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o3u9on"></noscript><tbody id="o3u9on"></tbody>
          <pre id="o3u9on"></pre><strike id="o3u9on"></strike><small id="o3u9on"></small><noframes id="o3u9on">
        1. <code id="o3u9on"></code><del id="o3u9on"></del><style id="o3u9on"></style><strong id="o3u9on"></strong><thead id="o3u9on"></thead>
            •     “葉星!葉星!”耳邊有一道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眼前的畫面消失,一位穿著羽絨服的可愛女生面容出現在了他面前。

                  “小魚。”葉星眼角處有著一絲酸澀,他一下子將女孩抱住,緊緊的。

                  記憶中的畫面如同夢魇般,撕咬著他的心髒。

                  “怎麽了?葉星?”林小魚有點擔憂道。

                  葉星將林小魚抱著,感受著真實存在的女孩:“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永遠不會分開。”

                  林小魚一愣,隨後臉上露出了一絲溫婉笑容,道:“嗯,永遠不分開。”

                  聞著熟悉的氣息,感受著真實的體溫,葉星心中油然而生一股幸福感。

                  這一切只在前世夢中才出現的情景,就這樣真實的發生在眼前。

                  就算是夢,他也要將之變爲真實!

                  “好了,葉星,你抱得我喘不過氣來了。”林小魚輕輕的拍了一下葉星。

                  葉星將女孩放開,臉上滿是笑容,道:“走吧,今天你家裏沒人,我要去你家送節。”

                  “你又不是我家親戚,送什麽節?”林小魚笑嘻嘻問道。

                  “未來女婿不是親戚麽?”葉星笑著道。

                  “不害臊。”林小魚覺得葉星臉皮越來越厚了。

                  帶著一些東西,葉星開車來到了林小魚家。

                  此時這裏已經停了一輛車了。

                  而門口有幾人在交談著,其中兩人正是林小魚的父母林國富、張娟。

                  此外還有另外四人,一對中年男女,還有一位男孩、女孩。

                  他們身上的衣服穿著都很精致。

                  “呦,姐,這是哪裏來的車啊?這麽新?”那位中年婦女看著這輛車開來,驚奇道。

                  “媽,這可是寶馬七系。”婦女旁邊的青年看到開來的車子,眼中微微放光。

                  如果是他開這樣的車子出去,那該有多威風?

                  中年婦女明顯有點不認識,問道:“小海,寶馬七系是什麽車?與你的車子比起來如何?”

                  她最自豪的就是在現在兒子二十幾歲就買了一輛二十幾萬的車子。

                  “媽,寶馬七系的車子價值八十萬,比我這輛車可貴多了。”青年搖頭道。

                  “八十萬?那能買你三輛車了。”中年婦女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驚容。

                  八十萬,在這裏的縣城都能買一套偏一點地方的房子了。

                  旁邊,林國富與張娟也有點發愣,他們倒是認出了車子,但是沒想到這麽值錢。

                  車子打開,林小魚與葉星走了出來。

                  “叔叔、阿姨。”葉星手中還提著一些禮物,笑著喊道。

                  “小星,你這孩子上門就上門,還送什麽禮物啊?”張娟立即走上前笑著道。

                  不過看她的面容明顯很高興。

                  “這是小魚吧?”旁邊,中年婦女忽然問道。

                  林小魚看了這婦女一眼,沒有認出來。

                  張娟笑著點頭點頭,道:“是的,姐,小魚,這是你表姨,表姨夫,還有表哥和你嫂子。”

                  林小魚點了點頭,禮貌喊道。

                  “這位是?”中年婦女吳麗又看著葉星問道。

                  “小魚的男朋友。”張娟笑著道,自己女兒和葉星談戀愛她很早就知道了。

                  以前是反對,不過現在女兒也長大了,她看葉星也是越來越滿意,關鍵是葉星從來沒有讓自己女兒受過委屈,葉星的性格她也知道,所以就隨她去了。

                  兩家距離不遠,知根知底的她也放心。

                  “呦,現在小魚才上大一吧?這麽快就有男朋友了?還能開這麽好的車?”吳麗打量著葉星,不知道說出的話是什麽意思。

                  旁邊,林小魚父親忽然開口,道:“葉星與小魚初二就是同學了,一起上了高中,一起考到了海市大學。”

                  平常林國富對葉星是沒有多少好臉色的,不過這吳麗不知道是從哪裏冒出來的妻子的表姐,一來就不斷炫耀自己的丈夫多好多好,炫耀自己的兒子有多出息,年紀輕輕就有車了,而且還要訂婚了,女朋友家裏很有錢,特地前來這裏邀請他們參加。

                  說是邀請,估計是炫耀的成分居多。

                  他心中早就感到憋屈,藏著一股火氣。

                  “原來是青梅竹馬啊。”吳麗幹笑了兩聲,不知道該說什麽。

                  旁邊,吳麗老公也知道自己老婆說錯了話,連忙上前笑著道:“其他的不多說了,這是小海的婚宴喜帖,到時候希望老表准時到場了。”

                  “一定。”林國富、張娟接過了婚宴邀請帖。

                  “姐,你們留下吃飯吧。”張娟開口邀請道。

                  “不了,我們還要到其他地方送邀請帖去。”吳麗搖頭拒絕道。

                  隨後他們迅速開車離開了這裏。

                  見到車子離開,林小魚好奇道:“媽,你什麽時候有這表姐啊?我怎麽從來沒見過?”

                  “好長時間沒聯系了,現在他們家發達了,兒子結婚,所以特地前來邀請我們。”張娟搖頭道。

                  親戚基本上聯系的都是直系三代以內的,其他的關系會隨著時間越來越淡,可能老一輩死去,到時候見面都認不出來。

                  沒有多說,張娟看著葉星笑著道:“小星,還沒吃飯吧?留下來吃飯吧。”

                  葉星想了想,笑道:“那就麻煩阿姨了。”

                  上次張娟就邀請了一次。

                  “不麻煩。”張娟喜笑顔開道。

                  她從自己女兒口中知道葉星在海市開了一家寵物店,生意很好,而且最近葉星爸媽還開了一家服裝店,她還進去看了一下,劉梅熱情的送了她兩件衣服。

                  就算將來自己女兒嫁過去,也絕對不會受苦。

                  “小星,今天陪我喝兩杯!”林國富拍了拍葉星的肩膀。

                  “爸,葉星不能喝酒的,等吃完後我們去縣裏玩。”林小魚笑嘻嘻道。

                  “喝酒不能開車,那就下次吧。”林國富點了點頭道。

                  葉星面帶歉意:“叔叔,這次抱歉了,下次一定陪你盡興。”

                  吃完飯後,兩人來到了縣上。

                  “葉星,我們去看電影吧,現在的界元珠很火爆,聽說很好看。”車之內,林小魚滑動著手機笑嘻嘻道。

                  “好。”葉星笑著點了點頭。

                  兩人進入電影院,此時電影院有一半座位都有人坐著。

                  現在界元珠已經上映了十七天,票房甚至達到了五十一億,離華夏排名第一的電影只差幾億罷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