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e0fql1"><i id="e0fql1"></i></span><pre id="e0fql1"><li id="e0fql1"></li><code id="e0fql1"></code><li id="e0fql1"></li><tfoot id="e0fql1"></tfoot></pre>
    <kbd id="e0fql1"></kbd><code id="e0fql1"></code><button id="e0fql1"></button><noframes id="e0fql1">
      1. <ul id="gfjajt"><address id="gfjajt"></address><form id="gfjajt"></form></ul><tbody id="gfjajt"><tr id="gfjajt"></tr></tbody><strong id="gfjajt"><ins id="gfjajt"></ins><tfoot id="gfjajt"></tfoot><big id="gfjajt"></big><fieldset id="gfjajt"></fieldset></strong><noscript id="gfjajt"><div id="gfjajt"></div><li id="gfjajt"></li></noscript>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81章 粗魯人的親熱表達方式就是不一樣(求收藏,求推薦)

          第81章 粗魯人的親熱表達方式就是不一樣(求收藏,求推薦)

              第81章

              甚至有些時候,午夜夢回之時,楊謙都會一再地被噩夢嚇醒來,那是被人舉起來扔向天空的噩夢。

              地獄大魔王一般的舅父張牙舞爪的笑得無比猙獰與歡快。

              之後,每一次去長安探親,楊謙都會閉門裝病,打死也不願意再去舅父家一步。

              這真是自家老舅韓世谔,真是喜歡把自己扔到天上去的地獄大魔王舅父韓世谔

              莫說是郡太守王唯,幾乎一應荥陽人氏都全懵逼了。

              下意識地把目光在斯文到近乎弱不禁風的楊謙,與那體魄強健,威猛如虎豹的韓世谔之間來回遊移。

              大隋朝赫赫有名的上柱國、大將軍,封壽光縣公韓世谔。

              其父韓擒虎更是舉世皆聞,力能徒手擒殺虎豹的人物,威猛無俦,令入隋來參的突厥人屁滾尿流,傳爲當世佳話。

              楊謙的娘家居然是這位,所有人都懵了。

              “乖外甥,還不快快下車,來給你老舅見禮。”韓世谔翻身躍下了馬來,拍著車轅催促道。

              楊謙趕緊步下了馬車,恭敬朝著韓世谔一禮,警惕地注意著韓世谔的腳步。

              生怕這位打小就喜歡扔自己上天的舅父再給自己來上這麽一下,自己的翩翩君子形象可就算全毀了。

              就看到韓世谔走到了跟前,不由分說雙手扶著自己雙肩向上一提。

              楊謙絕望地閉上眼睛的瞬間,感覺渾身一震,睜開了眼睛,就看到了明晃晃耀花人眼的鐵甲。

              擡起了頭,這才看到舅父韓世谔那張令人生厭,驚懼不已的猙獰笑臉。

              “你小子,還是那麽的纖瘦,輕得都沒幾兩骨頭,也不多吃點。”

              “想當年你到府裏來,每一次老舅扔你上天,你都開心的哇哇大叫。唉真懷念啊”

              我特麽的那是開心的哇哇大叫嗎?

              沒被你嚇成成天流著鼻涕口水呵呵傻樂的白癡,已經算原來那位楊謙的內心很強大了好吧?

              楊謙一臉黑線地呆望著這位洋洋得意的舅父。

              一旁的荥陽人氏聽到了這等豪言壯語也給驚得眼歪口斜,果然粗魯人的親熱方式就是不一樣。

              荥陽太守王唯最先反應過來,同情的目光只出現了約零點零一秒,就堆起了親切的笑容朝著插腰大笑的韓世谔一禮。

              “原來是韓大將軍,下官荥陽太守王唯有禮了”

              “王太守,失敬失敬,不好意思諸位,本將好不容易遇上了多年未見的親外甥,先跟他親熱親熱”韓世谔爽朗一笑,將楊謙不由分說地提溜到了一邊去。

              身後邊那票嘻嘻哈哈的大隋騎士也跟著散到了一旁,留下了一幹荥陽人氏在原地發呆。

              “他舅父居然是韓大將軍”已經跟三哥鄭元琮湊到了一塊的鄭元珣忍不住興奮得兩眼放光。

              “這小子,倒是把咱們給瞞得死死的。”

              “呵呵有這樣的舅父,你願意提起嗎?”鄭元琮平靜地一笑,緩緩說出一句讓鄭元珣冷汗滴落的話來。

              也是,拿自己外甥跟小兔子一般往天上扔,這樣的親熱方式自己活這麽大第一次見。

              “舅舅,舅父,咱們能不能好好說話”被韓世谔拽著走的楊謙也急了。

              特麽的難怪過去的楊謙很喜歡閉門不出,在家苦讀詩書,指不定就是被這位野蠻人進化的老舅給嚇出來的心理陰影。

              把楊謙扯到了一旁之後,韓世谔這才輕撞了一楊謙,擠出自認爲十分慈祥的笑容嗔怒地道。

              “這不是跟你好好說話嗎?你小子七八歲之後就再沒見過你來舅父家。”

              “咋的,是覺得舅父家的膳食不合胃口,還是覺得舅父舅母不疼你,還是你表哥不願意耍樂子?!”

              楊謙隱蔽地朝旁邊歪了一步。沒辦法,個頭只到韓世谔這位人型暴熊的胸口,唾沫星子全奔自己臉上來,這誰能受得了。

              “舅父,是謙錯了”楊謙也不狡辯,徑直恭敬地朝著韓世谔一禮道。

              “過去只是醉心于詩書,不願意出門,連舅父家門都多年未曾走動,還請舅父責罰。”

              韓世谔不禁一呆,打量著這個規規矩矩,白白淨淨的外甥。

              心頭的埋怨,倒隨著他真摯之語,還有那副認真的表情化去不少。

              拍了拍楊謙那略顯單薄的肩膀,哈哈一笑。“行了,舅父就是跟你開開玩笑。

              聽你爹說過,你體弱多病,難以遠行。而舅父之前一直駐守在長安那邊,如今才奉命來到東都守備禦前。”

              “你舅母和你表兄不日就會遷至東都,到時候,莫要忘記多多走動才是。”

              楊謙不由得一喜,點頭頻頻。“那是一定的,等小侄回去,就告訴母親這個好消息。”

              “嗯,這才是懂事的好孩子,來來來,舅父給你介紹我的一幫好兄弟”

              韓世谔一臉舒爽地笑了起來。

              荥陽太守等人此刻已經來到了軍營旁邊紮下,而有了韓世谔這位十六衛大將軍在,給他們弄來幾頂營帳篷遮陽避雨自然沒有半點的問題。

              而楊謙則仍舊被韓世谔留在身邊,打聽起這數年來的情況。

              重要的是,韓世谔很好奇自己這位似乎有外交恐懼症的小外甥性格似乎有了很大的轉變,而且短短數月之內一下子就名聲大顯于世了。

              楊謙倒也挺老實,很是誠懇地將自己的巨大變化歸咎于那一次重病之後的人生感悟。決定洗心革面想要重新做人雲雲。

              老舅韓世谔深以爲然,也解釋了他爲何會出現在這裏的原因。

              韓世谔已經在東都見過楊甯,知曉了楊謙被荥陽太守舉薦爲貢士,那麽必定會在這個時候隨荥陽人氏及官吏前來等候天子诏見。

              “舅父,您既然在陛下禦前,能不能跟謙說一說,您對陛下的看法。”

              楊謙這句話讓韓世谔愕然地看向了他,楊謙看到舅父那詭異的目光,無奈地解釋道。

              “謙不是想要打聽什麽宮庭辛秘,而只是想要知道一些大概。不希望在陛下跟前留下不好的影響”

              韓世谔不禁一樂,抄起了跟前的一杯水倒入了喉嚨抹了抹嘴。

              “年紀不大,這心眼倒是不少。你且聽老夫一言”

              感謝書友楓葉丁丁、有愛天地間的打賞支持,還有書友們的收藏和推薦支持,愛你們。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