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eniuyd"></small><b id="eniuyd"></b><b id="eniuyd"></b><label id="eniuyd"></label>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66章 看來楊某未到荥陽就已經得罪了人(求收藏,求推薦!)

          第66章 看來楊某未到荥陽就已經得罪了人(求收藏,求推薦!)

              第66章

              “賢弟果然才思敏捷,一點就透。”鄭元琮微微颔首道。

              “我荥陽郡貢士的名額,每年都只有三個,雖然荥陽以我鄭氏爲最,但是鄧氏卻也在荥陽根深蒂固。”

              隨著鄭元琮娓娓道來,楊謙也清楚了其中的內情。

              之前鄧銘便已經從其堂叔,也就是本郡主薄那裏得知,在鄧氏的遊說之下,太守王唯已然有意在今歲未舉薦其爲貢士。

              可是誰能夠料想得到,楊謙異軍突起,不鳴則已,一鳴驚人。解決傷寒瘟疫這樣的心腹大患。

              又獻策以定蝗蟲,惠及整個荥陽郡百姓,而其那首《憫農》便是傳遍荥陽乃至東都,天子都知曉了他的名聲。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此荥陽太守王唯卻視而不見的話,指不定會被朝中禦史彈劾。

              至于另外兩位貢士人選,相比起那中人之姿的鄧銘,皆是荥陽名聲極隆的才俊之士。

              所以,算是關系戶的鄧銘被刷下了名單,而楊謙頂替了他的位置。即便王太守暗中知會了鄧氏,明年一定會推薦鄧銘。

              可是好歹也是荥陽有數大族鄧氏族長的嫡孫,心高氣傲之徒。突然見到了楊謙這位奪走自己名額的仇人,如何能夠平靜得下來。

              “看來楊某未至荥陽,就已經得罪了不少人了”楊謙搖頭笑道。

              說實話,那貢士的名額,對于別人或許如同一個香饽饽,可落在一心想要苟發育的楊謙眼裏,比棄之可惜,食之無味的雞肋還要無用。

              這頓慶祝酒宴,倒沒有因爲鄧銘和另外兩位讀書人的提前離場而散去。

              音樂重新響起,鄭氏兄弟頻頻相勸之下,楊謙哪怕是淺抿細斟,也飲了兩杯,這才盡興往鄧家而去。

              第二天一早,楊謙隨鄭元珣先是去了鄭氏位于城外的作坊,大批的直轅犁擺放在坊內。

              大批的工匠們正在努力地將那些直轅犁拆散面零部件,然後開始改造。改造出來的曲轅犁已經有不下百具。

              鄭元珣告訴楊謙,不光是他們鄭氏,荥陽不少田産甚衆的士紳都在聽聞了這曲轅犁的效率之後,都紛紛登門,甚至有些幹脆派了人直接到鄭家的田地裏邊去更直觀的觀察這曲轅犁的耕作效率。

              鄭氏當然樂得分享,畢竟他們這是相當于是在幫助太守王唯推廣這曲轅犁。

              看到了曲轅犁如此快捷的傳播速度,楊謙心中也是松了口氣,曲轅犁雖然不能解決糧食問題。

              但是卻能夠節省大量的人力和畜力,讓人們能夠在同樣的付出下,耕耘更多的田地,收獲更多的糧食。

              接下來,自然就該到了鄭氏兌現承諾的時候,鄭元珣倒沒讓楊謙失望,三十頭膘肥體壯的耕牛,三歲到六歲之間。

              聞思行與隨行來的楊府獸醫都向楊謙表示,這些耕牛都是上好貨色。

              耕牛一般三歲才完成成熟,其壽命十五到二十年之間,而三到六歲正是絕佳的工作期。

              打量著這三十頭膘肥體壯的楊謙不禁松了口氣,轉過了身來,向著鄭元珣一禮。“大恩不言謝,鄭兄的這份大禮,楊某銘記于心了。”

              “賢弟你就別跟我客氣了,區區三十頭耕牛罷了,算不得什麽。既然賢弟中意,那麽咱們就准備辦手續如何?”

              #####

              古代的耕牛不論你是想要販賣,還是贈送,都必須要到官府進行備案,因爲在古代耕牛屬于是國家戰略資源。

              更不允許隨意屠殺耕牛,那可是要入罪下獄的。除非是牛老了或者病了失去了勞動能力,經過官府審批方才可以屠宰出售肉食。

              所以,鄭氏販賣與楊謙的這三十頭耕牛,必須要請荥陽的官員前來認證備案,並且,這三十頭耕牛到達了荥澤之後,還必須要由荥澤的官府進行查驗認定。

              做這樣的事情,不需要楊謙與鄭元珣前往官府,聽聞是鄭府出售耕牛,荥陽的官員很是識趣地主動派來了吏員處置此事。

              吏員和差役們對于些耕牛進行登記備案,然後回到了衙門去存檔,足足忙了一個下午,到得黃昏時分,這才將一切手緒搞定。

              只是時間已晚,楊謙不得不又在荥陽留了一夜。原本第二天一大清早,楊謙就准備要起程前往荥澤,結果還沒與鄭氏兄弟話別,郡守府就來了差人求見楊謙。

              荥陽郡太守王唯聽聞了楊謙在荥陽,特召楊謙前往一述。

              楊謙不禁有些頭大,這位太守也算是對自己青眼有加,楊謙自然不好拒絕,但是耕牛也要及時送回去。

              聞思行建議道。“公子,不如這樣,小人就先送耕牛往荥澤,留下一些得力人手……”

              楊謙看著那三十頭耕牛,還有自己帶來的人手,想了想搖頭道。“不用了,此地至荥澤,得走一天的路,你就先和他們一起帶耕牛先回荥澤。”

              “反正等見過了太守,我再乘車返回荥澤。”

              “這不太好吧,要不再留幾個人供公子您差遣?”

              “這倒不用了,我與知禮可同車而行,這樣也方便快捷一些,再說若是人留得多了,誰來看住耕牛?”

              楊謙就帶來十余名家丁,再加上那五位前來鄭氏這裏指導曲轅犁的莊稼把式,幾乎要一人看顧兩頭耕牛。

              一路遠行,若是人少了,走失了耕牛那才是大麻煩。

              聞思行一想也是,便領著一幹人等牽著耕牛開始向荥澤進發,而楊謙則是與鄭氏兄弟與胡維道別之後。

              登上了自家的馬車,在知禮這位貼身書僮的陪伴下,跟著那名差人往郡守府而去。

              郡守府倒是要比荥澤縣那小小的縣衙氣派了許多,有了差人引路,楊謙一路通暢無阻,徑直便來到了一處清靜雅致的屋子。

              自有侍者拿來了泥爐與茶具,還有亂七八糟的調料,一副要給楊謙表演現場煮茶的架勢。

              懼茶湯如懼藥汁的楊謙直接就急了。“且慢,我就喝些燒開的白水便可,不必這麽麻煩。”

              侍者愣了半天,才確定楊謙真的只想要喝白開水。

              仿佛是因爲自己精湛的才藝沒能得到發揮,心緒不佳的侍者給楊謙煮開了一杯白水之後就退到了一邊。

              一杯白開水,都燙到變溫,然後變涼,楊謙終于看到了一位绯色官服的中年長者笑眯眯地迎面走來。

              PS:感謝書友20190623190828378的打賞支持,感謝書友們的收藏和推薦,萬分感謝,我繼續加油,努力寫好故事。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