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q1z40a"></dl><strong id="q1z40a"></strong><tr id="q1z40a"></tr><fieldset id="q1z40a"></fieldset><center id="q1z40a"></center>
  • <sup id="e55x8r"></sup>
    <ul id="e55x8r"></ul><button id="e55x8r"></button><u id="e55x8r"></u><dt id="e55x8r"></dt><strong id="e55x8r"></strong>
            1. <select id="8f0z3h"></select><address id="8f0z3h"></address><em id="8f0z3h"></em>
                    <big id="8f0z3h"></big><noscript id="8f0z3h"></noscript><strong id="8f0z3h"></strong>
                    <kbd id="8f0z3h"><ol id="8f0z3h"><div id="8f0z3h"></div><small id="8f0z3h"></small><ul id="8f0z3h"></ul></ol><address id="8f0z3h"><select id="8f0z3h"></select><span id="8f0z3h"></span><i id="8f0z3h"></i><dt id="8f0z3h"></dt><li id="8f0z3h"></li></address><center id="8f0z3h"><dfn id="8f0z3h"></dfn></center><th id="8f0z3h"><ins id="8f0z3h"></ins><strike id="8f0z3h"></strike></th><div id="8f0z3h"><code id="8f0z3h"></code></div></kbd><sup id="8f0z3h"><i id="8f0z3h"><option id="8f0z3h"></option><optgroup id="8f0z3h"></optgroup></i><ins id="8f0z3h"><pre id="8f0z3h"></pre><noframes id="8f0z3h">
                    <sup id="8f0z3h"></sup><noframes id="8f0z3h">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80章 舅父那猙獰暢快的笑臉(求收藏,求推薦)

                        第80章 舅父那猙獰暢快的笑臉(求收藏,求推薦)

                            第80章

                            平日裏人來人往,船只往返的板城渚口這幾日變得更加的熱鬧,只是也更加的戒備森嚴。

                            數萬大隋虎贲駐紮的軍營,將整個板城渚口死死圍住。

                            唯有越過了那遍布板城渚口十裏外圍的軍營之後,楊謙終于看到了令他無比震撼的一幕。

                            數以千計的船只,幾乎擠滿了目光所及的黃河沿岸。浩浩蕩蕩,氣勢非凡。

                            最令人瞠目結舌的便是一艘巨大到誇張的龍舟,長約六七十米,寬、高都在十五米上下。

                            龍舟的外觀猶如一條巨龍,船頭更是雕成了龍形龍頭高昂,怒目圓睜,威嚴無比。從船頭到船尾都插滿了翻飛的彩旗,很是壯觀。

                            與鄭元珣同乘一車而來的楊謙只是被時被震撼了一下,旋及就平靜了下來。

                            倒是身邊的鄭元珣兩眼放光,啧啧有聲不已。

                            “看,這就是陛下出巡下楊州的龍舟,每一次看到它,都覺得無比的震撼。若不是鄭某才學不成,真想來一首詩賦……”

                            “……嗯嗯,很震撼。”楊謙只能努力讓自己的聲音顯得不那麽有氣無力。自己每天遊車河,看著遊輪從河中經過的畫面,實在是讓眼前的場面看起來缺乏那種震撼感。

                            反倒是之前隨大隊伍通過軍營之時,看到那些大隋武士們肅穆而又殺氣騰騰的陣列,才讓楊謙覺得眼前一亮。

                            真的很難相信,擁有如此雄壯軍威的大隋,居然會在短短十數年後就灰飛煙滅,說來說去,都是自信過頭,肆意妄爲的大隋王朝第一敗家崽楊廣惹的禍。

                            不過話說回來,楊謙倒還是對于能夠見到楊廣很有期待感,畢竟這些都是曆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一筆的曆史人物。

                            “已經到了,諸位官人請下車,太守在那邊等候諸位。”這個時候,馬車旁邊的差人小聲地提醒道。

                            #####

                            荥陽郡太守王唯一身筆挺而又幹淨的官袍立于最前方,身後邊則是一幹荥陽郡的大小官吏,還有名門望族的代表,當然也少不了像鄭元珣、鄭元琮這樣有爵位的勳貴。

                            而楊謙此刻站在人群之中,旁邊是知禮,正戰戰兢兢地拿著食盒,一臉緊張而又激動的模樣。

                            這樣的場面,讓楊謙想起了昔日竄去西安參觀秦始皇陵兵馬俑的排隊場面。

                            鄭元珣站在楊謙身邊,有些難以置信地打量著老神在在,一點也沒有緊張感的楊謙。

                            旁邊,另外兩位貢士,卻緊張到不能自己,臉上大顆大顆的汗水不停的滑落。

                            其中一位更是時不時的伸手入袖,拿出一張紙條,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背誦什麽。

                            鄭元珣搖了搖頭,輕撞了下楊謙。“賢弟,想不到你年紀最輕,可是你這番養氣功夫,實在是這個……”

                            看到鄭元珣一臉心悅誠服的朝著自己翹起了大拇指,楊謙呵呵一笑。“還好吧,我就是很希望能夠看到咱們的陛下。”

                            再大的場面,自己也在電視裏邊見過,這有什麽了,反正自己心態很好,就當是來瞻仰曆史人物遺骸就行了。

                            過去的自己最多也就只能蹲在他們的墳墓遺址旁邊欣賞一下骨骸啥的,現在能夠看到真人,的確讓楊謙這位穿越者有了一種優越感。

                            “……”鄭元珣打量著楊謙,總覺得這家夥說這番話時表情不太對勁,似乎太興奮了點。

                            一刻鍾過去了,兩刻鍾過去了,足足半個時辰過去了,仍舊沒能等到有人過來傳诏。

                            可一幹人等也最多只敢原地蹲下來揉搓發麻的雙腿,竊竊私語。

                            太守王唯也有些頂不住了,轉過了頭來,跟那位侍立于一旁的小宦官一陣低語,然後又從袖中取出了一物塞入了宦官的手中。

                            宦官這才有些不情不願地點了點頭,快步而去。

                            不大會的功夫,宦官便趕了回來,在王唯的耳邊低語道。

                            “咱家問了王總管,陛下今日早上吹了風,有些不舒服,所以怕是這會子不會見你們。”

                            “王總管說了,也知道王太守你們很是辛苦,要不你們可以先到軍營旁邊候著。

                            萬一陛下又想起來,要诏見的話,也不需要再來回奔波。”

                            聽得此言,王唯臉上的肌肉不禁有些抽搐,最終還是勉強地一笑。“有勞小公公指點。”

                            一幹等候天子诏見的荥陽人氏怎麽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除了失望之外,還有不少的怨念,卻是無可奈何。

                            只能老老實實地再一次登上各自的車駕、坐騎,往原路折返。

                            而就在一行人來到了距離軍營尚有百步開外之後,側面行來一只馬隊。爲首的則是一位鐵甲铮然的威猛大漢,濃眉怒目,不怒自威。

                            “這裏可都是荥陽人氏,楊謙可在?!”

                            隨著這一聲蓋住了蹄聲的吼聲,所有人都心中一悸,下意識地把目光轉向了其中一輛馬車。

                            楊謙自己也有點懵了,呆呆地看著這位頂盔貫甲的威武猛將,實在想不明白這家夥是誰,怎麽知道自己的名字。

                            #####

                            威武猛將順著人們的聚焦點看過去,有些難以置信地眨了眨眼之後,頓時興奮地一拍大腿。鐵甲的甲片嘩啦啦一陣亂響。

                            剛下了馬車正要過來詢問情況的郡太守王唯也給嚇了一跳。

                            “哎呀,還真是,哈哈哈哈……小外甥!”就看到這位威武猛將策馬朝著把車隊嚇得一陣慌亂。

                            楊謙也是一臉懵逼,特麽的這是誰啊,張嘴就小外甥,老子哪裏小了?有本事大家掏出來一起比大小。

                            威猛武將策馬來到了馬車旁邊,大手一拍車轅,朝著楊謙瞪圓了眼珠子:“咦,你這小子,連自己舅父都不認得了?”

                            “舅,舅父,你是韓世谔?!”楊謙一拍腦袋瓜子,總算是回過了神來。

                            “喲,你小子,膽還是這麽的肥,居然敢叫舅父全名?”

                            威猛武將一愣,仰天哈哈一笑兩個拳頭一擠,咔嚓一陣骨骼暴鳴之聲。

                            楊謙不由得咽了口發幹的唾沫,記憶中的那些碎片,隨著這一陣骨骼暴鳴之聲瞬間席卷而來。

                            兩三歲的時候被舅父給扔向天空,下方是舅父猙獰的笑臉,還有爹娘失色的模樣。

                            五六歲的時候被舅父扔向天空,下方仍舊是舅父猙獰的笑臉,還有爹娘驚惶失色的表情。

                            七八歲的時候被舅父扔向天空,下方仍舊是舅父猙獰暢快的笑臉,還有爹娘那絕望麻木的表情……

                            PS:新書不易,求收藏,求推薦,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