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ead id="lx6mta"></thead><noscript id="lx6mta"></noscript>
      <center id="lx6mta"></center><strike id="lx6mta"></strike><ins id="lx6mta"></ins><ol id="lx6mta"></ol>
    2. <option id="lx6mta"></option><dfn id="lx6mta"></dfn>
        1. <tr id="dwkr1v"></tr><em id="dwkr1v"></em>
                <blockquote id="zw2t2t"></blockquote><ins id="zw2t2t"></ins><th id="zw2t2t"></th><th id="zw2t2t"></th>
                    <ul id="zw2t2t"><div id="zw2t2t"></div><u id="zw2t2t"></u><tr id="zw2t2t"></tr><option id="zw2t2t"></option><table id="zw2t2t"></table></ul>
                        1.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17章 准備當場蒙面打劫朝庭命官?(求收藏求推薦!)

                          第17章 准備當場蒙面打劫朝庭命官?(求收藏求推薦!)

                              第17章

                              楊謙趕到了前廳之後,正陪著荥陽縣徐縣丞說話的管家松叔不禁松了口氣。

                              “徐縣丞,這便是我家公子……”

                              四十出頭的徐縣丞看到了楊謙,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站起了身來。

                              “果然是年少有爲的翩翩公子啊……”

                              “見過徐縣丞,陳醫官,不知縣丞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楊謙一邊寒暄一邊打量著這位笑眯眯的徐縣丞,總覺得這家夥笑得賊兮兮的,似乎不懷好意。

                              徐縣丞坐下之後正色道。

                              “聽聞大澤村也生了疫情,本官奉縣尊之令,特地過來查探。

                              沒想到疫情在大澤村沒有蔓延開來的迹象。居然還有所好轉,這實在是讓本官意外不已。”

                              “打聽之下,這才知曉,這一切皆因楊公子你而起……”

                              不待楊謙回答,一旁的管家松叔便一臉驕傲地解釋道。

                              “那日楊府內外皆有疫病發生,莊內莊外,皆是人心惶恐。幸好我家公子學富五車,一番望聞問切下來……”

                              楊謙呆滯地看著這位口若懸河的管家松叔,真沒想到,自己在管家松叔的眼中會是那麽的高大上,吹噓得自己都替自己臉紅。

                              渾不知道自己的呆滯臉被徐縣丞看在了眼中,得見楊謙非但沒有半點被人誇耀的得意忘形之色。

                              反倒是面色沉靜,不驕不噪,讓徐縣丞暗暗點頭,看來這位傳聞中醉心書海的楊公子果然氣度不凡哪……

                              一旁的知禮也很是激動,臉都紅了,能夠看到公子在人前揚名,對于他這位貼身書僮,高級家丁也是一種榮耀。

                              說話間,就看到陳管事當先引路,幾名官員緊隨其後而來。

                              這麽大的陣仗,饒是管家松叔見多識廣,此刻也有些懵逼了。“這些是……”

                              “陳醫令,您怎麽也來了?”徐縣丞一臉訝然地起身相迎道。

                              “我乃太醫署太醫令陳某,奉聖天子旨意前來荥澤縣治疫。”

                              爲首五十余歲的官員目光掃過在場諸人,朝著起身相迎的徐縣丞一禮,徑直表明來意。

                              “昨日到的荥澤縣,就聽聞大澤村的瘟疫有好轉的迹像,故爾本官抽得閑暇特來一觀。”

                              嘴裏邊說著話,陳醫令的目光落在了楊謙的身上,畢竟從許縣令那裏得知,正是這位楊府的公子親自出手救治的那些瘟疫患者。

                              “方才聽貴府管事亦言,大澤村瘟疫得控,皆乃楊公子一人之功也……”

                              #####

                              楊謙看到這五名太醫署的醫官們既有驚訝,也有置疑的目光,雲淡風輕地一笑。

                              “在下可不敢獨居此功,只做了自己力所能及之事罷了。

                              更多是依靠阖莊上下對在下的信任,還有就是嚴格遵守在下的防治方法。”

                              陳醫令也同樣在打量著楊謙。這位楊謙楊公子身量頗高,但是面容顯得很是稚嫩。

                              區區一位閉門苦讀詩書的少年郎,怎麽懂得診治瘟疫之疾,實在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他們奉天子旨意從東都洛陽日夜兼程地趕來荥澤縣治疫。

                              今日方到,便在荥澤城外安置病患的莊院巡視了一圈,確定這近百名病患的確是患上了傷寒之症。

                              雖然傷寒不會像霍亂那一類的瘟疫死亡率高達七八成,可是也是令他們這位太醫署的醫官們深感棘手的瘟疫。

                              而就在這時候,本縣的徐縣令卻言及大澤村一帶的病患爲楊府慷慨救治。

                              使得大澤村的病患這數日以來不但沒有增加,並且病患皆有好轉迹像的消息激起了陳醫令的好奇心。

                              可徐縣令笃定的確認這個消息,這讓一幹太醫署的醫官們都坐不住了。

                              陳醫令留下兩名醫官在莊院坐鎮,親自領著四名醫術高超的醫官趕來這裏一辨真僞。

                              “既然楊公子如此信心十足,要不這樣,你且讓本官和同僚們見一見那些病患如何?”

                              楊謙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這當然沒問題,不過諸位大人若要去探試病患的話,最好做一些預防。”

                              楊謙的話音剛落,心領神會的楊府家丁、陳管事等人都紛紛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口罩,然後戴在了臉上。

                              “!!!”一幹醫官包括徐縣丞都懵了,看著楊府人士整齊劃一地戴上了蒙面的白巾。

                              這是要幹嗎?莫非這裏是土匪窩,准備當場蒙面打劫朝庭命官?

                              “……你,你們這是要幹嗎?”徐縣丞臉色有些發白地哆嗦著嘴皮子喝道,他此刻不禁有些後悔爲什麽把兩名差役隨從留在了楊府門外。

                              楊謙看到這些臉色大變,色厲內荏的官員們,整個人都不好了,差點就想把口罩摘下來扔這徐縣令臉上。

                              你特麽想啥呢?本公子可是文質彬彬飽讀詩書的實誠君子。

                              看到自家公子黑了臉,管家松叔趕緊扒拉下口罩解釋道。

                              “諸位官人,請你們不要想多了。我等這麽做,是爲了防止受到病患的傳染。”

                              聽得這樣的解釋,看到楊府的家丁拿來一疊口罩遞到了跟前。

                              真心是想多了官員老臉一紅,打了個哈哈趕緊抄起一個口罩笨拙地戴上往那安置病患的庭院而去。

                              #####

                              傷寒病患病情經過了幾日的治療,已經平緩了許多。

                              這些能夠在大隋王朝太醫署裏邊擔任醫官,無一不是這個時代最優秀的醫者。

                              沒花多少時間,他們就的得出了令人震驚的結論,庭院內的七名明顯好轉的病患的確都是患上了傷寒疫病。

                              只是現如今看來,他們的症狀都得到了極大的緩減。其中一名體格健壯的家丁更是已是毫無病態。

                              “這根本不合常理,這傷寒之疫若想要愈之,當如抽絲一般。這麽快就讓病患有痊愈之像,簡直聞所未聞。”

                              “這傷寒最可怕的乃是高熱,可是這楊府的做法,用冰水敷之便能夠讓體溫如常……”

                              “翻篇宮中醫典,亦未見這些匪夷所思的方法……”

                              聽著身邊那些醫官們的竊竊私語,松開了跟前病患腕脈的陳醫令目光掃過這些同僚道。

                              “諸位以爲如何?”

                              四位醫官不禁一滯,年紀最長的那位向陳醫令苦笑道。“這大澤村的傷寒病患的病愈速度,著實是超過了下官的想象。”

                              “遍翻醫書,也從未見過這些防治疫病之法。”

                              正跟徐縣丞說話的楊謙就看到神情顯得十分複雜的陳醫令走了過來,不待他詢問,對方就先開了口。

                              “之前本官還心存疑慮來著,現如今看來,是本官眼拙了。”

                              表情複雜的陳醫令目光落在了楊謙身上感慨地道。“楊公子如此年少,便有治愈瘟疫之手段,實在是讓本官敬佩。”

                              “本官有一個請求,不知楊公子可否應允。”

                              PS:求收藏求推薦喽,晴了的粉嫩新書,值得你擁有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