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id="0to6d4"></q><em id="0to6d4"></em><small id="0to6d4"></small><tbody id="0to6d4"></tbody><big id="0to6d4"></big>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92章 只想看《香燭記》上冊怎麽了?(求收藏,求推薦)

        第92章 只想看《香燭記》上冊怎麽了?(求收藏,求推薦)

            第92章

            “???”姐夫哥一臉懵逼地轉頭朝著楊謙看過來。

            看到得瑟的姐夫總算是消停了下來,楊謙這才不緊不慢地道。

            “後面有的是讓你高興的時候,姐夫可別忘了,咱們可是足足印了一千套。”

            “一千套,這可怎麽賣得完,就算是這麽便宜”陳泰又開始有點犯起了愁來。

            “姐夫你還真能想,咱們能夠賣給鄧家三五百套,就已經是極限了。”

            “也對,雖然才一貫四百錢一套,可要是五百套下來。

            那可就是七百貫,咱們的成本才,嘶”

            陳泰也被自己那令人發指的利潤給生生嚇了一跳。

            鄧江打量著隨從老九讓役工扛回來的大箱子,打開之後。

            看到了裏邊裝著五十套一百本的香燭記。

            隨手拿起了一本,直接走馬觀花的翻了翻又直接給扔回了箱中。

            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絲得意之色。

            “都買光了?”

            隨從老九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水,用力地點了點頭。

            “小人可以確定,已經盤問過那陳氏書坊的人。

            他們今天早上拿到店裏的,就只有五十套。”

            鄧江臉上的笑容一斂:“什麽意思?”

            “他們的店夥計說,下午還會有一些香燭記送來”

            “有多少?”鄧江砸了砸嘴,坐了回去。

            “這個小人不太清楚,他們的店夥計只說還沒,具體多少沒說數目。”

            鄧江眯起了兩眼,撫著長須。

            “也罷,下午若有,繼續讓人去購下來,不論有多少,都給我吃下。”

            “是,小人明白,下午一定會把事情辦妥當。”

            鄧江點了點頭,這才緩緩地坐了回去,不過思來想去,總覺得這件事還是先通知家主才好。

            交待了書坊的事務之後,鄧江便離開了書坊匆匆往鄧府而去。

            下午,陳氏書坊果然又有新的香燭記到貨,這一次是四十五套。

            隨從老九自然是謹遵鄧江這位大管事的吩咐,又指派人手,將這四十五套一掃而空。

            等他領著役工將這四十五套香燭記送回到了鄧氏書鋪。

            帶來的消息,讓剛剛從鄧府回來的鄧江臉色又多難看了幾分。

            “也就是說,明日陳氏書坊還會有香燭記送來?”

            “是的,不過不論小的讓人怎麽打聽,對方都沒說到底有多少套,只是說明日一定會有。”

            “管事,老爺那邊怎麽說,咱們還要不要再繼續”

            鄧江無可奈何地撫了撫額,看著那個新搬來的箱子。

            一臉嫌棄地擺了擺手,示意雜役把這箱香燭記先搬到倉庫去。

            “老爺吩咐了,他陳氏有多少,咱們就吃進多少。

            還是那句話,荥陽郡想要買香燭記,就只能在咱們鄧氏書坊買。明白嗎?”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直到已經買下了將近三百套香燭記

            鄧江終于頂不住壓力,再一次前往求見家主鄧橫。

            鄧橫人如其名,整個人跟橫著長似的,身材臃腫得猶如一座肉山堆在榻上。

            “你說多少了?”

            鄧江恭敬地垂首而立,小心翼翼地答道。

            “已經從陳氏書坊那裏購下了兩百八十套香燭記”

            鄧橫也有些懵了,摸著自己那三層厚下巴上稀疏的胡須。

            努力地瞪大那快被眼皮完全遮蓋住的小眼。“兩百八十套?!”

            “是的老爺,小人也沒有想到,那陳氏書坊到底是哪弄來如此之多的香燭記。”

            一旁正陪著胖成肉山的父親聊天的鄧銘也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這,這怎麽可能?”

            “他們陳氏書坊,已經剩不了幾個抄書匠了,就算是花錢找人抄錄。

            卻只售七百文一本,這得虧多少錢?”

            “公子言之有理,這也是小人覺得匪夷所思的地方。”

            鄧橫輕哼了一聲,撫著稀疏的胡須想了想。

            “這樣吧,你派出人,在荥陽四處打聽打聽,那陳氏書坊。

            到底尋了哪些人來抄錄香燭記,有了消息,立刻過來告訴老夫”

            “好的老爺,只是明日,陳氏書坊若再有”

            鄧橫不以爲然地擺了擺手道。

            “再有的話,自然是繼續拿下。哼,小小的陳氏,居然想要跟咱們鄧氏鬥不成?”

            “是,小人明白了”鄧江如釋重負地松了口氣,退出了屋子。

            看到鄧江離開,鄧銘這才向鄧橫問道。

            “父親,這樣一來,若是到時候香燭記賣得不怎麽樣,咱們鄧氏書坊豈不是虧了?”

            “虧點錢算什麽,如今在荥陽,能夠在書坊行業,與咱們鄧氏一較高下的,也就唯有陳氏。

            只要擠垮了他,那這門生意,除了我鄧氏,還有誰能夠插得進手來。”

            “父親深謀遠慮,孩兒望塵莫及。”鄧銘點了點頭,心悅誠服地一禮道。

            鄧橫笑眯眯地打量著鄧銘道。

            “這些都是俗事,不須我兒操心。你有閑暇,還是多讀些書爲好。”

            “另外嘛,你自己也得努努力,若是能夠從鄭氏迎來一門新婦。

            咱們鄧氏在荥陽,便真可算得穩如泰山了。”

            第四天,一百套,第五天,已經頂不住的鄧江改變了戰略。

            “什麽?”陳氏書坊的店夥計瞪大了眼睛。

            “我說這位公子,你不會是特地來找茬的吧?”

            “本公子只想看香燭記上冊,怎麽了?不行嗎?”

            這位公子迎著店夥計的目光,脖子一梗。

            旁邊另外一位“公子”也是一臉挑釁之色。

            “你們門口懸挂的告示板可是說得清清楚楚,一冊一貫,一套七折。”

            “既然你們明碼標價,我們就按照價格來買,沒毛病啊。”

            “嗯,的確沒毛病,這位公子說得對!”陳泰緩步從二樓走了下來。

            向這位大放厥詞的不知姓名的“公子”颔首一笑。

            “咱們陳氏書坊,向來童叟無欺,既然告示板上是這麽寫的。

            那麽,你們按照規矩來買,就沒問題。”

            “”店裏邊的夥計們全都懵逼了,呆呆地看著東家,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都還愣著幹什麽,還不問一問這位公子要幾冊。”

            陳泰很有東家氣場的掃了一眼書坊內的夥計們喝道。

            “行,陳老板果然是個人物,沖你這句話,給我來五十冊香燭記上冊。”

            那位“公子”很是豪邁地道。

            店夥計都快哭出來了。“五十冊?”

            “哭喪著臉幹嘛,面對顧客一定要笑臉迎人,五十冊肯定能有,還不快給這位公子拿來”

            陳泰臉上的表情有些扭曲,實在說不清楚是哭還是笑。

            努力碼字,努力耕耘,感謝親愛的書友們的推薦與收藏,繼續祝福大家國慶節快樂,出行注意安全。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