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tle6o6"></u><pre id="tle6o6"></pre><bdo id="tle6o6"></bdo><small id="tle6o6"></small><dfn id="tle6o6"></dfn>
                <address id="anchf1"><em id="anchf1"></em></address>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60章 公子您真要在村裏建學堂?(求收藏,求推薦)

                  第60章 公子您真要在村裏建學堂?(求收藏,求推薦)

                      第60章

                      這特麽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吃東西比貓還叼,食量比雞還不如的楊謙楊賢弟嗎?

                      “胡兄快吃啊,莫非是飯菜不適合胃口嗎?”楊謙扒拉了兩碗粟米飯下肚,這才有閑暇看向面色僵硬的胡維。

                      “我,不是,賢弟你這飯量實在太出乎預料了吧?”

                      胡維看到楊謙此刻已經從知禮的手中接過了第三碗粟米飯,才剛吃了兩口的胡維生生被楊謙的飯量給嚇得打了個飽呃。

                      “小弟年紀還小,吃長飯,沒辦法。”其他方面還努力維持著謙謙君子形象的楊謙在吃方面早就已經放飛了自我。

                      所以這段時間,韓氏都不太敢跟楊謙這位親兒子同桌用餐,嗯,生生給嚇的。看著這小子的似乎連碗都能咬碎了吞下肚的吃相,實在是讓人心悸。

                      “原來如此,愚兄我就是有點意外,嗯,賢弟你吃,不用管我”

                      胡維努力讓自己移開目光,盡量把注意力落在案幾上的那些菜肴之上。

                      呵呵,就見那楊謙筷如雨下,看得胡維眼珠子隨著他筷子抖動。

                      跟前的那韭菜雞蛋只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羊肉羹已經見了底,一盤子雞肉只剩下了半個雞翅,香蟲醬還有一半,至于鹹菜則幾乎一筷也沒動過。

                      等到楊謙與風卷殘雲之勢,將跟前的三盤兩盞幾乎掃蕩幹淨,獨獨留了一碟鹹菜。而那足足半籠的粟米飯已然見了底

                      被楊謙的食量給嚇著的胡維只吃了大半碗飯,就實在吃不下了,不是他不想吃,實在是看飽了

                      看到胡維那副呆滯的表情,知禮突然有了一種同病相憐之感,看來不僅僅是自己,正常人見到咱們公子的飯量,都會嚇到打呃。

                      看到了那些莊稼漢們沒有出乎自己的預想,短短半日之功,便能夠熟練的操作起曲轅犁耕耘田地。

                      胡維亦是松了口氣,放下了心事告辭而去,帶來的那些莊稼漢,留下了十余名在楊府幫忙墾荒,順便照看那些耕牛。

                      而楊謙自然不能讓胡維就這麽離開,留他用了晚餐殷切地送到了大澤村口這才停下腳步。

                      一路上,不少的孩子們吃完了晚飯,開始在村裏的空間玩耍打鬧,好幾次差點撞到胡維的車前。

                      “這幫子小兔崽子,就是不喜歡聽招呼,胡公子實在不好意思。”跟隨楊謙一同送胡維出村的劉管事很是焦頭爛額地道。

                      “這倒無妨,對了,水患之前賢弟你到我家莊上來拜訪,特地去參加了我胡家的族學,還說想要效法一二。

                      爭取能夠讓大澤村的百姓子嗣也能夠粗通文墨,也好以維生計,不知你現如今籌備得如何了?”

                      楊謙直接就懵了。“有嗎?”自己咋就沒有印象呢對了水患之前,我特麽是水患之後才穿越的好吧。

                      “怎麽,莫非賢弟你忘了此事不成?”胡維有些吃驚地打量著這位向來過目不忘,記憶力超一流的楊賢弟。

                      莫非是賢弟這段時間食量大漲,飽食過度導致記憶力下降了不成?

                      “胡公子,我家公子水患之時患了惡疾,雖然得以痊愈,還是忘了不少的前事。”身爲楊謙的貼身書僮高級家丁,知禮趕緊站了出來替楊謙辯解道。

                      然後又轉過了頭來向楊謙提示道。

                      “當時您還跟胡公子商議,若是到時候府中書籍不夠,還要跟胡公子相借,胡公子說沒有問題來著。”

                      幾個人正說話間,那些散落在道路四周乘涼的大澤村民和佃戶們可是一直支愣著耳朵,聽著他們的對答。

                      現在聽到了楊大公子居然如此爲大澤村民著想,想要在大澤村裏也要建學堂,不少人可都是驚喜交加。

                      “公子,您真的要替咱們這些小老百姓在大澤村建學堂?”一位五十多歲,須發斑白,背已然有些佝偻的老人,越過了人群,既激動,又忐忑地向著楊謙詢問道。

                      看著這些滿臉期盼的大澤村民和楊府佃戶們,還有那些之前頑皮得緊,現在卻都放輕了手腳,努力朝著這邊伸長脖子的孩子們。

                      楊謙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臉道。“不錯,楊某正有此意”

                      一衆百姓們先是驚喜交加地發出了聲音,旋及紛紛拜倒在地。

                      “公子真是我們大澤村的大善人,小老兒做牛做馬,都不足以報公子的恩澤。”

                      “諸位快快請起,都別攔著路了,我家公子要送友人出村呢。”劉管事和知禮扶了半天,人卻越聚越多,很是無奈地大喝道。

                      村民們總算是漸漸地散去,可哪怕是才趕過來,聽聞了此事的那些百姓,亦遠遠地朝著楊謙的方向行禮致意。

                      “賢弟,愚兄我說這個問題是不是有些不是時候?”胡維看著周圍漸漸散去的村民,此刻卻有些不好意思。

                      “多謝胡兄提醒,其實小弟是真的忘了。而且我楊氏久居大澤村數十載,這裏民風質樸,使我楊氏得以安居。

                      若是能夠做一些惠及村民之事,也算是我楊氏對大澤村的一種回報。”

                      來到了村口,目送著胡維離去之後,劉管事這才湊到了楊謙的身邊小聲地道。“公子真想要在村裏邊建學堂?”

                      “其實老爺當年也曾經想過,只是只是咱們這大澤村地處偏僻,離城太遠,若無車馬,著實往來頗有不便,沒有人願意到咱們這裏來當先生。”

                      從大澤村到達荥陽且城雖然不過十余裏路,卻需要經過一條河流。這條河流距離大澤村不過三裏,寬約七丈,平時都是依靠著大澤村的百姓們所搭建的木橋往來。

                      之前的洪水將這座橋梁沖毀之後,曾導致大澤村想要前往荥陽,只能沿河往下遊行出二十多裏地,在那裏的渡口乘舟過河。

                      除了交通不便這個問題,這個文化傳播只能靠抄書傳遞的時代,文化人真不多。

                      讀書人多是依附豪強世家,出來討活計吃飯的就更少了,他們當然更願意留在荥澤又或者是荥陽那樣的地方。

                      聽了劉管事之言,楊謙不禁有些頭疼,自己這相當于是給自找麻煩。

                      新的一天到來了,繼續求推薦,求收藏喽!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