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奕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驚訝的李哲

                很快宣判的結果便出來了,溫思科因爲貪墨,雇凶殺人,玩忽職守關押大牢。

                溫衛則安插了一個買凶殺朝廷命官的罪名,被判流放邊境十年,實際上再也沒有回來的機會,而且以邊境的凶險程度和他的爲人處理能力,就算戰場不死也會被人弄死的。

                因爲溫思科是應天府的監察副使,張啓鍾也沒有能力對其宣判只能夠定罪,然而上報刑部和監察院處理才行。

                不過在證據確鑿以及張啓鍾的推動下,死罪肯定是逃不掉的,除非他不顧家人的死活,再說就算不判死刑,活罪是肯定的,到時候家人面對張啓鍾的報複,他不敢想。

                事情結束後張啓鍾邀請梁奕去府中坐一坐,當然是拒絕了,他不想和這樣的人有太多的接觸,也不怕會因此得罪他,畢竟是知道自己真實身份的。

                離開衙門梁奕來到李哲在應天府的府邸,這是前一任留下來的,即便是有些破舊也只得將就著。

                與其他官員不同,別的都是門庭若市,門口還有護衛看著。

                再看看李哲這裏,不僅府邸十分的老舊,就連大門也是黯淡無光的,大門緊閉沒有官員應該有的配置,走進之後甚至現圍牆隨時要倒塌一樣,就連周圍普通的住宅都比這裏好太多。

                “碰碰。”

                梁奕敲門的時候不敢太用勁,害怕一個不小心就把大門給推倒了。

                “誰啊,稍等片刻。”

                “這會兒誰還會來我這裏。”李哲一邊走一邊嘀咕道。

                他這個所謂的監察副使無論是待遇或者是權力還不如普通的官差,平日裏無論大小事都不會有人前來找他,倒也樂得清靜,對于有敲門聲自然感到好奇。

                推門一看,門外的人讓他覺得有些意外,這幾日他專門在爲梁奕的事情奔波,奈何無人搭理他一直沒有結果,本想著今日再去府衙問問,沒想到自己先來了。

                “原來是賢弟。”

                “怎麽?很意外。”看著他的樣子梁奕不由得笑道。

                “沒有,先別站在外面了,進來說話。”

                在李哲的帶領下梁奕走了進來,裏面的情況讓他看著舒服多了,雖然也十分的破舊,不過東西很少加上幹淨倒不會讓人厭煩。

                來到會客的地方,只有一張桌子和六張椅子整齊擺放著,上面的灰塵很多,明顯的看出很久沒有打掃過,桌子上面的水果有些都快要爛掉,一旁的花早已枯萎。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能夠想到這是應天府監察副使的府邸。

                李哲對此並沒有不好意思,笑道:“寒舍簡陋,賢弟見笑。”

                “李兄不必客氣,能有落腳的地方便是。”

                “那好,你先坐著,我去倒茶,順便吩咐中午做兩個好菜招待你。”

                這是沒辦法的,整個府邸算上他一共就四人,因爲人少他偶爾也會端茶倒水,打掃衛生,甚至有時候還會自己動手做飯,李哲的家境很平凡,這些事情從小就做,哪怕到了現在也是得心應手,沒有不對勁的地方。

                端茶上來的人梁奕認識,是李哲的師爺,這人以前在縣裏的學院教書,同時也是李哲的老師,他做了縣令後便邀請以前的老師做他的師爺,兩人的性格和想法很接近,這些年來倒也合得來。

                “李兄,你好歹也是從三品的監察副使,這府邸如此簡陋,不配你的身份。”

                雖然梁奕很欣賞他的出苦耐勞,但是卻不贊同這樣的做法,如果他只是個知州一類的小官倒無所謂,可他現在是南齊朝從三品的官員,當的如此寒酸頗失顔面。

                南齊朝正四品以上的官員是中流砥柱,不要求李哲把府邸修建的豪華大氣,至少也要看得過去才行。

                清官不一定是府邸簡陋和生活艱苦才算,只要行的端做得正好一些又何妨。

                不和其他的比,就和李哲在西州的府邸比,完全是兩個極端,不過梁奕也猜到了其中的可能。

                李哲笑著搖頭道:“賢弟你應該知道,這應天知府和溫家的關系非同一般,之前你離開後溫家便找上門來,結果當然是無功而返,自此之後便記恨上了,不久我就升任監察副使,如此一來溫家雖然不能夠正面找麻煩,卻是背地裏不斷,我初來乍到不想與其産生沖突,至少目前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除了這個原因貌似沒有別的可能,會讓一個從三品的官員如此爲難。

                他接著說道:“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應天府的監察使,此人與我經曆大致相同,不過他是與張啓鍾之間有矛盾,因爲這樣他的日子過得比我還要艱難,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張啓鍾是土生土長的應天府人,認識的人很多,不願意與他交惡的人更多。”

                “來的時候,我就帶了師爺,馬夫和一名仆人,本想著府衙會有所安排,沒想到溫家從中作梗,不僅分到了這裏而且還沒有任何東西。”

                “分到這裏既然是溫家故意所爲,那李兄爲何不上報此事,你是監察副使他們再怎麽也不會做的如此絕。”

                李哲搖搖頭道:“沒用的,衙門給的理由是這裏原本就是監察副使所住的,我來了住在這裏沒有問題,這件事情他們本來就沒有錯,就算上報效果不大,還不如老老實實的待著,日後在尋求機會,不過早上聽馬夫說大牢跑了六名死刑犯,倒是可以利用這個做文章。”

                聞言梁奕才知道原來李哲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六人早就被抓了起來,而作爲監察副使的李哲居然不知道,可見其消息的閉塞,最主要的是沒人前來通知他。

                再說溫思科和溫衛同樣被抓起來,李哲依然不知道,應天府衙門大多數人基本上都選擇了忽視,根本沒有想起來應天府還有一位新來的監察副使,而且還從這裏看出張啓鍾根本沒有太放在心上。

                李哲和梁奕的關系張啓鍾肯定是知道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派人前來通知,說明下意識還是沒有將他放在眼裏。

                其他的官員還能夠理解,畢竟不久前的宣判還沒有傳出來,大多數官員就算知道,想的也是如何撇清與溫家的關系。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