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ai098d">
      <code id="7lt16y"><sup id="7lt16y"><optgroup id="7lt16y"></optgroup><em id="7lt16y"></em><tbody id="7lt16y"></tbody></sup><ul id="7lt16y"><strong id="7lt16y"></strong><center id="7lt16y"></center><fieldset id="7lt16y"></fieldset><form id="7lt16y"></form><acronym id="7lt16y"></acronym></ul><tr id="7lt16y"><table id="7lt16y"></table></tr><tbody id="7lt16y"><dfn id="7lt16y"></dfn><noscript id="7lt16y"></noscript></tbody><tfoot id="7lt16y"><ins id="7lt16y"></ins><center id="7lt16y"></center><button id="7lt16y"></button><label id="7lt16y"></label><address id="7lt16y"></address></tfoot></code>
                        1.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何日請長纓 >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一個不錯的選擇

                              “會這麽嚴重嗎?”

                              那一次,當唐子風說完可能出現的嚴重後果時,許昭堅的臉色變得非常嚴肅,盯著唐子風認真地問道。

                              “甚至會比這更嚴重。”唐子風正視著許昭堅的眼睛,說道:“目前計算機的配置很低,許多軟件的功能都比較簡單,我們即使是從零起步,與國外的差距也很小,追趕的難度不大。但根據摩爾定律,計算機的性能每隔兩年就會翻一番,而軟件也會隨之不斷升級。過上10年,咱們與國外的軟件差距就會是天壤之別,那時候再想從零起步去追趕,就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而一旦軟件掌握在別人手裏,我剛才說的漲價和卡脖子都還不算什麽,最可怕的是國外可以在軟件中植入木馬,或者是讓咱們設計出來的産品存在隱患,或者是竊取咱們的設計思想。可以這樣說,軟件不在自己手裏,我們在別人面前就是完全透明的,別人想怎麽對付我們,我們都毫無辦法。”

                              “小周,你看呢?”許昭堅又向周衡問道。

                              周衡點點頭,說道:“我對電腦了解不多,但小唐跟我談過這件事情之後,我也找人了解了一下,大家的說法不一,但總的觀點都認爲我們在軟件産業上不能采取無爲的態度,如果錯失良機,未來將會蒙受重大的損失。”

                              “那麽,小唐,你希望我幫你們做什麽?”許昭堅問道。

                              唐子風說:“我們的打算是分幾步走。第一步,通過媒體造勢,營造出一個國家即將嚴厲打擊軟件盜版的輿論氛圍第二步,希望有關部門能夠配合,對學校、科研院所、企業進行盜版軟件的檢查,迫使這些機構刪除盜版的圖奧軟件第三步,我們開始向全國推廣華夏,我們的産品價格只相當于圖奧的幾十分之一,是各家單位都能夠負擔得起的。

                              “如果這一步能夠成功,圖奧軟件在國內的市場占有率就會下降到一個很低的水平,比如10,甚至是5,而我們的華夏則可以占據90的市場份額。

                              “有了市場的回報,我們就有足夠的資金對華夏進行優化,而且大量來自于用戶的使用經驗對于改進程序也有極大幫助。這樣曆經幾年時間,華夏的性能就能夠達到圖奧的水平,我們將非但能夠守住國內市場,還可以在國際市場上與圖奧一爭高下。

                              “要做到這一點,我們需要有來自國家層面的支持,在這方面,我人微言輕,即使是周廠長,力量也非常有限,只有像許老您這樣的前輩出來說話,才有份量。”

                              “好的,我會再去了解一下情況,然後再給你答複。”許昭堅鄭重地表示道。

                              那次談話之後,許昭堅專程前往科學院和幾所高校,與一些計算機專家進行了深入的溝通。隨後,他把自己了解到的情況與唐子風所說的觀點,形成一份報告,提交給了中央領導。

                              中央領導對許昭堅的報告做出了指示,原則上同意了唐子風的方案。唐子風正是在得到這個答複之後,才大張旗鼓展開輿論宣傳的。

                              在宣傳造勢這件事情上,萬能的“有關部門”並沒有直接介入,而是采取了一種默許的態度。對此,許昭堅和唐子風有一個共識,那就是此事不宜暴露出政府主導的痕迹,否則有可能會打草驚蛇,反而不利于本土軟件的逆襲。

                              各部委看到媒體報道之後,紛紛向上級機關求證,得到的是一個含糊其辭的回答。上級機關即表示這組報道與自己無關,同時又表示打擊盜版工作非常重要,尤其是媒體上重點提到的圖奧的盜版問題。

                              部委官員都有很強的政治敏感,見到這種情況,自然知道此事背後有更高層的支持。高層關注一件事,卻不以文件的形式直接表態,這反而說明此事關系重大,各單位在這種時候是不能再裝聾作啞的。

                              盜版軟件不能用了,但前兩年大家轟轟烈烈地推廣“甩圖板”運動,讓許多企業已經把繪圖板扔掉了,離了制圖軟件,許多企業的技術研發都要受到影響。用正版軟件來取代盜版軟件,當然是一個必然的選擇,可官員一打聽正版軟件的價格,便都被嚇住了。一套簡易版的圖奧就要1萬多元,下屬企業能有幾家負擔得起?

                              就在這個時候,一家名叫蒼龍研究院的單位派出技術人員來到了各部委的相關處室,向他們隆重推薦一款名叫“華夏”的國産設計軟件。技術人員們聲稱這款軟件是由蒼龍研究院與新經緯軟件公司共同開發的,在功能上與圖奧完全兼容,具備了取代圖奧的能力。

                              最重要的是,一套華夏的價格才500多元,比最簡單的圖奧便宜95,與擴展版的圖奧相比,簡直就是一個零頭的零頭,堪稱物美價廉,是爲囊中羞澀的中國企業量身定制的。

                              蒼龍研究院的背後是20家國內最大的機床企業,這樣一個身份能夠讓它天然地獲得各部委的信賴。各部委的信息部門當然也不會隨便地接受一個新軟件,尤其是這個新軟件還是國産的。他們對送上門來的華夏進行了測試,又向一些下屬單位進行了解,這才確認推銷者們所言不虛,這款軟件確有不俗的表現。

                              誠然,與圖奧相比,華夏的界面還不夠美觀,運行時略有卡頓,據說還有一個很小的概率會出現軟件崩潰的現象,這些都反映出華夏還不夠成熟,與圖奧相比稍遜一籌。可所有這些缺點,都比不上它最大的優點,那就是便宜。

                              一些據說出自于高層的小道消息也傳來了,似乎是有領導在內部講話中指出:工業軟件要立足于自己,哪怕是國産軟件還有這樣那樣的不足,也應當予以支持。領導還專門舉了一款叫華夏啥啥的軟件,說類似于這樣的軟件就非常不錯嘛

                              官員們都有自己的信息渠道,能夠驗證這些小道消息的可靠性。大家發現,這些消息居然是能夠找到出處的,並非空穴來風。

                              各種情況彙集起來,官員們也就知道該如何做了。于是,一紙紙的通知就從各部委發出,飛向了全國各地的企業。通知要求各企業立即刪除盜版的設計軟件,轉用正版軟件,並附帶著友情提示,說如果覺得圖奧太貴,買華夏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華夏的價格實在是太便宜了,一家企業即使是要采購20套,花費也不過就是1萬出頭。需要裝備20套的企業,拿出1萬元來購置軟件又有何難?這種小額的支出,各企業都無須猶豫,直接就下單了。

                              有些企業甚至抱著這樣的想法,即先買幾十套華夏來裝裝門面。工程師們如果私底下更願意使用圖奧,只要做得隱密,也是無所謂的。大不了遇到有人來檢查的時候,自己打開電腦,讓他們看看華夏的,也就能夠蒙混過關了。

                              一家企業是這樣想的,成百上千家企業也是這樣想的。軟件訂單如雪片一般飛向位于京城的新經緯軟件公司,李可佳先是驚喜,繼而就是惶恐。多達幾萬份的需求,對于新經緯公司的銷售以及售後服務都形成了巨大的壓力,李可佳覺得自己的小身板都快扛不住了。

                              唐子風和周衡第二次來到許昭堅家,就是來彙報前期成果的。聽說有如此多的企業選擇了華夏,許昭堅半是玩笑半認真地向唐子風發出了警告。

                              “許老,您放心吧。我們推出的華夏40版已經做過半年多的測試,參加測試的包括我們機二零各家成員企業的技術處,還有一些協作單位的上百名工程師。測試的結果顯示,華夏是足夠成熟的,雖然不能說完美無缺,但對于各家企業的日常設計需求是完全能夠滿足的。”唐子風向許昭堅信誓旦旦地說道。

                              “你們估計,這一輪銷售,華夏最終能夠賣出多少套?”許昭堅問。

                              唐子風說:“我們最樂觀的估計,這一輪應當能夠賣出10萬套。未來還會有新的需求,但不會像現在這樣集中。”

                              許昭堅掐著手指算了算,說:“10萬套,那就是5800萬的收入。軟件這種東西,應當是沒什麽成本的吧?”

                              唐子風說:“也有一些成本,主要是要派人指導各企業安裝,還要進行一些使用培訓。不過總體來說成本並不大,如果總的銷售收入能夠達到5800萬元,毛利應當在5000萬以上。”

                              “果然還是賣軟件賺錢啊。”許昭堅笑著向周衡說,“小周,你們賣5800萬的機床,毛利能夠有多少?”

                              “1000萬左右吧。”周衡說。造機床需要使用鋼材和其他材料,加工零件的過程中還有刀具磨損之類的支出,利潤顯然無法與賣軟件相比。軟件的成本主要體現在開發過程,開發結束之後,無論是賣100套還是1萬套,成本都不會有什麽明顯變化,畢竟刻幾張光盤的支出是不值一提的。

                              許昭堅點點頭,說道:“這麽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軟件,就能夠有這樣大的利潤,看來咱們對于生産二字的理解,也要更新觀念了。小唐,你先前所提出的設想,現在看來,基本上已經得到實現了。下一步,你有什麽考慮呢?”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