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gidbxr"></bdo><ul id="gidbxr"></ul><ins id="gidbxr"></ins><center id="gidbxr"></center><noscript id="gidbxr"></noscript><del id="gidbxr"></del><form id="gidbxr"></form><style id="gidbxr"></style>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84章 陛下說好,那就是真的好(求收藏,求推薦喽)

                第84章 陛下說好,那就是真的好(求收藏,求推薦喽)

                    第84章

                    任務:作詩一首,得天子贊喻,獎勵:寶箱兩只

                    楊謙看著系統爸爸這個時候跳出來刷存在感,心中唏噓不已。

                    沒想到,在自己心目中辣麽高大上的系統爸爸也怕楊廣

                    寶箱兩只,這可是楊謙穿越以來第一次看到系統這麽大方。

                    唔十有**這位大隋天子發起狠來連系統都怕,一定是這樣。

                    打量著跟著笑眯眯地審視著自己的楊廣,楊謙深吸了一口氣,正要開口。

                    那邊廂,又一位大臣站了出來。

                    “陛下,此子既然能夠成爲荥陽貢士,且又能夠做得出像憫農這等詩作,必定是文采菲然。”

                    “噢?那依蘇卿之見,該如何?”楊廣轉過頭去,看到了開口的大臣,不以爲然地問道。

                    “老臣以爲,當讓其限時限題作詩一首,方罷得他荥陽才俊名符其實。”

                    “楊謙,你以爲如何?”

                    楊廣看向楊謙,並沒有認可,也沒有反對,居然把選擇權交給了楊謙。

                    這樣的行爲,倒是讓不少臣子對楊謙刮目相看。

                    畢竟楊廣的秉性,可是很喜歡獨斷專行的。

                    楊謙看了一眼那位老大臣,目光掃過那些臣工。

                    嗯,真特麽晦氣,爲何自己感覺自己看到的不是一幫老持沉重的國家領導。

                    反倒跟一幫仿佛會隨時惡狠狠撲上前來把自己吞得骨頭渣子都不剩的野狗似的。

                    可惜的是,楊謙還真不怕。

                    “陛下覺得如何,草民自當遵之。”

                    楊謙這麽一說,反倒讓楊廣越發地欣賞這位才年僅十五歲的少年郎。

                    擡手拍了拍楊謙那略顯得單薄的肩膀和顔悅色地道。

                    “好,好膽氣,就算是做得不行,朕也不會怪你。嗯,

                    那便以此情,此景爲題,作詩一首如何”楊廣的大手一指周圍。

                    楊謙朝著楊廣一禮。“陛下,草民需要一點時間”

                    “准,不過時間不得超過一刻。”楊廣哈哈一點,點了點頭。

                    那些官員們的議論聲收斂了許多。好奇、審視、輕蔑、期待各種各樣目光都交錯在楊謙的身上。

                    楊謙直接無視了在場的所有人,收攝心神,擡起了頭來。

                    打量了著天穹那輪皎白的明月,又看到了那些宮娥們不緊不慢的繼續抛散著那清香四散的桂花。

                    桂花散落得整個露台到處都是,就連那楊廣的榻前都有。

                    此刻,楊廣坐了回去,饒有興致地打量著若有所思的楊謙。

                    沒有想到這位面容稚嫩的少年居然敢應下這樣的挑戰,這樣的膽量,讓楊廣很是欣賞。

                    不過嘛,楊廣也頗爲期待楊謙能夠作出一首至少能夠過得了眼的詩作。

                    不然,他倒要好好的問一問那荥陽太守到底是怎麽回事。

                    畢竟,爲了揚名入仕,設法弄虛作假者不知凡凡。這也是爲何大隋的科舉需要有吏部诠試的原因。

                    聽到了楊謙答應了天子的要求那一瞬間,下方的一幹荥陽人士小心肝都提了起來。

                    荥陽太守王唯手捂著已經年紀不小的心髒,心裏邊默默地祈求老天爺保佑。

                    希望這位楊謙賢侄能夠做出一首至少能夠看得過眼的詩作來。

                    楊廣,端起了一杯美酒,就著一牙金花蛋徐徐飲下,不禁有滋有味的砸了砸嘴。

                    還別說,用此物下酒,倒真別有一番風味。

                    就在此時,就看到楊謙低下了頭,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距離自己的龍榻不足三步的階前停住了腳步。

                    然後伸出了手,撿起了還連著一點青枝的桂花

                    拈起這枝桂花,在枝頭微顫,河面露水甚重,讓那小小的桂花上,也閃耀著晶瑩。

                    楊謙深吸了一口桂花的甜香,擡起了頭來,眺望著那靜懸于天際的明媚月輪,臉上浮現起了笑容。

                    看到楊謙的舉動,竊竊私語之聲不禁少了許多。

                    都頗想要看看楊謙到底是在裝腔作勢,還是已經有了靈感。

                    “陛下,臣已經有了”楊謙砸了砸嘴,總覺得這句話有歧義,可又只能這麽說。

                    “好,那你吟誦出來,且讓朕替你點評一二。”楊廣撫了撫眉頭笑著颔首應允。

                    其身後不遠處的虞世基擡手招來一名宦官低語兩句。

                    很快一張矮幾被擡來,宦官們以最快的速度擺上筆墨紙硯

                    楊謙把玩著手中的桂花,不緊不慢地道。

                    “玉顆珊珊下月輪,階前拾得露華新。

                    至今不會天中事,應是嫦娥擲與人”

                    楊廣臉上的笑容漸漸地斂去,坐直了身軀,輕松寫意的神情,也多了幾分的意外。

                    而那些原本竊竊私語的諸多臣工此刻都安靜了下來,只是那一雙雙的眼睛,都明顯比方才瞪大了少許。

                    至少于下方王太守,聽到了這七言絕句一出,如釋重負地長出了一口氣,神采煥然一新。

                    穩了,這荥陽才俊之名,還有何人敢疑?!

                    “此詩何名?”楊廣並沒有第一時間點評,而是身子微微探前,向楊謙問道。

                    “奉旨龍舟誦月夜桂子”楊謙朝著楊廣一禮,斟字酌句地答道。

                    韓世谔咧著個大嘴樂開了花,雖然他只是粗通文墨的武將,可並不代表他分不出好壞。

                    特別是這首詩的名字,簡直就是拍出了高度。

                    難怪自己妹子喜歡嫁給楊甯這樣的讀書人,這幫子家夥花言巧語的嘴皮子就是溜。

                    旁邊不遠處,李淵則是與高士廉二人目光交流,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撼。

                    命題詩,能夠作到這樣的程度,就算是高士廉自認才高,此刻也是只能退避三舍。

                    “此子之才,遠勝于吾也”高士廉緩緩地搖了搖頭,一臉感慨地輕歎道。

                    李淵深以爲然微微颔首:“奉旨龍舟誦月夜桂子這名字,老夫服氣。”

                    眉舒目展的楊廣站起來身來,一臉欣慰之色走到了楊謙的跟前。

                    將那只尚在楊謙手中的桂花接過仔細地一打量,又看了眼那輪明月。

                    “好,很好,此詩空靈含蘊,歡快跳脫將桂花與明月盡納其中,又還能夠聯系到月中趣事。”

                    “實乃難得的上佳吟月之作,諸卿以爲然否?”楊廣轉過了頭來,目光掃過一幹臣工。

                    看到天子威嚴的目光,還有那句肯定句,所有人都在心裏邊直呵呵

                    您都這麽認定了,又還有誰敢說出置疑的話來。畢竟,就算想要強詞奪理,首先也得找到攻擊的點。

                    可這一首奉旨龍舟誦月夜桂子近乎完美的描物、述事、繪景,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可以挑的毛病。

                    唯一可以挑的,就是作品的名字,這名字,實在是太特麽的有一股濃濃的馬屁之感。

                    想到天子那喜順不喜逆的暴脾氣,所有人都慫得一逼。

                    除了交口稱贊,對天子的點評歌功頌德之外,根本沒誰敢跳出來挑這毛病。

                    文采天下第一的皇帝陛下楊廣:我覺得這詩好,你們說好不好?

                    文武百官不約而同的翹起大拇指和小指:六六六,陛下說好,那就是真的好。

                    又要到新的一個星期,十有**又要裸奔悲傷辣麽大,需要大家的推薦和收藏安慰,555555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