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zfvso"><address id="mzfvso"><q id="mzfvso"></q><center id="mzfvso"></center><del id="mzfvso"></del><dl id="mzfvso"></dl></address><code id="mzfvso"><del id="mzfvso"></del><style id="mzfvso"></style><b id="mzfvso"></b><address id="mzfvso"></address></code><dfn id="mzfvso"></dfn><span id="mzfvso"></span><q id="mzfvso"></q><bdo id="mzfvso"></bdo></span><noframes id="mzfvso"><noscript id="mzfvso"><ol id="mzfvso"></ol><tbody id="mzfvso"></tbody></noscript><option id="mzfvso"><dfn id="mzfvso"></dfn></option><center id="mzfvso"><tt id="mzfvso"></tt><tt id="mzfvso"></tt></center>
    <strike id="mzfvso"></strike><label id="mzfvso"></label><style id="mzfvso"></style>
  1. <option id="mzfvso"></option><tt id="mzfvso"></tt><b id="mzfvso"></b>
            1. <em id="ufltcq"></em><tbody id="ufltcq"></tbody><option id="ufltcq"></option>
                  <thead id="d79g7c"><big id="d79g7c"></big><strike id="d79g7c"></strike></thead><select id="d79g7c"><label id="d79g7c"></label><address id="d79g7c"></address><ul id="d79g7c"></ul></select>
                    <div id="d79g7c"></div><span id="d79g7c"></span><dfn id="d79g7c"></dfn><button id="d79g7c"></button>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72章 這麽斯文,居然比自己還能吃(求收藏,求推薦)

                  第72章 這麽斯文,居然比自己還能吃(求收藏,求推薦)

                      第72章

                      “娘,孩兒安然無恙,您別這樣……”

                      楊謙感覺到了衣襟被娘親的淚水潤濕,不禁心疼地道。

                      韓氏半天才擡起了頭來,紅著眼眶打量了楊謙半天,確信這孩子一根毫毛都沒掉,這才長長地出了口氣。

                      韓氏這邊還沒來得及說話,從燈火映照不到的地方湧出來了黑壓壓的數百大澤村村民。

                      提鋼叉,拿獵弓,還有舉菜刀,一個二個殺氣騰騰的模樣聚攏了過來,楊謙直接就懵了。站在身後不遠處的秦瓊也下意識地手摸上了腰間的鐵锏。

                      年過六旬的老黎伯此刻須發皆張,手裏邊提著一把菜刀大聲地咆哮起來。

                      “公子,是哪裏來的混帳,居然敢欺辱傷害公子,還請公子告訴老朽,咱們非把他們的皮給扒了不可!”

                      “就是,公子爲咱們大澤村做了那麽多的好事,如此心慈仁善。

                      居然還被那些狗賊加害,咱們不爲公子報仇,實在是沒臉見人!”

                      楊謙看到數百大澤村民神情激動的附和喧嘩不已,不禁兩眼微潤,趕緊環揖一禮。

                      “謙,多謝諸位鄉親父老的愛護之心。還請諸位聽謙一言……”

                      楊謙一開口,大澤村村民們漸漸地停止了憤怒的喧囂,都閉了嘴,看向楊謙,靜聽其言。

                      “諸父老鄉親的對謙的愛護與關照,謙心領了。那些賊寇,已押入了縣衙大牢,自有官府裁斷。”

                      “還請衆鄉親莫要因此事而受影響,相信以許縣尊和徐縣丞之能力,定然會給謙一個交待。”

                      “另外,我身後這位義士乃是齊郡副都尉秦瓊,奉命入京往左骁衛大將軍來護兒帳上聽調。

                      正是多虧了秦將軍路過,謙才得以全身還家……”

                      聽得楊謙之言,那些百姓們紛紛放下了手中亂七八糟各式各樣的武器朝著秦瓊施禮。

                      “我等謝過秦將軍……”

                      “謝過秦將軍搭救公子之恩……”

                      秦瓊略有些腼腆地笑著向著那些聚攏過來的大澤村百姓們抱拳一禮,心中卻是暗暗吃驚。

                      之前在荥澤城內,亦有百姓們得見楊謙,都會主動避于道旁施禮。而在這裏,這些人分明是自發主動站出來仇敵同慨。

                      這位楊公子小小年紀,居然在這裏如此受百姓的愛戴,著實讓人難以置信。

                      #####

                      在楊謙與韓氏的安撫之下,百姓們終于散去還家,而楊謙與總算是回到了府中,看著熟悉的一切,楊謙也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

                      韓氏打量著那危襟正坐的秦瓊,不禁颔首笑道。

                      “秦將軍果然威武不凡,幸好秦將軍對我兒施以援手,不然,老身真不知道會是什麽後果……”

                      “老身雖是女子,但父兄皆是武勳之臣,也見過不少的大隋將軍,但如秦將軍這般氣度者,著實少有。”

                      秦瓊之前被楊謙吹捧的都有些不太好意思,現在聽了韓氏之言,更是不知該如何措詞。

                      楊謙看到秦瓊的樣子笑道。“秦將軍,家母出身韓氏,我外祖父便是上柱國、大將軍,壽光縣公,拜涼州總管……”

                      秦瓊這才恍然,豁然起身,有些惶恐地向著韓氏一禮。“原來是韓大將軍之後,秦某失敬失敬。”

                      “秦將軍不必如此,老身只因覺得秦將軍性情爽朗,氣量不凡,所以才想要與秦將軍套個近乎……”韓氏笑道。

                      “至于秦將軍座騎受傷,老身以托府中醫者供奉診治,還請秦將軍在府中暫留,大郎你要好好款待秦將軍,切莫失了禮數才是。”

                      母親之命,楊謙自然應諾不已不敢有違。秦瓊又辭了幾句,這才答應留下。

                      看到酒食已經送來,韓氏便告辭而去,留下兩人在廳中等待用餐。

                      “秦兄請……”楊謙端起了跟前的酒杯,有此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小弟量淺,還請兄台勿怪。不過這第一杯,還是要與秦兄飲勝!”

                      “秦某的酒量也不算好,今日趕了一天的路,總算是可以吃頓飽飯,秦某就不客氣了……”

                      秦瓊一口抽幹美酒砸了砸嘴,看著那滿案的美味佳肴,口水都差點留了出來。

                      秦瓊一碗粟米飯三五口就扒進了肚裏,覺得自己這種粗野的吃法實在是有些失禮。

                      有些腼腆地擡起了頭來,就看到楊謙已經抄起了飯勺正在添第二碗,不禁一呆。

                      #####

                      楊謙也很腼腆地一笑解釋道。“那個,小弟我也是趕了一天的路,有些餓急了,秦兄快吃吧,不用跟小弟客氣。”

                      兩個都是腼腆人,看了彼此的碗,呵呵一笑,不再多言。接下來,在一旁侍候的知禮和家丁快瘋了,感覺自己的眼珠子都要應接不暇了。

                      這邊的碗剛空,那邊的碗也幹淨得猶如被狗舔過。而那半個蒸籠的粟米飯完全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降低。

                      秦瓊的吃法比較粗野,咀嚼之聲,堪比野豬食槽,給人一種酣暢淋漓之感。

                      而深受楊氏百年詩書傳家的氣度和修養的影響,楊謙吃起東西則顯得風度翩翩,只是這嘴張得有點大,一次就能咽下小半碗飯……

                      管家松叔與劉管事也是目瞪口呆,啧啧稱奇。

                      “……這位將軍塊頭擺在這,飯量大倒也是應該的,可咱們公子爲什麽變得這麽能吃了?”

                      “你問我我問誰去。你小子還愣著幹嘛,還不趕緊再去廚房,再去弄些主食和菜來。”

                      楊謙與秦瓊都有些尴尬,或者都忙著吃飯,哪有閑功夫開口聊天。菜又再上了一輪,飯又端來了半籠。

                      楊謙吃完了第十碗粟米飯,看著案幾上幾乎被掃蕩幹淨的菜,目光落在了對面的秦瓊身上。

                      剛吃過第七碗,就已經覺得有點撐著了的秦瓊一臉震驚地打了個響亮的飽嗝。

                      特麽的,這麽斯文俊秀的公子哥就連吃飯的舉止都顯得很斯文,可偏又吃得極快。

                      怎麽就跟個無底洞級別的飯桶似的,居然比自己還能吃……

                      楊謙看了看那已經空掉了的蒸籠,雖然還有點意猶未盡,但是沒有人陪吃,自己再繼續,著實有點不太好意思。

                      “秦兄,夠不夠,不夠我讓他們再送些過來?你既然是客人,到了楊府,總不能讓客人餓著肚子。”

                      秦瓊有些艱難的搖了搖頭,剛想要說話,又一個飽嗝如期而至。

                      秦瓊:“……”

                      PS:感謝書友楓葉(丁丁)、書友20190623190828378800、書友20190410163140944的打賞支持,還有那麽多的收藏和推薦票,感謝感謝,希望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推薦,晴了會好好努力,寫出好故事。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