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jpls9d"><dfn id="jpls9d"></dfn><dfn id="jpls9d"></dfn></dd><dl id="jpls9d"><thead id="jpls9d"></thead><tfoot id="jpls9d"></tfoot><acronym id="jpls9d"></acronym><fieldset id="jpls9d"></fieldset></dl><ol id="jpls9d"><label id="jpls9d"></label><code id="jpls9d"></code><label id="jpls9d"></label><table id="jpls9d"></table></ol>
                            • <tfoot id="x90k93"></tfoot>
                                <tr id="x90k93"></tr><div id="x90k93"></div><th id="x90k93"></th><tt id="x90k93"></tt><i id="x90k93"></i>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隋唐君子演義 > 第118章 什麽時候這有麽骨氣了?(求收藏,求推薦)

                                第118章 什麽時候這有麽骨氣了?(求收藏,求推薦)

                                    第118章

                                    楊謙一臉震驚地擡起了頭來,看向笑意吟吟,似乎正在等等自己領旨謝恩的楊廣。

                                    任務:拒絕楊廣,獎勵:寶箱一只……

                                    楊謙驚呆了,系統爸爸,你什麽時候這麽有骨氣了?居然敢說出拒絕辣麽牛逼的話來。

                                    自己與楊廣這位大隋天子還真是有緣,就見了兩次面,卻已經因此拿到了好只寶箱了。

                                    比起自己昏天黑地的刷四書五經來得實在是爽利多了。

                                    “臣謝陛下對臣聖眷優容。”楊謙先拜倒在地,收束了下心神。

                                    “只是臣,臣不敢接旨……”

                                    “不敢?”楊廣一臉愕然,看了一眼身邊的蕭皇後。

                                    蕭皇後也是很好奇,跟前這位少年郎君這話的確有意思。

                                    “陛下明鑒,臣的母親體弱多病,多年不理家事。而家姐已然外嫁,家父又在朝中供職。”

                                    “如今母親膝下,唯有剛滿十五的臣在照料。

                                    臣遵陛下旨意,卻置體弱多病的母親于荥陽于不顧,是爲不孝也……”

                                    “是故,臣不敢接旨。”

                                    蕭皇後聽到了十五歲,心中柔軟的某處被輕輕觸動,眼眶微紅地道。

                                    “快起來吧,難得這麽有孝心的孩子。陛下,三郎若在,怕也就這般年紀,這般模樣……”

                                    “梓童……”楊廣看著蕭皇後,心中憐意大起。

                                    “難得你有此孝義之心,也罷,朕就再等你一年。到時候,可莫要推辭了。”

                                    楊謙心中暗松了一口氣。“臣何德何能,得陛下如此優容,謝陛下隆恩。”

                                    一年就是一年,能拖一時是一時,除此之外,楊謙也沒辦法。

                                    楊廣笑著搖了搖頭。“行了,少拍朕的馬屁,一邊去吧。”

                                    “諸位卿家,繼續繼續,重陽佳節的宴飲,可不能這麽早就停了……”

                                    #####

                                    悠揚輕快的音樂聲再一次響了起來,在一旁已經歇息了許多的宮娥們再一次翩翩起舞。

                                    一幹臣工們紛紛舉杯,宦官們更是將那一盞盞燈籠點亮,將整個越靈台映照得猶如白晝一般。

                                    回到了自己的席前坐下,楊謙這才有暇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真特麽刺激……

                                    “賢弟,方才你可真是把愚兄給嚇壞了……”鄭善願也抹了把臉上的冷汗。

                                    荥陽鄭氏可是已經押寶在了楊謙身上。

                                    結果特麽的這小子前一刻還讓人飄飄欲仙,下一刻差點把自己的魂給嚇掉。

                                    “小弟我也不想,可這是實在沒辦法。”

                                    楊謙也很無奈,我也不想這樣在作死的邊緣風騷的走位。

                                    系統爸爸,能對我好點麽?就是那種溫暖舒適的關懷。

                                    “我這個時候冒然進入朝中,還留在天子身邊成爲近臣,呵呵……

                                    不出兩個月,說不定鄭兄你就只能去荒野祭拜小弟了。”

                                    “這倒不至于……不過說得也是,陛下身邊的近臣,的確不好當啊。”

                                    冷靜一想,鄭善願不得不承認楊謙說得有道理。

                                    魯班李又蹦了過來,兩眼亮晶晶地看向楊謙,滿臉盡是崇拜之情。

                                    “楊大哥,我爹說你特別特別厲害,剛剛你那首詩真是厲害,連陛下都那麽誇獎你。”

                                    楊謙臉上露出了謙虛的笑容,看著站在魯班李身後的李秀甯。

                                    “不過是正好靈感恰巧罷了。”

                                    “對了楊大哥,剛剛你不是要跟我說故事嗎?”魯班李扯了扯楊謙的衣襟,很執著地道。

                                    “就是那個毛遂的故事。”

                                    “呵呵……”牙根發癢的楊謙低下了頭。“我有一個更好的故事,你要不要聽?”

                                    “從前有一個姓李的小朋友,他有一個好朋友姓王,住在他家隔壁。”

                                    “有一天,小李在家裏邊已經餓了一整天,這個時候,有人敲響了他家的房門。”

                                    “就看到了一位夥計打扮的人,提著一個很大的食盒站在門口。

                                    小李就很好奇,你是不是找錯門了?我沒有叫有送吃的。”

                                    “店夥計說:我知道,這是你隔壁的老王今天晚上要吃的美食,可今天他不在家。

                                    擔心你看不到,所以特地讓我送過來讓你看一眼,告辭。”

                                    正在一旁飲酒的鄭善願一口酒直接噴出丈許遠,嗆得兩眼發直。

                                    魯班李:“???”

                                    李秀甯:“……”

                                    楊謙一臉慈祥的笑容,拍了拍呆若木雞的魯班李,神清氣爽地道。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一個道理,不是每一個故事的結尾都是悲劇,說不定會有驚喜。”

                                    李世民整個人都不好了。這特麽哪裏有驚喜了?

                                    李秀甯的嘴角悄然而又輕盈地揚了起來,又漸漸地斂去。

                                    “小外甥,你在哪?!”這個時候,一個怒放豪邁的聲音陡然在不遠處炸響。

                                    滿臉笑容,心中得意的楊謙頓時打了個寒戰。

                                    #####

                                    不行,甯願挖坑埋了自己,也不能讓李秀甯看到自己被很羞恥的舉高高。

                                    太有損自己豐神俊逸的謙遜形象。

                                    “他這是幹嘛去了?”呆若木雞的李世民半天才回過神來。

                                    只看到了楊謙那略顯得倉皇的背影遠去。

                                    鄭善願呵呵一笑:“想來他應該是去見舅父去了。”

                                    一想到韓世谔韓大將軍,鄭善願就深感慶幸自己沒有這樣的親戚。

                                    “舅父,舅父,小侄在此。”已經來到了宴會的外圍,楊謙這才放聲高呼。

                                    “小外甥,快跟我說說,你娘他怎麽了?”這一次舅父韓世谔的表情顯得很嚴肅也很凝重。

                                    看著認真的舅父,楊謙看了眼周圍,這才壓低聲音答道。

                                    “……謙又想多陪陪娘親,才這麽說的。”

                                    “那就好,方才你可是把舅父我嚇了一跳。”韓世谔松了口氣。

                                    “我說呢,就你娘親那身子骨,怎麽可能體弱多病。”

                                    “這幾日,舅父我一直在陛下的禦前,難以走脫。

                                    之前你在荥澤受襲,那日你又在揚子津遇敵之事,舅父也已經知曉。唉……”

                                    看到舅父一臉痛心懊惱的模樣,楊謙的內心感動得溫暖無比。“舅父你不必內疚……”

                                    “我內疚什麽?!”韓世谔一臉懵逼地看著楊謙。

                                    “我是覺得小外甥你雖然有才學,卻無武藝防身,這樣可不行。

                                    萬一讓人剁了,豈不是弱了我們老韓家的名頭。”

                                    “???”楊謙的臉都黑了。

                                    自己是應該抄刀跟舅父一決勝負呢?還是應該感激舅父的關懷。

                                    PS:感謝書友腿神阿不拉的千幣打賞,有愛天地間的打賞。還有親愛的書友們的收藏和推薦支持,感恩,繼續厚顔拜求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