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ld9c8v"></abbr><tt id="ld9c8v"></tt><kbd id="ld9c8v"></kbd><fieldset id="ld9c8v"></fieldset><center id="ld9c8v"></center>
    <strike id="ld9c8v"></strike><fieldset id="ld9c8v"></fieldset><dd id="ld9c8v"></dd><option id="ld9c8v"></option><tbody id="ld9c8v"></tbody>
      1. <form id="ld9c8v"></form><del id="ld9c8v"></del>
      2. <ins id="7k7dz2"><dl id="7k7dz2"></dl></ins>
            <i id="7k7dz2"></i><fieldset id="7k7dz2"></fieldset>
              •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何日請長纓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主要是擔心你熬夜

                    “嗯嗯,好吃,這個溜肉片溜得很滑嫩,一咬一口鮮味。這個魚片也做得好,這麽薄,怎麽切出來的哎呀,這麽好吃的煎豆腐,我不見它,已是三十多年……”

                    唐子風一邊狼吞虎咽地埋頭吃飯,一邊唠唠叨叨地贊美著菜的美味。也不知道是這些菜真的做得好,還是他餓急了,吃什麽都覺得香。

                    肖文珺坐在一旁,看著唐子風這副餓死鬼投胎的樣子,倒也覺得開心。做菜的人,總是希望別人喜歡吃的。這幾天她住到唐子風家裏,天天親自掌勺炒菜,唐子風和于曉惠已經不止一次誇過她的手藝了。

                    “虧你們還能想起我沒吃飯啊。”

                    把肖文珺帶來的飯菜消滅了七八成之後,唐子風總算是擡起了頭,他看看肖文珺,笑著說:“怎麽會是你來給我送飯,曉惠呢”

                    肖文珺說:“是曉惠擔心你沒吃飯,一直幫你把飯菜放在鍋裏熱著。後來過了一點鍾,她說你可能是有事沒法回來了,就說要來給你送飯。我說我正好要過來上班,索性提前一點幫你把飯帶來。”

                    “還是曉惠有良心,不枉我這樣待她。”唐子風感慨道。人剛吃完飯一般都會有點大腦缺血,以他的聰明,居然沒發現這話已經得罪人了。

                    肖文珺果然有些不爽,她說道:“你還好意思說,你是怎麽待曉惠的讓人家一個初中生天天給你這個當叔叔的做飯掃地洗衣服,你早上起來連被子都不疊,還讓人家曉惠去幫你疊。”

                    “我付了錢的。”唐子風理直氣壯地說,說罷又補充道,“曉惠這丫頭自尊心很強,如果我不讓她幹這些活,她也不好意思拿這份工資的。”

                    “錢不是你們那個勞動服務公司給的嗎”肖文珺反駁道。

                    “誰說的!”唐子風說,隨即又壓低了點聲音,說:“這件事你知道就行了,千萬別告訴曉惠。她拿的那份工資,其實是我私人出的,只是通過勞動服務公司轉交給她而已。她如果知道了,估計就不願意要了。”

                    “這是什麽緣故”肖文珺一時有點懵。

                    唐子風說:“很簡單啊,給領導家裏配保姆這種事情,屬于不正之風。原來的廠領導是這樣做的,但我們這屆新班子上來之後,就把這個政策給廢除了。但勞動服務公司那邊告訴我,說曉惠家裏比較困難,想給她一點資助,所以我就把她留下了,但錢必須我出,否則我們廠長可饒不了我。”

                    “原來是這樣。”肖文珺點點頭,“這麽說,你還是個好人”

                    “這是什麽話!”唐子風不滿道,“我如果不是好人,會把自己的臥室讓出來給你,我自己睡到寸草不生的北屋去”

                    此言一出,肖文珺明顯有些局促了。她支吾了片刻,讷讷地說:“唐師兄,這件事真的有點不好意思,我忽略了你的感覺。是這樣的,我前幾天突然想到一個特別好的機械設計,所以特別想馬上把它做出來,所以就盯上你的電腦了。正好秦叔叔叫我從小招待所的豪華套間搬出來,我就想,正好搬到你那去住,這樣哪怕通宵做圖都沒關系了。

                    “還有,我覺得我一個人住到你那裏去,不太方便,所以就拉著曉惠給我做伴。你是不是生曉惠的氣了”

                    “我倒沒有生曉惠的氣。……我主要是擔心你天天熬夜,對身體不好。”唐子風言不由衷地說。

                    肖文珺自動過濾掉了唐子風的虛僞,接著說:“後來我想了想,覺得我們倆占了你的房間,的確不太好。要不,今天晚上我和曉惠就搬到北屋去住,你還是住回你自己的房間吧。”

                    “你是說,你晚上不熬夜畫圖了”唐子風欣喜地問。學霸終于不再霸占我的電腦了,哥們可以通宵玩遊戲了!沙漠風暴,我來了!老薩,等著我!

                    肖文珺理直氣壯說:“不是啊,電腦可以搬到北屋去的啊。”

                    “……”唐子風一下子就蔫了,“你有沒有搞錯,那是我的電腦好不好!”

                    “師兄啊”肖文珺秒變包娜娜,用央求的口吻說:“我真的是在做一個特別有意思的設計,你就暫時把電腦讓給我吧。其實你要電腦也沒用是不是”

                    “怎麽就沒用了沒用我買電腦幹什麽”

                    “你敢說你不是成天用電腦玩遊戲”

                    “誰說的……”

                    “曉惠說的。她說她放學回來,好幾次都看見你在玩遊戲。那時候還沒下班呢,你居然是曠工跑回家去玩遊戲,虧你還自稱是廠領導。”

                    “廠領導的事,能叫曠工嗎……”唐子風的氣焰明顯地弱了,他找不出話來反駁肖文珺,只能憤憤地嘟哝了一句:“曉惠這個小間諜!別想我給她買瓊瑤了!”

                    “……”

                    “對了,妹妹,我還沒問你呢。你說你一個堂堂學霸,動不動就能夠給國家做多大貢獻的那種人,怎麽會願意跑到我們這樣一個破廠子來給工程師做培訓啊”唐子風換了一個話題,對肖文珺問道。

                    肖文珺說:“我想賺筆外快啊。圖奧公司的李總答應給我一筆報酬的。”

                    “不會吧,你爸不是17所的總工嗎,你家還缺錢”唐子風詫異道。17所是軍工系統的單位,這幾年國家壓縮軍工支出,但17所的業務還是能夠保證的,所以職工的待遇不錯,不像過去的臨一機那樣。肖明既然是17所的總工,工資應當是很高的,怎麽會讓女兒出來打工賺錢。

                    “總工家就不缺錢了”肖文珺反問道,說罷,又知道自己的回答有些避重就輕,于是笑著解釋道:“其實也不是了。主要是我自己想買一台筆記本電腦,要花3萬多塊錢。這筆錢肯定不能讓家裏拿的。我這幾年省吃儉用,還拿獎學金,又在外面做了一些兼職,現在才攢下2萬多,離目標還差1萬呢。”

                    “有志氣。”唐子風向肖文珺翹了個大拇指,然後說道:“要不這樣吧,你也別回學校了,留在這裏給我當保姆,只需要負責做菜就行。我也給你付工資,一個月100,怎麽樣做上8年,你買筆記本的錢就夠了。”

                    “呸!”肖文珺的回答完全在唐子風的預料之內,不過,她在表示了唾棄之後,又解釋道:“做飯這件事,其實是因爲我占了你的房間,覺得有些對不起你,想彌補一下。所以嘛,就不用你付報酬了。”

                    “好吧。”唐子風放棄了,他說:“你們也別搬了,電腦搬來搬去也容易壞,是不是你們兩個人,睡我的大床正合適,北屋的床太小,你們擠不下。你還是繼續覺得對不起我就好了,然後天天負責炒菜。”

                    “沒問題!”

                    “必須頓頓不重樣。”

                    “可以!”

                    “除了這個溜肉片,還有煎豆腐,還有炖蓮藕,還有,嗯,讓我想想……”

                    “你是說,這幾個菜不要”

                    “不是,這幾個菜可以保留……”

                    “……”

                    “我要見唐助理!我爲國家出過力!我爲臨一機流過血,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

                    走廊裏傳來一個驚天動地的聲音,打斷了屋裏這對狗男女的膩歪。接著,兩個人就聽到有人在勸說著:“宋師傅,你別激動,領導們忙了一個上午了,現在正在休息,你稍等一下,等到上班時間再見領導行不行”

                    “不行,我有話要說!我必須馬上見唐助理!”

                    “要不……”

                    唐子風辦公室的門開了,唐子風走出來,對著走廊上正在勸說上訪者的廠辦工作人員說道:“小曹,請宋師傅進來吧。”

                    在唐子風身後,肖文珺拎著裝了空飯盒的布兜,低著頭離開了。唐子風似乎聽到一聲輕輕的歎息,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個幻覺。

                    “唐助理,你說我老宋在臨一機已經工作20多年了,就算沒有功勞,也得有苦勞吧廠裏爲什麽就把我分流了我沒有文化,我承認,可這能怪我嗎我上小學的時候,學校裏就在鬧停課,我雖然也算是高中畢業,可滿打滿算,上過的學連兩年都不到,然後就下鄉了。後來返城進了廠,廠裏讓我學技術,我哪學得懂,這不,就只能呆在後勤發發開水票了……”

                    一個40來歲的壯漢坐在唐子風辦公室裏,唾沫橫飛地訴說著自己的委屈。

                    “宋師傅,你進廠的時候,多大年齡”

                    “23歲。”

                    “23歲到現在,整整25年時間,你就沒學過一點什麽”

                    “……”

                    “按12年初等教育計算,25年時間夠你高中畢業兩回了,你憑什麽覺得自己沒文化就是天經地義的呢”

                    “……”

                    “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有什麽特長”

                    “我特別能吃……”

                    “這個不算……,算了,我來說吧。我聽說,宋師傅家裏種了很多花,很多職工家裏的花都是從你那裏移植過去的,有沒有這麽回事”

                    “這個……倒是有。我下鄉那幾年,跟個當地的老鄉學過種花……”

                    “你有沒有興趣開個花木公司,專門培育花草。現在臨河很多人家搬了新房子,都要買點花裝飾一下,花草生意還是挺有前途的。”

                    “種花也能賺錢”

                    “勞動服務公司可以給你解決場地和資金問題,不過你得負責安置不少于30個分流的職工……”

                    “我試試看!”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