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ike id="vl90va"></strike><bdo id="vl90va"></bdo>
                    <form id="vl90va"></form>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102章 後悔沒教孩子習武的母親韓氏……(求收藏,求推薦)

                        第102章 後悔沒教孩子習武的母親韓氏……(求收藏,求推薦)

                            第102章

                            太守王唯親自登門,得知楊謙要回大澤村數日,再回荥陽。

                            當即委派了六名捕快好手,護送楊謙來回。

                            本想婉拒,一想到那鄧憲和其幾名手下都還在逃亡。

                            爲了自己的安全著想,楊謙接受了王唯的好意。

                            回到了大澤村楊府,跟已經收到了父親的信,心情份外複雜的娘親好好地解釋了一番。

                            又在學堂那裏,親自給大澤村的孩子們上了兩天的課,安排好一切之後,楊謙這才決定啓程。

                            清晨時分,楊謙這才剛剛起床在洗漱,就見娘親韓氏領著貼身的婢女捧著一個大木盒子步入了房中。

                            “娘親你這是”

                            娘親韓氏沒理會楊謙,而是等婢女將木盒子擱下後,朝著婢女和知禮示意道。

                            “你們都先出去,把門給帶上。”

                            楊謙把手中的毛巾扔回了銅盆,有些疑惑地打量著那個木盒子。

                            “娘親,你是有什麽話要給孩兒交待嗎?”

                            就見娘親從懷中取出了一柄鑰匙,示意楊謙到近前來。

                            “這是你外祖父當年留下的一件防身寶物”

                            “!!!!!”楊謙倒吸了一口涼氣,防身寶物?

                            不不不,自己千萬不要想歪了,這是曆史時空。

                            不是仙俠時空,沒有金甲符可用,也沒有金鍾罩秘籍可修練。

                            “娘,到底是什麽?”楊謙很迫不及待地搓著雙手道。

                            娘親韓氏看到自己兒子震驚的表情,很滿意地將那木盒上的鎖打開,掀開了盒蓋。

                            “連環甲”

                            楊謙便看到了裏邊擺放著一件銀光铮亮,環環相扣的鏈甲。

                            每個鐵環的粗細均等,環徑大小都不會超過鉛筆粗細。

                            這樣一件制作精良的鏈甲,還真可以算得上是防身寶物。

                            楊謙滿臉震驚看到娘親韓氏將這銀光燦燦的鏈甲提了出來。“居然是鏈甲”

                            “胡說什麽,這叫連環甲”娘親韓氏無奈地搖了搖頭。

                            “這件連環甲共用了三千六百余環,重十二斤。

                            此甲靈活貼身,又不礙行動,最擅防箭矢與銳器劈砍。”

                            看到楊謙還在發愣,韓氏沒好氣地喝道。

                            “還愣著幹嘛,還不把你外裳脫了,穿上試試。”

                            楊謙趕緊把自己的外衣給脫下,穿著裏衣,由著娘親韓氏幫忙,從頭頂套了下來。

                            這是一件帶了三寸袖部,下垂約在腰胯間的鏈甲,穿上之後。

                            楊謙活動了下,還真別說,根本不妨礙自己的身體運動。

                            楊謙打量著這件身高怎麽也得有一米七的自己,居然穿戴好之後,也不覺得過于松垮。

                            “咦?娘親,怎麽這麽合身,不對吧?”

                            “哪裏不對了,我看看,你這孩子,胡說什麽呢?”

                            “我可是見過舅父的,您不是一直說舅父跟外祖父肖似嗎?

                            就舅父那體格,這件鏈甲,怕是綁他大腿都嫌細,嘶娘你掐我幹嘛?”

                            娘親好氣又好笑地瞪著楊謙。

                            “臭小子,什麽時候變得這麽碎嘴了,有你這麽損自己舅父的嗎?”

                            “別廢話,合身就行,你穿著它出門,娘也能放心一些。”

                            楊謙老老實實地哦了一聲,由著娘親韓氏替自己將外裳再套上,紮好了腰帶。

                            韓氏很滿意地點了點頭。“果然,這樣一來,根本就看不出半分異樣。”

                            接著韓氏轉身打開了房門。“萍兒,去,把擱在臥室的檀木刀匣拿來。”

                            知禮站在那裏探頭探腦地打量著楊謙,卻沒看出公子與平時有何不同。

                            只是公子一會擺手一會擡臂一會活動雙腳,還時不時蹦一蹦,呵呵呵傻樂,這是嘛毛病?

                            “知禮,你進來,老身有些話要交待你”韓氏看到知禮那副模樣,不禁婉爾。

                            “是,不知夫人有何吩咐?”知禮老老實實地答道。

                            韓氏打量著知禮和顔悅色地問道。

                            “你頗有練習箭術的天賦,這些日子,用那柄短弓練得如何了?”

                            “禀夫人,小人用短弓,四十步內,都可命中紅心,若是超出四十步,小人”

                            看著似乎有些羞愧的知禮,楊謙笑道。

                            “娘親,知禮現如今每日不論是在府裏還是在外。

                            都會勤練箭術,這樣的毅力,便是孩兒也很佩服。”

                            韓氏點了點頭,轉過了身,從牆上取下了那張秦叔寶留下的硬弓在手中拈了拈。

                            “嗯,四十步內箭無虛發,看來倒也頗有進步,可惜你還是過于瘦弱了。

                            想要張得了秦將軍留下的硬弓,怕是還需時日。”

                            “此番你隨公子前往楊州,短弓平時練箭術,這硬弓也帶上,用以打熬臂力。

                            此弓乃是精良之物,可若是久置不用,反而不好。”

                            知禮點了點頭,從韓氏的手中接過了硬弓一臉鬥志昂揚地道。

                            “是,夫人放心,小人一定會聽您的吩咐好好打熬力氣。

                            早點用上這張硬弓,保護公子。”

                            這時候,婢女拿來了一個四尺長匣。韓氏從裏邊取出了一柄錯金柄,鲨魚皮鞘的環首長刃。

                            刀出半鞘,就見其寒光四溢,隱見冰花狀的紋路在刀身之上。

                            楊謙還沒看清楚,韓氏便將長刀入鞘,親自動手,將其系到了楊謙的腰畔。

                            “來,讓娘好好看看”

                            楊謙現如今身高也就將近一米七五的個頭,扶刀柄而立,寬袍大袖。

                            配上那張俊朗的面容,神采飛揚,看得那娘親身邊的萍兒都忍不住輕聲贊道。

                            “夫人,公子這般豐儀俊美,倒與老爺當年肖似”

                            “嗯”韓氏滿意地上上下下打量著楊謙道。

                            “可惜稚嫩纖弱了些。再過上兩三年,怕就差不多了”

                            韓氏步上前來,替楊謙正了正佩刀的位置,一面低聲道。

                            “這一次遠行楊州,路途遙遠,要不你再多帶幾名護衛同去如何?”

                            “娘親,孩子此番南下楊州,與荥陽的鄭氏兄弟數人同往。

                            因爲要趕時間,需要輕車簡從。隨從太多,反而不太好。”

                            楊府門外,韓氏遠眺,看著楊謙策馬漸行漸遠,臉上的憂色卻未抒懷。

                            “夫人,您也不必太過擔憂了,江南之地承平已久。

                            禁軍十數萬衆隨陛下鎮于楊州,這一路定然無事。”

                            “何況夫人您把自己的寶甲和佩刀都給了公子,定能護佑公子安泰。”

                            韓氏輕歎了一口氣:“過去總覺得大郎過來纖弱,又崇詩文,惡武事。

                            所以,也沒有讓他習武的心思”

                            “而今雛鳥出籠,這覺得,若是昔一逼他,或許還能夠讓他多一些自保的本事。”

                            管家松叔看著這位溫婉賢淑的夫人,想到昔日夫人的英姿,唔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