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小孩子也知道葉星捐了好多錢,很懂事道:“謝謝哥哥。”

          “不用客氣。”葉星摸了摸他們的小腦袋。

          正當這時,忽然王三代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打開一看,卻是臉色微變。

          “葉星,我們改天聊,我現在有事去處理一下。”說完他就抱著兩個小孩迅速朝遠處跑去。

          “出事了?”葉星看著遠處,剛才他看到了王三代手機上的信息。

          想了一下,他跟著走了過去。

          “嗚哇。”沒走多少距離,便有一陣孩子的哭聲傳來,葉星看去,卻見到了地上有兩個小孩正在大哭著。

          其中一位小孩旁邊有一位二十幾歲的女生安慰著,此時王三代就在她的旁邊。

          而另一位小女孩旁邊則是有一位青年在哄著,那位青年葉星還認識,正是孫越。

          他寵物店開張,孫越經常來店裏拍攝視頻替他宣傳。

          另一處,兩位男子站著,一位男子手中還握著一只小白文鳥,另一人手中拿著一個募捐箱。

          葉星想了一下,走到了孫越身邊。

          “葉哥。”孫越見到葉星,頓時喊道。

          他的妹妹小童童似乎也認出了葉星,啜泣聲微微小了一些。

          “怎麽了?”葉星問道。

          “葉哥,剛才這裏在舉行募捐,我妹妹剛好來這裏不小心撞到了一人身上,那人的手機撞掉下來了,他非要說自己手機被撞壞了,要童童賠償,還說童童和這些募捐的孩子是一夥的。”孫越臉色難看道:“他們還將童童的小白文鳥還有那小孩的募捐箱搶去了。”

          葉星看著那小白文鳥,這還是孫越在他店裏買的。

          “呦,人又多了好幾位,不過沒用。小子,賠償吧,我這新買的手機都摔碎了,我手機買的5000,你賠償我5000就可以了。”一位穿著短袖的魁梧男子笑著道。

          “胡說,你那手機只是摔了一道裂縫罷了。”孫越頓時怒聲道。

          短袖魁梧男子撇了撇嘴道:“我手機有沒有摔壞我會不知道麽?這孤兒院募捐一看就是騙人的,估計你們募捐到了不少錢吧?拿出5000不是輕而易舉?”

          “你們太過分了。”王三代怒聲道:“你說募捐是假的,你去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我們可沒有時間。”另一位魁梧男子隨意道。

          他看著男孩小南手中的小箱子,笑著道:“看來又騙了一些錢,這個小箱子也給我吧。”

          他竟然直接向王三代這邊走來。

          王三代大怒,直接上前一拳向魁梧男子擊來。

          可是魁梧男子輕易就躲避,他肌肉膨脹,右拳緊握,出拳的速度極快。

          “不要打三代哥哥。”頓時,小南與一一幾個小孩全都嚇得哭了起來。

          魁梧男子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之色,眼前的小角色簡直沒有一點戰鬥力,可是他的拳頭離王三代只有幾厘米的時候,忽然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什麽壓住了,身軀竟然無法動彈。

          “朋友,大街上搶東西不太好吧?”一道冷漠聲忽然響起。

          隨後魁梧男子感到自己身軀不自覺退後了好幾步,踉跄了一下,差點摔倒。

          肩膀上傳來一股劇痛,魁梧男子臉色陰沉的看著葉星,道:“小子,你是誰?”

          他的眼中明顯有著一絲忌憚之色,剛才在葉星手中他竟然感到沒有抵擋之力。

          轟!

          忽然,另一位握著白文鳥的男子放開了白文鳥,右拳直接向葉星砸來。

          “八極拳?”葉星看著男子招式,右腳一踢,這位男子也被輕易擊退。

          “你也是練武的?”魁梧男子張科盯著葉星。

          他們兩位練家子根本不是葉星的對手。

          “我之前倒是與練八極拳的戰鬥過。”葉星平靜道:“你們學的還不到家。”

          “狂妄。”張科滿臉怒容。

          “小子,有本事留下名字,我們學武本領不足,但是其他人收拾你輕而易舉。”另一人姜力沉聲道。

          “也不用留下名字了,我就在這裏等你們,你們去找人,但是輸了的話直接捐錢給這些孩子,輸一人捐一萬,輸兩人捐五萬,輸三人捐十萬,輸四人十五萬,增加一人增加五萬。”葉星平靜道:“不知你們意下如何?”

          張科與姜力對視了一眼,隨後點頭道:“好,小子你給我等著。”

          說完他們打電話開始聯系其他人。

          “葉星,這些人一看就是練家子,你不要與他們打。”王三代走過來擔心道。

          “沒事。”葉星笑了笑:“憑他們還不是我的對手。”

          他前世只有幾個兄弟,現在肯定會出頭。

          “哥哥,小白白要死了。”忽然,一道稚嫩的哭泣聲響起。

          葉星看去,他看到了孫越旁邊小女孩童童身上的白文鳥,這只白文鳥被姜力放開後就飛到了女孩童童身邊,不過此時這白文鳥看上去病恹恹的。

          “讓我看一下。”葉星微笑著,他一招手這只白文鳥就飛到了他的手中。

          “呀!”小童童驚呼出聲,想要搶回自己的小寵物,不過被自己的哥哥一下子拉住了。

          “五髒六腑受了一點傷。”葉星稍微查看了一下,心念一動,一絲靈力進入到了小白文鳥體內緩緩修複著,很快傷口修複完畢。

          “好了。”葉星將白文鳥又還給了小童童。

          此時白文鳥明顯變得活潑起來,在小童童面前不斷的飛著。

          “哥哥,小白白恢複了。”小童童立即高興的拍著手掌歡呼道。

          她看著葉星,明顯多了一絲好感,好奇道:“喂,你是醫生麽?怎麽讓小白白這麽快恢複了?”

          “童童,要叫葉星哥哥。”孫越尴尬的看了一下葉星,連忙道:“這小白白就在你葉星哥哥店裏買的,你葉星哥哥當然能輕易治好了。”

          實際上他也不知道葉星怎麽一下子治好了,不過他以爲小白文鳥只是受到了一些驚嚇,所以能很快恢複。

          “哈?”聽自己哥哥這樣說,小童童微張著嘴巴,震驚的看著葉星。

          她手中這麽可愛的小寵物竟然是在這個可怕的大哥哥店裏買的?

          她第一次見到葉星就嚇到了,在她心中,葉星就像是一個長角的惡魔。

          “這小孩子什麽眼神?”葉星無奈的看著小童童表情。

          不出幾分鍾,遠處就有兩人迅速跑來。

          “張科,誰在說你們拳術不行?”身高足有一米九五的魁梧男子金海沉聲道。

          “師兄,就是他。”張科指了指葉星。

          “要打就快點,我沒多少時間與你們廢話。”葉星看著到來的兩人催促道。

          “哼!”金海冷哼一聲,直接向葉星襲來。他身後那位男子同樣出招。

          “葉星,小心啊。”

          “葉哥。”

          王三代、孫越驚呼道,這金海看上去太有震撼了,像個小巨人般。更不用說他旁邊那人也同時出手了。

          可是,他們瞬間目光又呆滯了下來。

          在他們眼中,像小巨人一般的金海竟然直接被葉星踢倒在地,後面的一人也是如此,毫無抵擋之力。

          “兩人敗,五萬塊錢。”葉星目光看了一眼張科平靜道。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