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fue4na"></span><blockquote id="fue4na"></blockquote><dir id="fue4na"></dir><form id="fue4na"></form>
                <del id="22qjo3"></del><kbd id="22qjo3"></kbd><form id="22qjo3"></form><div id="22qjo3"></div><label id="22qjo3"></label>
                      1.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56章 鄭兄乃是真心與賢弟相交(求收藏,求推薦)

                        第56章 鄭兄乃是真心與賢弟相交(求收藏,求推薦)

                            第56章

                            胡維一臉訝然之色地道。“這能有什麽大事,陛下不要,魚將軍將禮物不送人,難道還能扔了不成,再說與摯友宴飲,這也算不得什麽大事吧。”

                            鄭元珣看到二人都是一臉的疑惑之後,緩緩搖了搖頭。“二位賢弟,在你我看來,這的確算不得什麽大事。可是當今天子自登基以來,猜疑之心越來越重。”

                            “魚將軍本就爲天子忌憚已久,而梁將軍乃是執掌天子身邊禁軍的大將,卻與那魚俱羅交往甚密,甚至二人宴飲密會”

                            “加之宇文述與魚俱羅本就不睦,稍加挑撥,那魚將軍還能安然無恙,那才真叫奇怪。”

                            三人立身于河堤之上,胡維難以置信地連連搖頭。“陛下這麽做,就不怕令天下人心寒?”

                            鄭元珣擡手拍了拍胡維的肩膀失笑道。

                            “呵呵,當今天子,滅陳、西征吐谷渾,北討突厥,開科取士、築長城,通運河,建東都,萬國威服,功績赫赫,遠超前人。

                            幾乎已經做到了人皇之極,而今四海升平,朝中忠良漸被宇文述、虞世基之流取而代之,哪還是昔日那位精勵圖治的聖賢天子”

                            “家兄眼明,至天子登基以來,一直讓我與三哥元琮在荥陽閉門苦讀,過去鄭某還心有怨意,而今看來,還是家兄看得清楚,不願意讓我與三哥入仕的苦衷。”

                            楊謙也是聽得唏噓不已,原本就已經從曆史書上知曉了一些關于楊廣這貨的事迹,等到自己來到了這個時空之後,了解得越多,就越明白,楊廣之所以目空一切,目無余子,就是因爲他過去已經做得太好了。

                            好到已經無事可做,再加上喜聽順言不喜逆言,做事喜憑個人好惡,再加上征高句麗勞民傷財,以及他肆意屠戳功臣之舉,自然是惹得天怒人怨。

                            也就是說,至少就目前來看,如果楊廣自己不做出改變,大隋王朝的頹勢,將是無法避免的。

                            “聽鄭兄一席話,胡某也覺得深以爲然,還是靜待時機爲好,大不了,與家父一般,操持商賈之事,好好經營,倒也逍遙快活。”胡維點了點頭歎息道。

                            楊謙看到胡維那一臉唏噓,鄭元珣則是一臉憤世,只能硬起頭皮勸道。

                            “二位兄台言之有理,不過此等言語,出你我之口,入你我之耳便可。切莫肆意才好。咱們那位陛下,可是聽不得人議論的。”

                            鄭元珣與胡維相視一禮,向楊謙一禮道。“久聞楊賢弟之才名,胡賢弟與鄭某乃是吻頸之交,而胡賢弟與你又是總角之交。

                            你前番禮讓春秋公羊傳殘卷之舉,更是讓鄭某知曉賢弟是位胸襟開闊,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

                            “我等皆爲荥陽人氏,又有情誼在,自然是要同氣連枝,若是這等言語都不敢議論,又談和交心?”

                            看到鄭元珣如此表露心迹,楊謙也不好再說什麽,不過這心裏邊卻隱隱犯起了嘀咕,這貨如此熱情,莫非這裏邊有什麽內情不成?

                            不過荥澤楊氏,而今也就只有自己老爹這位從五品的工部官員而已,哪裏及得上他們荥陽鄭氏根深蒂固。

                            他就算有什麽要求到自己的,呵呵等你真求到了再說,楊謙很光棍地暗暗想到。自己穿越到這個時代是爲了好好的活著而不是爲了給別人當棋子當槍使的。

                            乘著步下堤壩的功夫,胡維落後了兩步壓低聲音道。

                            “賢弟放心,鄭兄乃是真心與賢弟相交,其人雖然性情稍顯魯莽,不過卻是一位難得的坦蕩君子。”

                            “能夠被胡兄引爲知己之人,小弟我自然是信得過的。”楊謙微微颔首,算是認同胡維之言。

                            等到下得堤壩,鄭元珣打量著那田地之中的農人們,不禁奇道。

                            “賢弟,這萬畝荒地,若是開墾,可是要花大力氣,可是這耕牛也太少了些吧?”

                            楊謙無可奈何地笑了笑。“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今年水患,府中的耕牛幾乎一頭也不剩,都還連累了胡兄”

                            這片廣袤的田地之中,只有寥寥七頭耕牛,還有幾匹驽馬和驢也都紛紛上陣。在這個時代,耕牛是極爲重要的。

                            楊家之前的耕牛全都成爲了洪災的犧牲品,向胡家借來的耕牛也全都呃屁。

                            雖然拿出了財帛作爲賠償,但實際上,損失可不是金錢可以彌補得了的,楊家這段時間花空心思,到處揮舞著財帛,至今也才購得七頭耕牛。

                            而今土地又多了一倍,光是想著怎麽增加耕牛的數目,就足以讓楊謙母子頭疼,就連管家松叔都爲了這事愁白了不少的頭發。

                            過去兩頭牛一具直轅犁一天耕耘三畝,而今雖然有了曲轅犁,效率提高了一倍,可還是于事無補。

                            聽得楊謙說起了難處,胡維直接埋怨起了楊謙來。

                            “農墾這樣的大事,賢弟你也不早說。現如今距離秋種還早,這樣吧,你讓人到我家來,我家中的耕牛雖然也損失了些,不過還有四十余,現如今又不是農時,賢弟你這裏又需要畜力,正好拿來合用。”

                            楊謙剛要開口推辭,不知道何時溜跶過來的管家松叔頓時兩眼一亮,朝著胡維一禮。

                            “哎喲,這可真是及時雨了,那老朽可就代我家公子和老爺謝過胡公子了。”

                            胡維不禁笑著還了一禮。“松叔切莫如此客氣,若是我得見楊叔父家中有事,卻不聞不問,怕是回了家,少不了挨家父一頓收拾。”

                            鄭元珣眼珠子一轉,笑眯眯地上前一步。“賢弟府中缺少耕牛,而我鄭氏卻缺耕地良器。

                            不如這樣,我得見田中有不少熟練操作這曲轅犁的老把式,不知可否借上幾位隨我去荥陽?”

                            “若是賢弟應允,讓這些擅操曲轅犁的老把式去荥陽,好好的教一教我鄭家的佃戶們怎麽使用此物。

                            那麽小弟也好將府中的耕牛,按市價轉手一些予楊賢弟,多的倒不敢說,但是三十頭耕牛,還是可以做得了主的”

                            此言一出,在場諸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更新來了,萌萌哒的新書不容易啊,需要你們的推薦和收藏,都到這裏來吧,來吧,來吧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