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foot id="kl3hg7"></tfoot><ul id="kl3hg7"></ul><thead id="kl3hg7"></thead>

                “打出去了!”

                被打出去的白色小球,精准的落在守備的空當裏。

                一支漂亮的安打,由此誕生。

                打出安打的禦幸,撒開手中的球棒,全力以赴地跑向一壘。

                與此同時,早有准備的倉持,更是化身獵豹,飛快地越過三壘,直撲本壘。

                “少做白日夢了!”

                上前補位的外野手,撿起球以後,一點多余的動作都沒有,直接把球傳向本壘。

                “嗖!”

                白色的小球,就好像一道白色的激光,瞬間跨越幾十米的距離,出現在捕手的手套裏。

                “啪!”

                看到這一幕的所有新生,心中同時一震。

                這個小胡子學長,未免也太牛了吧。

                傳球的球速,甚至都不比球隊的投手速度慢。

                更可怕的,是他的精准度。幾十米的長傳,竟然沒有出現任何的偏差。捕手甚至都不需要做什麽?

                完了!

                送上門的倉持,看起來非被觸殺不可。

                老生隊的捕手宮內,是二年級的選手,平時打的練習比賽不少。

                是經驗非常豐富的實力派。

                他提前拿到棒球,倉持被解決簡直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哼!”

                看著沖上前來的倉持,宮內毫不退縮,他的鼻孔重重地噴出兩股氣,看起來就跟發怒的公牛一般。

                只要倉持敢撞上來,那麽他也不管什麽學長學弟了,一定要將那個家夥撞翻。

                “看你的了!”

                “攔住他!”

                老生隊的休息區裏,傳來給宮內加油的聲音。

                宮內雖然聽不清晰,但用腳趾甲蓋想,也知道那些家夥說了什麽?

                其實不用那些家夥多說,不管是爲了球隊,還是爲了他自己,他一步都不會退。

                “撞飛你!”

                剛剛一開始的時候,張寒作爲新人的代表,就給了他們一個下馬威。

                那就好像一記響亮的耳光,重重地打在所有老生隊員的臉上。

                這其中,自然也包括宮內。

                正是這一記耳光,也讓老生明白了,這一屆新生的不凡。

                如果他們不拿出100%甚至120%的實力來。

                搞不好他們真的有可能成爲,青道高中棒球隊建隊以來,第1支輸給新生隊的老生隊伍。

                絕對不能有任何的心慈手軟,只要對方敢上前,就給對方點顔色瞧瞧。

                宮內內心戲十足,但時間也不過就是眨眼之間。

                倉持已經來到他的身前,面對毫無退縮的宮內,倉持感覺自己不管往哪個方向跑,都很難躲過宮內的魔爪。

                “既然左右都不通,那我就上天了!”

                倉持一躍而起,從半蹲著的宮內身體上方,飛躍了過去。

                宮內只能瞪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這家夥,怎麽可以這樣?

                自從開始打棒球,宮內還是第1次看到這種情況。

                新人竟然敢表現的這麽猖狂。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倉持已經落下,並把自己的腳,重重地踩在本壘板上。

                “安全!”

                張寒的全壘打之後,新生隊再接再厲,又拿下了一分。

                場上的比分變成了2:0。

                這大概是青道高中棒球隊迎新比賽的曆史上,第1次出現這樣的情況。

                新生隊不僅一開始就得分了,而且還是一口氣拿下了兩分。

                在沒有監督的情況下,他們靠著自己對棒球的理解,打出了完美的配合。

                “這些家夥!”

                看到這一幕的三年級學長們,一個個目光複雜。

                原本他們這一代,有天賦的選手不少,他們以爲自己很有希望。

                不像他們之後的那一代,除了克裏斯之外,一個有牌面的都沒有。

                但現在看起來,之前的他們好像有點太自大了。

                他們並不是現有三個年級,潛力最出衆的一屆。眼前的一年級,才應該是潛力最強的。

                或許他們現在的行動,看起來還很稚嫩。

                但就是這稚嫩的行動,恰恰說明了他們的實力和潛力。

                還沒有成長起來,配合以後就有這樣的能力。

                “這些孩子們,太了不起了!”

                太田部長,顫抖著說道。

                其實青道高中棒球隊今年的招生工作,實在算不上有多順利。

                他們真正招了哪來的明星選手,也就是那種夠得上的上牌面的明星選手,真要說起來,也就禦幸一個。

                至于麻生,張寒他們兩個,只能算是半個。

                他們在國中時代雖然也拿下了一定的實績,但是他們的名頭和外面的評價,跟禦幸比起來,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那種差距,實在是太遠了,以至于新生剛來報道的時候。

                太田部長和教練組的幾個教練,一致認爲他們今年招收新人的質量,可能還不如上一屆。

                上一屆雖然也沒什麽牌面,但選手很刻苦,而且還有兩個被埋沒的人才。

                成長了一年以後,現在他們的實力已經初具規模,尤其是領先的幾個人,現在要麽加入一軍,要麽在二軍裏擔任主力。

                新生的情況,看起來跟他們差不多!

                但也就僅僅是看起來,他們未來的刻苦程度應該是不如上一屆的。

                畢竟像上一屆那麽刻苦的選手,太田部長他們這麽多年來,也只見過這麽一屆而已。

                再加上,領頭的禦幸,在國中時代的名氣比不上克裏斯。

                其他人,也就張寒,麻生他們,讓人有點期待。

                這麽看起來,這一屆的新生,才是最無能的一屆。

                沒想到,就是看起來特別無用的這一屆選手裏,竟然藏龍臥虎。

                “太帥了!”

                “竟然從頭頂上飛過去,我還真想采訪采訪他,究竟怎麽想的?”

                “不管他是怎麽想的,我們兩分領先了!”

                新生們也不管學長們的面子了,笑著慶祝起來。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老生的隊伍裏。

                投手丘上的秀澤,先是被打出全壘打,然後被接連安打。

                他原本真沒拿這些新人當威脅。

                可現在看起來,反而是他自己有些坐井觀天。

                哪怕是一年級,能夠被小禮特招來,就不會是什麽簡單角色。

                青道高中棒球隊的王牌,在丟了兩分以後,徹底覺悟。

                在接下來的投球中,他表現非常出色,順利的拿下最後兩個出局數。

                結束了第1局上半的比賽。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