,我托的那些人可就沒有工作積極性了。”

                      “這樣啊?”周衡想了想,說:“你打個報告,說明一下情況,回頭上會討論一下。你說的也對,咱們找的信息員,如果沒有一些獎勵機制,也很難讓人家有積極性。”

                      唐子風說:“周廠長,從剛才的事情裏,我還有一點想法。技術處那邊,也得有點激勵機制才行。你看秦總工,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業務往外推,這明顯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嘛。如果事關他個人的獎金,他會這樣嗎?”

                      周衡的臉又黑下去了,訓道:“小唐,你怎麽說話嘴上沒個把門的?老秦是個什麽樣的人,我還不比你清楚?好幾年前就有外企要挖他去當技術總監,開出來的工資是一個月3000,比他在設計院的工資高了七八倍,他也沒動心。這樣的人,怎麽會因爲沒獎金就不想幹活呢?”

                      唐子風笑了起來,他與秦仲年是剛認識不久,但也知道這位老兄是個技術宅,的確不是那種見錢眼開的主兒。他剛才對周衡那樣說,也只是逗個悶子罷了,屬于習慣性地怼人。他說:“秦總工的人品,我們自然是可以相信的。但技術處其他的工程師,恐怕就不是都那麽大公無私吧?我們要承攬新的業務,首先的一關就是要技術處能夠拿出圖紙來,這無疑會給他們增加很多工作量,不給他們一點獎勵,有點說不過去。”

                      周衡皺著眉頭,說:“現在這個時代到底是怎麽啦?做什麽事情都要先談錢,出去拉業務要給提成,找人提供點業務信息也要提成,現在可好,讓工程師搞個設計,也要給獎勵。小唐,你這是不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庸俗化了?”

                      “是是,我庸俗。”唐子風沒好氣地嗆道,“你和老秦倒是不庸俗,可這4台打包機的業務,偏偏就是我這個庸俗的廠長助理和我的庸俗師妹聯系到的,還要加上一個庸俗的韓偉昌,才讓秦總工這個清高的人答應接過來做,你不覺得很顛覆三觀嗎?”

                      周衡擺擺手:“好啦好啦,知道你嘴皮子溜,也用不著在我面前這樣耍弄。你說的也對,現在是搞市場經濟,凡事要講個經濟規律啥的。回頭同樣上會討論一下吧,技術處也是一個需要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的地方,適當地給予一點經濟刺激,也是可以的。”

                      “這就對了嘛。”唐子風得意道,“我就知道周廠長思想開放,高屋建瓴,一定能夠理解市場經濟的精髓的。”

                      唐子風的幾個提案,在當天下午臨時召開的廠務會上都得到了通過。關于給技術處工程師業務獎勵的事情,秦仲年一開始表示沒必要,經唐子風反複解說之後,他才勉強點頭答應了。

                      具體的規則,就是對于原來臨一機不能制造的新産品,如果技術處能夠拿出合格的設計,最終促成業務,則按照新産品産值的千分之五給技術處提成。具體到技術處內部如何分配這些提成,就由秦仲年這個總工程師來決定了,相信技術處那麽多聰明的大腦,一定能夠設計出一個既考慮貢獻多少又兼顧公平的分配方案。

                      千分之五的提成,聽起來似乎不多,但如果這種新産品銷路好,不止是賣出一台,而是賣出100台、1000台,則整個提成額度將是非常可觀的。當然,規定裏還有另外一條,就是一種新産品的提成期只有三年,三年過後,技術處就不能再從這種産品的銷售中提成了。

                      帶著廠務會給予的若幹授權,唐子風與韓偉昌一道,再赴金堯。

                      韓偉昌此前死活不樂意跟唐子風去金堯,一個原因是對唐子風的腦洞心存恐懼,生怕跟著他出去又會被他整出什麽妖蛾子,另一個原因,則是擔心上一次得罪了宋福來等人,此時再去金堯,萬一被宋福來知道,派幾個人打自己的“悶麻”,那可就悲慘了。

                      但唐子風許諾給他的業務提成,讓他把各種恐懼和擔憂都置之腦後了。富貴險中求的道理,他是知道的。他家裏有兩個半大孩子,都處于最能吃的時候,每天不給他們投喂一點肉食,他們就會滿臉幽怨。老韓是個好父親,爲了孩子的幸福,別說是什麽金堯,就是龍潭虎穴,他也不惜去闖一闖。

                      “毛經理,幸會幸會!”

                      “唐助理,久仰大名,果然是年輕有爲啊!”

                      在金堯廢舊物資回收公司的廢舊金屬處理車間裏,唐子風見到了經理毛亞光。這是一位精瘦的中年人,腦袋有點謝頂,臉上帶著笑,但唐子風總覺得那笑容有些虛僞,像是隱藏著什麽陰謀一樣。這其實就是瘦人的原罪,每個人見到瘦子都會本能地覺得對方肯定是因爲成天耍心眼才這麽瘦的。相比之下,胖子就不存在這方面的擔憂了,每一個胖子都能給人以一種人畜無害的錯覺。何日請長纓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