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9wkhag"><i id="9wkhag"><q id="9wkhag"></q></i><optgroup id="9wkhag"><q id="9wkhag"></q><tr id="9wkhag"></tr><sup id="9wkhag"></sup></optgroup></blockquote><dfn id="9wkhag"><noframes id="9wkhag"><em id="9wkhag"></em><strong id="9wkhag"></strong><button id="9wkhag"></button><noscript id="9wkhag"></noscript>
      <em id="90ayio"></em><style id="90ayio"></style><code id="90ayio"></code><ins id="90ayio"></ins>
      1. <thead id="90ayio"></thead><style id="90ayio"></style>
      2.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88章 因徘優小說引發的行業惡性競爭(求收藏,求推薦)

        第88章 因徘優小說引發的行業惡性競爭(求收藏,求推薦)

            第88章

            學堂開始了第一堂課,楊謙也算得上是功成身退,回到了府中。

            又被娘親耳提聽命的叨叨了幾句,這才辭出了府。

            只是這一趟離府,自然與第一次去荥陽時有所不同。

            身邊多了四名精壯的家丁,再加上知禮這個小家夥,一共五人。

            不過這一次,楊謙可沒有坐馬車,而是騎馬,身後邊則跟著一輛驢車。

            趕車的,仍舊是上次趕馬車的德叔。

            這一次被降級趕騙車,卻仍舊是一副樂呵呵的模樣,車上放著一些韓氏讓楊謙帶給姐姐姐夫的禮物。

            知禮身上,也多了一柄短弓,雖然其射擊遠遠比不得秦瓊留下的硬弓,可好歹也比扔石子強。

            仍舊是走了足足大半天的光景,終于抵達了荥陽城。

            “小弟你怎麽來了?”

            收到了消息的楊婉一臉意外驚喜地迎向了步入了陳府的楊謙,拉著楊謙的手上上下下打量著楊謙。

            “莫非是來告訴姐姐你得窺天顔,受了陛下贊許的好消息?”

            “姐你也知道了?”

            “我可是你親姐,你的事,能不打聽嗎?荥陽可是傳了不少你的佳話呢。

            沒想到過去只知道閉門讀書的傻弟弟居然已經這麽厲害了。”

            看著一臉欣喜的大姐楊婉,楊謙的臉色有點黑。“姐,你確定你這是在誇人嗎?”

            “哎呀,好了,是姐姐失言了。”楊婉有點尴尬地笑了笑。

            “原來居然是鼎鼎大名的荥陽貢士登門,還請恕姐夫有失遠迎”

            姐夫哥陳秦此刻才姗姗來遲,朝著楊謙招呼道。

            看到了一臉憔悴模樣的姐夫哥陳泰,怕是這幾日姐夫哥過得並不好。

            進了屋子,看著姐姐正一臉溫情脈脈地熬煮著茶湯。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讓楊謙不寒而栗。

            “姐,這就不用了吧,咱們是親姐弟,不用這麽客氣。”

            楊婉橫了楊謙一眼,沒好氣地道。

            “你不是最喜歡喝娘煎的茶湯嗎,怎麽,瞧不起姐姐的煎茶本事不成?”

            “”楊謙張了張嘴,都不知道該說些啥了。

            “你放心就是了,你姐煎煮的茶湯,可是不亞于丈母的本事。”

            一旁的姐夫哥陳泰卻兩眼看著楊婉在那裏煎煮茶湯的身影。

            目光裏邊滿滿的溫情在兩人的身上碰撞,看著撒落了一地的狗糧,讓楊謙越發的不自在。

            “其實今天我過來,一來是過來探望姐姐和姐夫,順便將這些娘親叮囑的東西送過來。

            這二來嘛,卻是爲了姐夫來的。”

            陳泰微愣,目光落在了楊謙的身上,一臉呆萌的指著自己的鼻子。“爲我?”

            “不錯,回去的家丁說了一些關于姐夫家商鋪的事情。”

            楊謙點了題,沒有再繼續下去,他看到了姐夫臉上的濃情蜜意漸漸散去。

            取而代之的則是難言的苦悶。

            還好,總算不用盯著滿地的狗糧讓人不適了,楊謙暗松了口氣。

            楊婉煎煮茶湯的手頓了頓,又繼續動作起來,一面解釋道。

            “你姐夫也是不想讓家裏擔心,在說了,此事是在荥陽,不再荥澤”

            “不管是在哪兒,咱們還是不是一家人?”楊謙擡起了頭來看向大姐楊婉。

            看到楊謙的目光,楊婉眼睛隱隱一紅,眨了眨眼笑了起來。

            “那當然,你敢不叫我姐,看我不收拾你。”

            楊謙理所當然地道。

            “那就對了,你是我姐,親姐。你家中有事,我這個當弟弟的,難道還能袖手旁觀不成?”

            “可這是姐夫的生意”姐夫陳泰弱弱地分辨了句。

            “你難道不是我親姐夫嗎?”楊謙轉過了頭來看向姐夫,沒好氣地道。

            “我知道,姐夫你是不願意擾了丈母擔憂,可是現如今事情都已經到了這份上。

            難道我們不聞不問,事情就能好起來嗎?”

            “行了,怎麽跟你姐夫說話?”楊婉擡手輕拍了下楊謙輕嗔道,眼波流轉,落在了陳泰身上。

            好脾氣陳秦有些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臉。

            “無妨,內弟說的極是,原本我還想著自己來處理此事,可沒想到”

            姐夫哥陳泰下了決定,自然就把事情給和盤托出,事情其實並不複雜。

            荥陽城內有好幾家經營筆黑紙硯兼營抄錄書籍的商鋪。

            不過論起規模來,唯有已經經營了三代的姐夫哥家。

            還有鄧氏的商鋪不相伯仲,算是最大的兩家。

            都養著十多名抄書匠,另外三家商鋪,一家能夠養得起三位就算得不錯的了。

            姐夫哥家養了十三名抄書匠,之前,從東都買來了一個頗爲精彩的徘優小說注,拿回來抄錄出售。

            可結果沒有想到的是,鄧家居然也買到了同樣的徘優小說。

            所以在市面上出現了兩家書商都出售相同的文學作品,自然就有了問題。

            鄧氏派來了一名管事,讓姐夫哥家不再抄錄出售此徘優小說。

            雖然這從東都買回來的徘優小說只有兩冊,不過十貫錢。

            可憑什麽你鄧家要讓陳氏書鋪停止抄錄出售。

            這等行徑,簡直就是欺行霸市的典範。

            姐姐將煎好的茶湯遞給了姐夫,一臉惱意地道。

            “你姐夫雖然是個好脾氣,可是對方也太不講理,我們自然不能答應。

            可結果,對方幹脆就來個釜底抽薪,直接花了大錢,將有約在身的七名抄書匠給拉攏了過去。”

            “雖然往衙門裏遞了狀紙,可是鄧家在郡衙門裏有人,根本就動不了他們。”

            聽了姐姐和姐夫說了半天,楊謙總算是把事情給理出了頭緒。

            朝著情緒有些激動,憤憤不已的姐夫哥道。

            “姐夫,你說的那本徘優小說到底是什麽內容,能不能借小弟一閱?”

            姐夫哥答應了一聲,快步朝著另外一個屋子走去。很快就拿來了一本徘優小說。

            楊謙接過來一番看,不禁咧了咧嘴。“就這東西?敢賣姐夫你十貫?”

            這種徘優小說,府裏邊,父親楊甯的書房裏也有兩本,都是用文言文寫的小故事。

            這些文言文體裁所寫的小說,爲了適合誦讀,還要押韻,又還需要彰顯文采。

            卻極大的降低了故事的閱讀性,讓楊謙覺得十分別扭,家中的那兩本也就翻了幾頁就看不下去了。

            原本還以爲這玩意也就跟四書五經什麽的差不多,都是一貫一卷。

            結果沒想到居然要相當于一冊五貫?

            楊謙整個人都不好了,看樣子,知識就是財富,這句話在古代更有用。

            注:徘優小說系古代文言文體裁小說,先秦和漢代,宮廷中又有專門講故事的人,屬徘優一類。

            三國時,曹植曾在邯鄲淳面育護背誦“徘優”小說,“小說”和“徘優”連在一起,而且用來背誦,可見當時已經是一種口頭演說的文藝形式。

            例如唐代文學家白行簡所創作的李娃傳。

            不管有沒有推薦,都會認真更新認真寫,好好寫,繼續求收藏,求推薦,求支持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