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bbr id="2a9ear"><small id="2a9ear"><tr id="2a9ear"></tr><optgroup id="2a9ear"></optgroup><form id="2a9ear"></form></small><option id="2a9ear"><dt id="2a9ear"></dt></option><blockquote id="2a9ear"><thead id="2a9ear"></thead><strong id="2a9ear"></strong><span id="2a9ear"></span><ol id="2a9ear"></ol><pre id="2a9ear"></pre></blockquote></abbr><th id="2a9ear"><strong id="2a9ear"><optgroup id="2a9ear"></optgroup><tbody id="2a9ear"></tbody><th id="2a9ear"></th><font id="2a9ear"></font><strong id="2a9ear"></strong></strong><tr id="2a9ear"><noframes id="2a9ear">
        1. <label id="a0dhev"></label><tt id="a0dhev"></tt>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44章 就是看臉,顔值即正義(求收藏,求推薦喽!)

          第44章 就是看臉,顔值即正義(求收藏,求推薦喽!)

              第44章

              “娘,先別急,現在這情況”楊謙趕緊攔住娘親,看向府門外說道。

              韓氏這才省過神來,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看娘,都高興過頭了,大郎啊,這一次的蝗災,可真是不小啊”

              說起了正事,韓氏臉上的笑容漸漸斂去,浮現出了陰雲。楊謙也同樣點了點頭,目光過處,雖然滿眼裏盡是綠意。

              但是那時隱時現的嗡嗡聲,還有時不時半空中泛的一片陰影,都無一不在顯示著蝗蟲那令人驚懼的可怕數量。

              “咱們大澤村近兩千多口人,幾乎人人都出門捕蟲去了,可是看這情形,怕是之前追種下的綠豆怕是”

              “娘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正所謂近人事,聽天命罷了。”楊謙輕歎了一聲安慰道。

              單單一天的光景,楊府門外的收購點,就足足收了將近兩萬斤蝗蟲,也就是說,幾乎大澤村不論男女老幼,人均都抓到了十斤蝗蟲。

              兩萬斤,也就是四十貫錢,這讓楊謙自己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自己還沒能用各種蝗蟲美食賺到一個銅板,結果四十貫錢就先扔了出去了。

              不過好在,看看那些大澤村的百姓們在上繳了蝗蟲之後,拿到了銅錢那一張張滿是歡喜的臉龐,楊謙的心裏邊,總算是稍稍好過了些。

              平均下來,大澤村一戶都差不多能賺上八十文,要知道,就算是在東都做工的店夥計,一天能夠賺上二十文都算是不錯的了。

              “咦,我說老張,你這不還有一袋嗎?怎麽不繳啊。”這個時候,一位大澤村村民好奇地朝著鄰居問道。

              那鄰居嘿嘿一樂。“今天都賺了好幾十文錢了,留著這一袋子,我是准備拿回家去下酒的。”

              “昨日,府裏收的那一批,可是做了不少,我那小兒子還特地給我帶了一些嘗嘗鮮。

              你還別說,照著楊公子的方子做出來的油炸蝗蟲,不對,該叫油炸香蟲,那滋味,絕對是我老張這麽多年來,吃過的最好的下酒菜”

              當天夜裏,楊府上下美滋滋的吃了一頓香蟲餃子,一幫大佬爺們滋著小酒,嚼著油炸香蟲,快活得不行

              就連那些女眷們,也都湊在一塊,把那油炸香蟲當成了零嘴,至于小孩子們,簡直像是到了天堂,連吃帶拿的,惹得大人呼來喝去。

              用過了晚飯的楊謙則沒功夫去欣賞這些景象,而是跟著娘親,來到了一處僻靜的院落裏,這裏,就是楊家供奉祖宗牌位的地方。

              跟著娘親韓氏老老實實的給祖宗們上香報喜後,韓氏看著那些牌位,這才向楊謙道。“你可知道,你父親乃是因你爺爺的恩蔭而得以入仕。”

              楊謙點了點頭,他倒是知道,自己這一只楊氏,乃是出自河內郡,自己的高祖父在北魏永安年間擔任過荥陽太守。

              之後,就留在了荥陽郡,到了這荥澤縣大澤村安家落戶,原本應當是想著要開枝散葉來著,結果連續數代單傳

              而曾祖父、祖父皆出仕于北周朝庭爲官,祖父更是追隨著楊堅,經曆了北周到大隋的王朝更替。

              只是祖父楊光壽在開皇八年,隨當時的晉王楊廣征討陳朝之時,戰死沙場。

              而自己的外公,居然是那大隋王朝赫赫有名的名將韓擒虎,他與楊謙的祖父楊光壽乃是袍澤至交。

              在祖父楊光壽戰沙聲之後,親自將母親早亡,父親戰死的楊甯接入了韓府居住,視若已出。並且還在楊甯行冠禮之後,將最心愛的幼女嫁予了楊甯。

              母親韓氏親手將香燭插好行了一禮,來到了楊謙身邊滿臉欣慰地上下打量。

              過去這孩子吃得太少,非但整個人都顯得有些枯瘦,就連臉上都沒二兩肉,現如今食量上來之後,簡直都快趕上易容術了。

              就像是一位營養不良的柴骨棒少年郎,突然一下子變得眉舒目朗,豐神俊逸的翩翩佳公子。

              “我兒自打這食量見漲之後,這模樣也越來越像你爹了。不像過去那般,整個人就剩一把骨頭,連二兩肉都沒有”

              這話說的,楊謙摸了摸臉,這倒還真是,之前臉上都還有凹陷,就屬于有點瘦脫形的那種。

              而今自己雖然還沒辦法恢複到十碗不過崗的實力,可好歹飯量上來之後,再加上認真的鍛煉,總算是遠離了那種柴骨棒的形象。

              “如今我兒又成了荥陽郡的貢生,名聲大顯。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如同當年你爹一般”韓氏一副不愧是我兒子的歡喜模樣。

              楊謙卻有些摸不著頭腦。“什麽跟我爹一般?”

              “你不知道吧,當年你祖母走得早,你祖父又常年在軍旅之中,一直都沒給你父親訂下一門親事。

              你爹當時在國子學讀書之時才華學識皆是上上之選,人又長得極爲俊逸。不知道有多少春閨女子都起了心思想來結這門親事”

              “不過那時候,你爹也跟你一般,醉心于詩書之間,不論對誰,都不加辭色”

              說到這裏的時候,母親韓氏臉上的笑容裏,讓楊謙總覺得似乎透著一股子慶幸。

              “那娘親,您嫁給父親,是不是因爲長他得很帥的緣故?”楊謙忍不住問出了這個憋在心裏邊的問題,直接就挨了娘親在額頭上戳了一指頭。

              娘親韓氏頗有些氣極敗壞、惱羞成怒的模樣嗔道。

              “臭小子,胡亂打聽什麽,娘親豈是那樣的人?主要還是你爹這個人性格好,彬彬君子,又才華橫溢。

              特別是他每逢夜晚,坐在書房裏,秉燭夜讀,又或者是撫琴而歌的模樣兒,實在是太”

              看著年近四旬的娘親韓氏眼中那星光閃耀的樣子,楊謙咧了咧嘴,啧啧啧看樣子娘親就屬于是典型的此地無銀三百兩。

              明白了,其實還是那句話,就是看臉。顔值即正義,不論是什麽時代都是如此,特別是在以貌取人很嚴重的古代那就更不用說了。

              至于娘親韓氏,爲什麽能夠跟老爹結成夫妻,楊謙用腳趾頭想一想都能夠明白是怎麽一回事。

              老爹這麽個文弱書生都被韓擒虎這位隋朝名將提溜進了韓家的門,難道還能跑得出去不成?

              娘親就有了近水樓台先得月之嫌疑

              九月,發書二十來天了,繼續求大佬們收藏推薦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