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abel id="1tisrk"></label><thead id="1tisrk"></thead><dd id="1tisrk"></dd><select id="1tisrk"></select><label id="1tisrk"></label>
                  1. <legend id="dovfv9"></legend><noscript id="dovfv9"></noscript>
                1. <address id="dovfv9"><table id="dovfv9"><pre id="dovfv9"></pre><del id="dovfv9"></del><table id="dovfv9"></table></table><ol id="dovfv9"><th id="dovfv9"></th><b id="dovfv9"></b></ol><blockquote id="dovfv9"><address id="dovfv9"></address><acronym id="dovfv9"></acronym><big id="dovfv9"></big></blockquote></address>
                  <noframes id="0ty69j"><strong id="0ty69j"></strong><form id="0ty69j"></form><tt id="0ty69j"></tt>
                    <tt id="0ty69j"></tt><fieldset id="0ty69j"></fieldset>
                    1.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10章 古有公明義對牛談琴,今有楊謙對羊讀書(求收藏求推薦喽)

                      第10章 古有公明義對牛談琴,今有楊謙對羊讀書(求收藏求推薦喽)

                          第10章

                          楊家的近萬畝田地,已然在一衆農人們的艱苦努力之下,大多已然搶種上了綠豆。

                          綠豆乃是一般在春夏的災後百姓們搶種的最佳經濟作物。

                          綠豆本是豆類,食用,藥用皆可,而且其生長期也很短。

                          七十到一百一十天,也就是少則不過兩個多月,長也不到四個月便能夠收獲。

                          至少可以讓農民們在災後的土地上獲得一些收益。至少可以讓農民們在災後的土地上獲得一些收益,看來自古以來凝聚的智慧也是不可小窺的。

                          一面感慨一面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體院優等生嚴格而又自律的鍛煉生涯已經漸顯威力,楊謙已經能夠觸摸到腹部單薄的脂肪下那隱約的腹肌。

                          就在楊謙感慨的當口,卻聽到了旁邊不遠處傳來的聊天聲,言語之間,似乎還提到了楊府大公子。

                          楊謙按捺不住好奇心,便與那知禮蹑手蹑腳地朝著那邊湊過去。

                          行不多遠,就看到了幾位正在一株參天古木下乘涼的農戶正喝著解暑的涼水一面聊天。

                          “……沒曾想,居然就在那些韭菜田旁邊,真的能夠聽到楊大公子的讀書聲。”

                          “真的假的,那楊公子大半夜的不睡覺居然在讀書?”

                          “這我可以作證,我也聽到了,要不人家楊公子怎麽會那麽博學多才,還不就是因爲這麽刻苦,日夜苦讀。”

                          “什麽‘則請除之。無生民心。’還有什麽‘贈死不及屍,吊生不及哀’

                          雖然我老六聽不懂公子是在讀什麽鬼玩意,可是感覺一定很有道理的樣子。”

                          “那可不,咱們也不是沒種過韭菜,可你們看看府外那些菜畦裏的韭菜。

                          長得就跟瘋魔了似的,怕是要不了幾日,就可割一茬了,想來就應該是聽到了公子讀書聲才會長得這麽快。”

                          “那是自然,咱們這位公子可是極難得的君子。

                          聽府裏的老七說,公子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是按著君子的做派來的。”

                          “廢話,咱們公子若不是君子,這普天之下,還有誰敢厚顔稱爲君子?”

                          “就是……”

                          #####

                          聽著這些老農們的八卦,被誇得臉有點發紫的楊謙悄悄地朝著知禮比劃了個手勢,朝著原路退了回去,不禁有些感慨。

                          這誤會可就真是大了,韭菜都是因爲聽了自己的讀書生長得這麽快?

                          趕明兒有農人買來小羊羔,是不是就得牽到自己的院子附近監督它好好聽自己讀書?

                          指不定哪天就會有人編排:古有公明義對牛談琴,今有楊謙對羊讀書……

                          身邊的知禮卻是一臉崇拜地看向這位面無表情,心如死灰的楊大公子。

                          單單是這份氣度,就不知道比那些被別人誇了兩句就樂得跟那火燒狗似的沽名釣譽之輩強上百倍不止。

                          能夠追隨這位言行一致的謙遜君子,知禮似乎感覺自己的心靈也得到了升華與淨化。

                          他這邊還沒升華完,走在前方的楊大公子剛剛邁步正要跨入府門,突然腳步下一滑。

                          若不是楊大公子身手矯健,及時扶住了身邊的門框,怕是這會子已經摔個大馬趴。

                          “這哪來的雞屎?”心有余悸地扶著門框,看清了腳底還有地板上的罪魁禍首之後,楊大公子的臉直接就黑了。

                          身後邊的知禮也是嚇了一大跳,看清了地上的東西,不禁有些尴尬地道。

                          “公子,可能是養在畜院裏的雞跑出來了,小人這就打掃幹淨。”

                          乘這功夫,楊謙來到石徑邊拿腳底在一旁的草叢蹭掉了雞屎,陡然靈光一閃,想到自己剛拿到手的蛋雞飼料配方還沒發揮作用。

                          看到知禮拿著掃帚與撮箕趕了回來,楊謙問道。“咱們府裏生蛋的雞多不多?”

                          知禮正在動作的雙手不由得一頓,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楊謙的神色答道。

                          “咱們府裏的家禽倒還不少,怎麽也得有幾十只吧,大多數都是生蛋的母雞,公雞也就兩三只的樣子。

                          至于這灘雞屎,小的實在看不出來是不是母雞幹的。”

                          “???”

                          楊謙聽到了最後一句,差點就想伸手打人。

                          “怎麽,你覺得公子我是連只雞都要遷怒的人不成?”

                          “公子您可是君子,當然不是會。是小人胡說八道,公子您莫生氣……”

                          看到公子那副殺氣騰騰的模樣,知禮趕緊點頭哈腰地討好道。

                          “我才沒那麽多閑功夫跟你置氣,一會我給你寫一張單子,你去照著單子去采購來,公子我有大用。”

                          “公子您要幹嘛?”

                          “公子我想試試,能不能讓府中的母雞下蛋更勤快一點。”楊謙理所當然地道。

                          知禮有些懵,可一想到公子連韭菜都會種,指不定不是真的有辦法讓雞下蛋也是有可能的。

                          答應了一聲,正要離開,卻不想公子突然又大喝一聲。“慢!”

                          轉過了頭來,看到表情複雜莫明的公子,知禮腦中靈光一閃,不禁喜道。“莫非公子您又想要讀書?”

                          楊謙打量著這位自作聰明的貼身書僮,無比惆怅地長歎息了一口氣。

                          不出這厮所料,似乎打定主意不讓自己閑下來的系統再一次頒布了任務。

                          任務發布:請讀《春秋公羊》全篇。進度0/100%。任務完成獎勵:寶箱一只。

                          再次看到鄉鎮KTV廣告版一般辣眼睛的閃爍字體,楊謙一臉的麻木不仁。心中份外好奇,這是什麽古怪的典籍。

                          《左氏春秋》這個倒還好理解,可是這《春秋公羊》是什麽鬼……難道還有《戰國母羊》不成?

                          罷罷罷,系統有命,焉敢不從。萬一不從,誰知道這系統會弄出啥妖蛾子來。

                          心累兼心塞的楊謙,擺出了一副揮灑從容的風儀,朝著這位眼巴巴瞅著自己的知禮道。

                          “不錯,公子我現在想讀那什麽《春秋的公羊》……”

                          “公子您果然是讀書人中難得的表率啊,如此辛勞之下,卻不忘苦讀聖賢之書,小人實在是敬佩萬分……”

                          知禮趕緊恭維道。心中也暗松了一口氣,這樣的時候都還不忘記讀書,看來公子的病已經大好了。

                          “那就還請公子您先稍後片刻,待小的去打水給公子您沐浴淨身後,再侍候公子讀書。”

                          “沐浴可以,淨身就不用了。”聽到了淨身二字,楊大公子頓時覺得褲裆一涼,下意識地夾緊了腿。

                          看來公子雖然大好,但是還未痊愈,導致連記性都受了影響……知禮默默地在心裏邊給公子的異常做出了中懇的注解。

                          不然才智超絕的公子怎麽連《春秋公羊》的名字都能叫錯。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