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y3pd5h"></small>
                      1.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何日請長纓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木雕工作室

                            噼噼啪啪的鞭炮聲在甯鄉省春澤市的一條小街上響了起來,吸引著周邊的商戶和過往路人前去圍觀。只見在一處不起眼的小門面前,有一對中年夫妻正用竹竿挑著一挂千響長鞭在燃放,兩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激動與忐忑交織的神情。

                            “曹師傅,小易,你們這是怎麽啦?”

                            隔壁開藥店的商戶忍不住上前詢問。

                            這一對中年夫妻,男的名叫曹建中,女的名叫易秀英,原先都是春澤機械廠的工人。兩年前,機械廠陷入嚴重虧損,所有工人都回家待崗,這夫妻倆便傾盡家裏的積蓄,在這條小街上租了個門面,做些早點、簡餐之類的,聊以維生。

                            也不知道是兩口子的手藝欠佳,還是這條街的人氣不旺,夫妻倆的小吃店一直生意冷清,交完房租之後,余下的收入維持一家人的溫飽都成問題。

                            前些天,周邊的商店突然發現小吃店停止營業了,門上貼了個告示,說是店主有事外出,暫停營業若幹天。再往後,兩口子回來了,跟左鄰右舍只說是去了一趟東葉省,具體幹什麽去了,二人諱莫如深。大家原本也沒有多深的交情,他們不肯透露的事情,大家也不便再多打聽,只知道這夫妻倆回來之後並未恢複小吃店的營業,而是躲在店裏不露頭,不知道在忙活什麽。

                            今天,小吃店的門終于打開了,緊接著便是喜慶的鞭炮聲,這分明就是新店開業的儀式了。莫非兩口子是去上了什麽廚師學校,回來要把小吃店改成大餐館了?

                            對于旁人的詢問,兩口子只是笑而不答。待到鞭炮放完,二人進屋抱出來一塊牌匾,然後易秀英在底下扶著,曹建中一個人踩著梯子上去,先把門上“秀英小吃”的牌子摘了下來,接著就換上了那塊新牌匾。

                            “建中工藝木雕工作室!”

                            衆人齊聲地念著那牌匾上的字,一個個都莫名其妙。“工作”二字大家是懂的,可“工作室”是個啥意思呢?莫非是車間的別名?還有,工藝木雕,聽起來好像很高大上的樣子,可這兩口子啥時候懂木雕了,又啥時候懂工藝了?

                            “咦,這塊匾,真漂亮呢!”

                            有人發現了新大陸。大家定睛看去,才注意到曹建中剛挂上去的牌匾頗有些與衆不同,大家剛才光注意匾上的文字了,卻沒發現這匾本身的奧妙。

                            別家的牌匾,要麽是找人做的亞克力標牌,要麽就是弄一塊木頭刷上白漆,再用黑油漆寫上店鋪名稱。講究一點的,會在牌匾上做點裝飾,也不過就是貼個金邊啥的,自己看著挺好,給別人的感覺卻是土得掉渣。

                            曹建中剛挂上去的這塊匾,是用整塊的硬木做的,表面沒有塗漆。上面那一行字,不是用筆寫的,而是雕刻出來的,而且筆鋒栩栩如生,看上去就透著一股文化氣息,讓人覺得這家店的老板怎麽也得是在昆侖山修道十幾年的,你如果兜裏沒張博士文憑,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老板打個招呼。

                            “哇,曹老板,這塊匾太牛了,你請誰做的?”

                            “光這塊匾,500塊錢下不來吧?”

                            “什麽500塊錢,我給你500塊錢,你幫我做一塊去!”

                            “就是就是,這刀功,肯定是個老木匠才能雕得出來!”

                            “我琢磨著,應當是藝術學院的教授雕的吧……”

                            衆人議論紛紛,曹建中從梯子上跳下來,面對衆人做了個揖,然後大聲說道:“各位老板,各位師傅,我們家改行做工藝木雕了。大家看到的這塊匾,就是我自己雕的,馬馬虎虎還過得去吧?”

                            “什麽馬馬虎虎,太了不起了!曹老板啊,你啥時候學了木雕了,我聽說這門手藝,沒有個十年八年出不了師呢。”有人誇張地說道。

                            “哈哈,都是小意思。”曹建中頗爲自得,他搬開梯子,做了個歡迎的手勢,說道:“大家如果不嫌棄,就請進來看看吧,我這裏准備了一些木雕畫。另外,可以承擔各種訂制,做屏風,做欄板,做裝飾畫都可以!”

                            “走走,進去看看!”

                            衆人的好奇心被勾引起來了,互相招呼著,便湧入了曹建中的這個工作室。

                            進了門,有對小店比較熟悉的人便發現屋裏已經完全變了樣。原來小吃店的布置已經被拆除了,牆上新貼了壁紙,看起來頗爲雅致的樣子。在牆壁上,挂著許多木片,仔細一看,都是精致的木雕字畫,有花鳥蟲魚,也有古人詩賦,還有什麽希拉裏、某岩松的名言啥的,一看就特別勵志、特別有格調的那種。

                            在店堂的一角,擺著了一台電腦和一台機器。有在工廠裏呆過的人一眼就看出那機器與工廠裏的龍門銑床有幾分相似,只是體積略小一些,橫梁、立柱啥的看起來也瘦弱一點。在機器旁邊,能夠看到一些殘余的木屑,可以想見,這屋裏的各種木雕,應當就是在這台機器上制造出來的。

                            “這幅畫漂亮!買回去挂客廳裏,一看就上檔次!”

                            有人迅速發現了這些木雕字畫的實用價值。

                            時下說起來是經濟困難時期,國企大批虧損,農村則有“三農”問題,還有段子說什麽三座大山啥,似乎全國上下的百姓下一步都只能去吃草了。可現實中,家家戶戶都在琢磨著買房、裝修、買家具的事情,也不知道大家的錢都是從哪來的。

                            一些單位搞了房改,原來住的房子,花個三兩萬塊錢就能買下。雖說同樣是住,可住自己擁有産權的房子,與住公家的房子,能是一回事嗎?公家的房子,怎麽糟蹋都不心疼,變成自己的房子了,就要想著鋪個地磚,換個鋁合金門窗啥的,

                            裝修過的房子,牆上得挂點裝飾畫吧?農貿市場便是有各種年畫,有畫古代大將打仗的,有畫大胖小子的,有畫花鳥的,還有模仿什麽八駿圖的,就是上面的馬怎麽看怎麽像驢。鄉下喜歡這種年畫,倒也可以理解,畢竟鄉下本身缺顔色,需要大紅大綠的東西來裝點。但城裏人家裏挂這種年畫,就顯得太俗氣了,對不起自己那些裝修的錢。

                            有些有路子的,就去請什麽書法家給寫個條幅啥的,人家書法家自己不收勞務費,只收一點潤筆,也就是說自己的筆受累了,大家給個百八十塊的慰勞一下。沒路子的,想送潤筆費都送不出去,讓自家上中學的娃寫幾筆,挂牆上只能避邪,說不上美感。

                            如今,曹建中的這個工作室給大家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路,同樣是花鳥,用水彩畫的,和用木頭雕的,能是一個檔次嗎?家裏挂一幅畫風妖豔的牡丹圖,那叫土鼈暴發戶,而如果這幅牡丹圖是用硬木雕刻出來的,不著任何顔色,只有木質的紋理,就顯得那麽雅、那麽書卷氣、那麽貴族氣……

                            “老曹,你這畫,不便宜吧?”

                            有人開始試探著詢價了,心裏在盤算著,如果一幅畫100元之內,應當是可以接受的,如果超過了100元,就要掂量掂量了。什麽,你說50元之內,別逗了,這是木刻,而且是雕工這麽精細的木雕,你以爲是地上隨便撿塊板子刻兩刀就行的?

                            “李老板,你看中的這個,25塊錢。”

                            曹建中的聲音響起來了。

                            “什麽什麽!25塊錢!”

                            非但是那位開小雜貨店的李老板,所有的人都驚住了。這麽漂亮的一幅木雕畫,才25塊錢,老曹不會是搞錯了吧?

                            25塊錢,擱在10年前,差不多夠一家人半個月的夥食費,而現在也就能買個3斤肉而已。這兩年物價漲得像是瘋了一樣,一家人周末加個餐,恨不得都能花掉25塊錢,省下來買一幅畫,挂在屋裏,估計挂上20年也壞不了吧?

                            “老曹,這個呢?”

                            “這個我要了,那誰,你別跟我搶!”

                            “我買十塊,能不能給打個八折啥的!”

                            所有的人都心動了,趁著這兩口子迷瞪了,沒弄明白價錢,趕緊先下手爲強吧。買上10塊裝飾畫,夠把全家的牆壁都挂滿了,也就是250塊錢而已,相比裝修花的錢,簡直就是九牛一毛嘛。

                            “老板,你這幅中國地圖多少錢?”

                            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吸引了衆人的注意力,大家看到,這是一位脖子上挂著20來斤金鏈子的壯漢,他用手指著的,是立在地上的一塊大板子。那板子足有1米高,2米長,仔細看可以發現是用幾塊硬木板拼起來的。最搶眼的是,這板子上雕著一幅完整的中國地圖,上面的山川高原都是凸出來的,平原湖泊則是凹下去的,活脫脫就是一個中國地形的木雕沙盤。

                            “這個……,有點貴。”曹建中讷讷地說。

                            “再貴,也有價錢吧?我看中了,你就開價吧。”那金鏈男霸氣十足地說。

                            “500塊。”曹建中伸出一個巴掌。

                            “哈哈哈哈!”金鏈男大笑,“我還以爲多貴,才500塊啊!曹老板,你能不能給我在地圖旁邊空白的地方,刻上我們公司的名字,表明這是特制版,完了我再給你加500塊,怎麽樣?我要把這幅地圖挂我辦公室去,讓我那些做生意的朋友一走進來就亮瞎他們的狗眼!”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