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cxhne1"><dd id="cxhne1"><center id="cxhne1"></center></dd><style id="cxhne1"><label id="cxhne1"></label></style><select id="cxhne1"><dl id="cxhne1"></dl><thead id="cxhne1"></thead><dfn id="cxhne1"></dfn><style id="cxhne1"></style></select><tfoot id="cxhne1"><li id="cxhne1"></li><center id="cxhne1"></center></tfoot></form><big id="cxhne1"><li id="cxhne1"></li><thead id="cxhne1"></thead><ins id="cxhne1"></ins><fieldset id="cxhne1"></fieldset><kbd id="cxhne1"></kbd><code id="cxhne1"><option id="cxhne1"></option><noscript id="cxhne1"></noscript><div id="cxhne1"></div></code><tfoot id="cxhne1"><abbr id="cxhne1"></abbr><legend id="cxhne1"></legend><blockquote id="cxhne1"></blockquote></tfoot></big>
                    1. <bdo id="k5y95z"></bdo>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95章 姐夫我見過最大的官就是你爹……(求收藏,求推薦喽)

                      第95章 姐夫我見過最大的官就是你爹……(求收藏,求推薦喽)

                          第95章

                          “這位老丈,我家管事做了錯事,銘奉家父之命。

                          將這些《香燭記》歸還。另外還請老丈通禀一聲陳郎君,讓鄧某當面道歉。”

                          掌櫃六叔目光掃過兩人,又看了一眼那幾個已經打開了的箱子。

                          “東家不在,老朽可做不了這個主。”

                          “六叔,你家東家這幾日不都在這兒的嗎?”鄧江不禁有些發急地道。

                          掌櫃六叔看了眼鄧江沒好氣地道。“就在一刻鍾之前,我東家與他內弟有事出去了。”

                          “……”

                          “那他們什麽時候能回來?”鄧銘不死心地問道。

                          掌櫃六叔一臉莫得感情的樣子搖了搖頭。“老朽怎麽可能知道……”

                          其實是知道的,可憑什麽告訴你?誰知道你們鄧家又在弄啥妖蛾子,是不是沒安好心。

                          終究還是鄧江老道,向著掌櫃六叔賠笑道。

                          “那行,我與我家公子先回去,一會若是陳郎君回來了,我們再來拜會。

                          另外,這些《香燭記》還請六叔先收下才是。”

                          “請便吧,只是這些《香燭記》,老朽可做不了主。同樣也得等我家老爺回來再說。”

                          扔下了這麽幾句話,掌櫃六叔不再多言,徑直回了書坊裏,留下鄧銘與鄧江二人面面相窺。

                          同一時間,楊謙與陳泰一起在一位隨從的引領之下,來到了距離書坊不過兩個街口的一家酒肆。

                          站在酒肆門口,陳泰有些不淡定,相對于一位老老實實的商賈而言,郡太守,離他實在是有點遠。

                          “姐夫你這是怎麽了?”楊謙看著表情忐忑的陳泰,很是無奈。

                          陳泰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道。

                          “就是有點緊張,你也知道,你姐夫我這輩子見過最大的官就是你爹。”

                          楊謙看到眼正在前方引路的郡太守王唯的隨從,考慮到郡太守不是從三品就是正四品的品級。

                          轉過了臉來,朝著姐夫哥陳秦一臉嚴肅地道。“別瞎說,我爹就一個。”

                          陳泰:“???”

                          #####

                          登上了二樓,就看到一名武孔有力的大漢守在雅間門口。

                          大漢先是向楊謙與陳泰恭敬地一禮,這才緩緩拉開了雅間的房門。

                          “賢侄,多日不見,汝可安好?”

                          房門推開,裏邊一手拿著《銘賊傳》一手端著酒盞的王唯轉過了頭來,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來。

                          楊謙恭敬地向著王唯一禮道。

                          “小侄見過伯父,原本還想尋個時機再去拜會……”

                          “賢侄怎麽這麽多禮,快快請起,這位是……”

                          王唯笑呵呵地扶起了楊謙,目光落在了陳泰的身上。

                          “草民見過大官人。”落後一步的陳泰趕緊向著這位第一次逢面的荥陽太守恭敬地行禮。

                          楊謙不失時機地引薦道。

                          “這位乃是謙的親姐的夫婿,姓陳名泰,在郡中開著一家書坊。”

                          王唯趕緊將陳泰扶了起來。“好好好,儀表不凡,一看就知道乃是性情敦厚之人。”

                          楊謙點了點頭道。

                          “家姐嫁來郡中不過年余,且姐夫爲人行事低調不張揚,所以沒有人知道也很正常。”

                          王唯深以爲然地點了點頭,也對,之前楊郎中名聲不顯,在朝中職位也不出挑。

                          若非是楊謙這位少年才俊異軍突起,名聲大噪,而其父也升爲朝庭工部高層。

                          怕就算是自己,也沒功夫去理會荥陽下面的一個縣裏的村霸。

                          只是沒有想到,楊謙帶給自己的意外,實在是多了點。

                          特別是這一趟去觐見天子,這才知曉,其外祖父居然就是大隋聲名顯赫的韓擒虎。

                          王唯又多打量了陳泰幾眼,說不得,以後想要結好于楊氏,結好于楊謙,還需多從此人入手。

                          “老夫的親隨購得這套《銘賊傳》讓老夫愛不釋手。

                          而親隨去購書之時,亦知曉了一些鄧氏書坊與陳氏書坊之恩怨……”

                          “這才知曉了賢侄與陳氏書坊的關系,所以今日正好請你們過來打聽一二。”

                          看到楊謙與陳泰帶著疑惑的目光,王唯有些無奈地笑了笑。

                          “老夫雖是荥陽太守,可到這荥陽任上不過半年。

                          郡中的積年老吏,我這個郡守能指使得動的也不多……”

                          楊謙恍然地點了點頭。“原來如此,多謝伯父關心過問,其實這事並不複雜……”

                          看到楊謙投來的目光示意,陳泰雖然緊張。

                          但還是源源本本將事由說了一遍,從懷中取出了那七份契約呈上。

                          王唯接過了契約,詢問陳泰一些雙方糾紛的細節。

                          陳氏書坊與鄧氏書坊相爭之時,之前他便已經略有耳聞,並沒有太在意。

                          只是接下來,鄧氏書坊瘋狂購進陳氏書坊的《香燭記》傳來街頭巷尾人盡皆知。

                          而陳氏書坊的《香燭記》非但沒有斷貨,反倒源源不斷。

                          這才引起了王唯的注意,派出了親隨暗中打探。

                          等拿到了這《銘賊傳》,又從親隨口中得知楊謙就在陳氏書坊的東家陳泰府中。

                          而陳泰的妻子,竟然就是楊謙的親姐後。

                          王唯這位宦海浮沉數十載的太守心思頓時活泛了起來。所以才會特地召楊謙來一述……

                          沉吟良久的王唯將契約擺在案幾之上後,臉上泛起了一絲苦澀的笑意。

                          “沒想到,鄧家居然如此無恥之尤,做出這等事情來。”

                          “賢侄,實不相瞞,老夫到荥陽任上不過半年,鄧氏的作爲,老夫也是略有耳聞。

                          只是鄧氏在這荥陽根深蒂因,便是荥陽各衙門,可都有鄧氏族人在其中。”

                          “爲你姐夫主持公道,這是本官的職責所在,可是本官就怕有些人欺上瞞下,從中作梗……”

                          #####

                          楊謙聽了這話,臉上沒什麽表情,心裏邊卻跟明鏡似的。

                          這位老大爺怎麽這個時候派人來找自己,怕就是看到了自己正在跟鄧氏打擂台,想要落井下石來了。

                          “伯父願意仗義援手,小侄感激不盡,若是有用得著的地方,還請伯父直言相告。”

                          王唯斟酌一番之後道。

                          “老夫不把你們當外人,實不相瞞,老夫到荥陽半年以來,執政可謂是舉步維艱,政令難得貫徹。”

                          “這其中就是鄧氏在作梗,就是想要讓老夫做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安樂郡守。”

                          “老夫倒曾想借力鄭氏,可是鄭氏……鄭氏與鄧氏因有姻親之誼。”

                          鄧家的大小姐嫁給了鄭家長房鄭元璹,現如今的隋朝右候衛將軍爲妾室,頗得鄭元璹寵愛。

                          而今鄭氏當家作主的,正是這位鄭元璹,雖然他不再荥陽,而在東都任職。

                          可一幹鄭氏卻怎麽也要顧及這位的顔面,自然對于鄧氏的作爲多是懶得理會。

                          正是因爲如此,這會讓鄧家越發的囂張跋扈。

                          姐夫哥陳泰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正要開口,一想到楊謙之前的提醒,生生忍住。

                          PS:感謝書友楓葉(丁丁)的打賞支持,還有親愛的書友們的推薦和收藏鼓勵,繼續加油努力,爭取寫出更好的故事。

                          晴了說

                          感謝書友楓葉(丁丁)的打賞支持,還有親愛的書友們的推薦和收藏鼓勵,繼續加油努力,爭取寫出更好的故事。隋唐君子演義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