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ot69sa"></small>
      1. <tbody id="ot69sa"></tbody><select id="ot69sa"></select><th id="ot69sa"></th><acronym id="ot69sa"></acronym>
                <dl id="9sxv16"><abbr id="9sxv16"></abbr><option id="9sxv16"></option><tfoot id="9sxv16"></tfoot><optgroup id="9sxv16"></optgroup></dl><u id="9sxv16"><th id="9sxv16"></th></u><tbody id="9sxv16"><select id="9sxv16"></select><pre id="9sxv16"></pre><thead id="9sxv16"></thead><u id="9sxv16"></u></tbody><blockquote id="9sxv16"><optgroup id="9sxv16"></optgroup></blockquote><tr id="9sxv16"><i id="9sxv16"></i><thead id="9sxv16"></thead><optgroup id="9sxv16"></optgroup></tr>
                <dt id="9sxv16"><tfoot id="9sxv16"></tfoot><bdo id="9sxv16"></bdo><code id="9sxv16"></code></dt><option id="9sxv16"><del id="9sxv16"></del><li id="9sxv16"></li></option><select id="9sxv16"><tt id="9sxv16"></tt><tbody id="9sxv16"></tbody><font id="9sxv16"></font><li id="9sxv16"></li></select><pre id="9sxv16"><i id="9sxv16"></i><form id="9sxv16"></form></pre>
                <address id="9sxv16"></address>
                  <thead id="9sxv16"><blockquote id="9sxv16"></blockquote><code id="9sxv16"></code><ul id="9sxv16"></ul><pre id="9sxv16"></pre><b id="9sxv16"></b></thead><code id="9sxv16"><pre id="9sxv16"></pre><i id="9sxv16"></i><optgroup id="9sxv16"></optgroup><tbody id="9sxv16"></tbody></code><legend id="9sxv16"><font id="9sxv16"></font><strong id="9sxv16"></strong></legend><th id="9sxv16"><ol id="9sxv16"></ol><select id="9sxv16"></select><button id="9sxv16"></button><tbody id="9sxv16"></tbody><noframes id="9sxv16">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8章 我沒有,我不是,我就是想賺點血汗錢(求收藏推薦喽)

                      第8章 我沒有,我不是,我就是想賺點血汗錢(求收藏推薦喽)

                          第8章

                          “好好好,我兒這番話果然深謀遠慮,考慮周全。實在是讓娘欣慰啊……”

                          “????”看著跟前自我腦補成功的娘親韓氏,一臉懵逼的楊謙頓時覺得心累無比。我特麽怎麽深謀遠慮了?

                          “夫人何出此言?”管家松叔有些不明所以地湊前兩步問道。

                          楊謙也有些懵,自己還沒解釋清楚目的,娘親怎麽就一副我兒作派,深得吾心的架勢?

                          “濟人可一時而不可一世。”韓氏聲音又略低了三分,點到及止。

                          管家松叔這位曆經風霜的老辣之士也頓時回過了味來,看向楊謙的目光越發的顯得欣賞。

                          “公子是真的長大了……”

                          我沒有,我不是,我就只是想賺點辛苦錢或者血汗錢……楊謙張了張嘴,面對著娘親慈愛的關懷,管家松叔那敬仰的表情,心腹書僮知禮崇拜的目光。

                          楊謙只能強顔歡笑,露出了一個視金錢如糞土,視功名利祿如浮雲的清高笑容。

                          罷罷罷,暫且讓這個美麗的誤會繼續美麗下去吧。

                          至于種植韭菜的面積,楊謙略一思量就做出了選擇,十畝地,就已經算是極限。

                          韭菜這玩意終究只是蔬菜,只等熬過了災後重建這段時間之後,想來各地方的蔬菜成長起來,對于韭菜的需求必然大減。

                          所以種的太多了也沒啥大用處,更何況,用了失敗配方除草劑的韭菜長勢極旺,一畝地收割一次沒個兩千斤也得有一千五六百斤。

                          十畝地,那就是一、兩萬斤,收割上三五茬,如果賣不掉的話……

                          整個楊府被香氣撲鼻的韭菜垛給堆滿,等到變質腐爛的時候,那畫面實在太美讓人難以想象。

                          管家松叔釋然一笑,胸口拍得呯呯直響。

                          “若只是十畝地,那倒是簡單,咱們楊府院牆外,就有十來畝菜畦,而今正空著。

                          公子您只管拿去用,若是需要人手,找老朽或者陳管事都行。”

                          #####

                          回到了庭院,知禮正要跟著楊謙進屋,卻被臉色發黑,氣極敗壞的楊謙給關在了門外。

                          “公子,我還在外面呢,你怎麽就把門給關上了……”

                          知禮一臉懵逼地看著那險些撞著自己鼻梁的房門,罷了,今日公子難得的應付了那麽多人,心力憔悴很正常。

                          他轉過了頭來,看著那滿院韭菜斷茬冒出來的新嫩芽尖,想到今日的所見所聞。

                          再回想起昔日庭院中那巧奪天工,姿容各異的花木,知禮的心中實在難過。

                          想不到公子爲了百姓所食菜蔬作想,甘將自己的庭院倒騰成這等模樣,實在是讓人既婉惜又敬佩。

                          自己之前真的小看了公子,總覺得公子的行爲顯得有些突兀和出格。

                          但是現如今看來,這些細枝末節根本無損公子那高貴的君子氣度和又心懷天下的胸懷,還有那首令所有人都熱淚盈眶,感銘五內的《憫農》詩。

                          “以後要更加注意維護公子高大偉岸的君子形象才是,哪怕是付出鮮血和生命亦在所不惜。”

                          身爲公子貼身書僮,高級家丁的知禮不禁緊握起了雙拳,兩眼放光地暗暗立下守護的誓言。

                          楊謙進了屋之後直挺挺地倒在了榻上。整個人的狀況絕對是虛懷若谷的進階版:虛脫若癱。

                          “十貫,那可是一頭適齡耕牛的價錢,生生就這麽沒了,系統大爺你這麽坑我好嗎?”

                          “系統大爺,如果你真是大爺,那請給我一些補償,以彌補我內心所受到的傷害好嗎?”

                          “……”

                          癱在榻上,反正地試探了半天,哪怕是楊謙在榻上來個七百二十度旋轉跪救,系統卻半點反應也欠奉。

                          只有完成了任務之後,得到的古樸而又典雅的寶箱懸浮在識海之中一動也不動。

                          無奈之下,楊謙只能把注意力落在了寶箱上,看著那寶箱緩緩地開啓。

                          然後化爲一光點散去,一張紙條在意識之中妖娆起舞……

                          “一九九四年泰X公司優質蛋雞飼料配方……我要真信了你的邪我就是個棒槌。”

                          癱在榻上的楊謙看著字條頂端的標題,直接就呵呵了。

                          除草劑讓草長得比用激素還快,這蛋雞飼料配方,會有什麽樣亮瞎人眼的副作用呢?

                          楊謙摸著下颔打量著這張紙條。遺憾的是,這張紙條之上只有配方表,卻沒有任何其他的說明。

                          看來,只有等到自己試驗過後,騷系統才會把副作用給顯現出來。

                          好在系統給出的兩份配方的原料,都是在這個時代可以能夠收集得到的純天然無化學汙染配方。

                          到手的錢財振翅而去,新得的配方是那樣讓人無語,身心疲憊的楊謙長歎了一聲。

                          說來說去,還是因爲自己太過大意,居然去向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小白臉書僮知禮詢價。

                          這就證明了一件事情,及時了解市場的需求變化很重要。

                          #####

                          飯後的楊謙摸著肚皮,嗅著那滿院的韭菜濃香,在屋檐底下的行廊上散步溜食。

                          摸著那經過了這些天的俯臥撐和平板支撐,稍稍有了硬挺感,卻仍舊跟一條貼身鹹魚般淺薄的腹肌,楊德德不禁眉頭大皺。

                          身爲體院優等生的生存危機感由然而生,運動天賦的本能,仿佛在身體裏怒吼:楊謙,你不能這麽自甘墮*落下去。

                          不要忘記了你在體院的艱苦歲月,不要忘記你流血、流汗,受傷又增肌是爲了什麽?

                          僅僅是爲了博異性一笑,努力展示自己雄性荷爾蒙的小鮮肉、小奶狗嗎?

                          不!你是以撸鐵爲榮的鋼鐵直男,你願意用強健的肌肉和身體鋤強扶弱的純爺們、糙漢子!

                          楊謙摸了摸目前這副身體那僅剩的一塊腹肌,原本一臉滿足的癡笑漸漸地散去,表情漸漸地變得嚴肅凝重起來。

                          雖然自己已經離開了體院,或許這輩子再也不能擔當自己心愛的體育類教學專業。

                          但是,人不可以成爲鹹魚,哪怕是穿越到一千多年前,也應該有夢想才對。

                          一定要找回馬甲線,找回八塊腹肌,找回翹臀,找回可以自動澎湃跳動的胸大肌,找回狂吃海喝怎麽也不胖的高代謝率。

                          PS:感謝書友遲素團子的打賞支持,感謝書友們的捧場,我一定會用心好好寫,寫出一個有意思的故事奉獻給大家。

                          晴了說

                          感謝書友遲素團子的打賞支持,感謝書友們的捧場,我一定會用心好好寫,寫出一個有意思的故事奉獻給大家。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