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4p9jtw"><small id="4p9jtw"></small></strong>
      1. <fieldset id="mlywh8"><small id="mlywh8"></small><address id="mlywh8"></address><strike id="mlywh8"></strike><center id="mlywh8"></center></fieldset>
          1. <em id="mlywh8"></em>
            • <div id="8b0t9k"></div><small id="8b0t9k"></small>

                  “西東京大賽第二輪,第三場,青道高中出戰武藏野大附屬高中的比賽,正式開始!”

                  解說的話音剛落,三壘側的看台,就響起了巨大的歡呼加油聲。

                  “青道!青道!!”

                  除了這整齊的加油口號,還有學校特意派來的管弦樂隊和拉拉隊。

                  他們都賣力的表演著,給球隊加油打氣。

                  整個三壘側的看台,包括拉拉隊二軍的選手,以及從青道高中趕來看比賽的同學。

                  還有那些校友,選手們的家人和朋友。

                  足足有好幾百人。

                  這些人聚在一起,坐在三壘看台一側,場面十分熱鬧。

                  青道休息區裏的選手們,一個個也是情緒高漲。

                  在這樣的環境裏比賽,他們的實力最少能夠提升三成。

                  跟青道一側的看台形成鮮明對比,一壘側的看台,幾乎都看不到什麽人。

                  一只麻雀從看台頭頂飛過,在飛行的過程中,留下了一點消化食物後的廢棄物。

                  這廢棄物不偏不倚的落在其中一個觀衆的頭上。

                  “媽的,這也太准了!”

                  “你今天這運氣完全可以去買彩票了,這麽多座位,總共坐了10來個人。能落在人身上,概率都比中彩票小了,更不用說直接砸你頭上。”

                  那個觀衆聞言苦笑,他拿濕紙巾把頭上的廢棄物給擦幹淨。

                  “搞不好我們球隊今天也能夠撞大運呢!再者說,不還有十幾個人來給我們加油嗎?”

                  “瞪大你的钛合金狗眼看清楚,來給武藏加油的可能就我們四五個,其他的都是其他球隊來偵查的。”

                  “那也說明我們武藏備受矚目。”

                  “就佩服你這睜眼說瞎話的能耐,你真不知道,人家是來偵查青道的?”

                  “看破不說破,我們還是好朋友嘛。”

                  武藏這邊別看來給選手加油的只有幾個人,但氣氛也挺熱烈。

                  另一邊,青道一側的看台,氣氛是真的熱烈。

                  尤其是幾個一年級的選手,手裏拿著各種各樣的加油道具,看著球場上即將開始的比賽,眼中閃爍著羨慕。

                  “真羨慕禦幸和張桑,人家已經代表我們球隊穿著主力背號的衣服參加比賽了!”

                  麻生說道。

                  “與其羨慕他們,還不如好好努力,等三年級的學長畢業以後,我們也要升上一軍。”

                  前園嗡聲說道。

                  剛剛進入學校的時候,前園在新生中威望很小。

                  但自從張寒,禦幸他們升上一軍。前園的存在感漸漸就冒了出來。

                  最重要的是這家夥訓練足夠刻苦,在所有的二年級生中。除了已經加入一軍的那兩個家夥,他每次都是訓練到最晚才回宿舍的。

                  哪怕是克裏斯出事以後,都沒有影響到這個男人加練的節奏。新生的小夥伴雖然沒有辦法像他這樣不管不顧。

                  但是對他這樣的勇氣和氣魄,所有人還都是認可的。

                  隱隱的,他在沒有升上一軍二軍的新生裏,已經是領頭羊一般的人物。

                  “沒錯!早晚我們也會升上一軍的。”

                  被提拔的4個選手,除了小湊亮介因爲運氣不好,他的位置跟球隊的隊長田中重合了。

                  所以沒有撈到主力先發的背號。

                  其他三個人,全都是拿的是單數號碼,也就是傳說中的主力背號。這在青道高中棒球隊的曆史上,是唯一的一次。

                  比賽正式開始,青道先攻。

                  率先站上打擊區的,是青道高中棒球隊的隊長田中角榮。

                  他是球隊的二壘手。

                  跟一般的先發打者不同,這個人的身材十分魁梧,一看就是典型的力量型打者。

                  田中自己也絲毫沒有掩飾的意思,在他舉起球棒的過程中,距離近的武藏捕手,能夠清楚看到他身上隆起的肌肉。

                  那肌肉,一看就蘊含著,無比強大的力量。

                  不用去思考以前偵查到的資料,更不用去回顧田中之前的輝煌戰績。

                  光是看他的身形,就能夠猜的出來,田中究竟是一個什麽類型的打者。

                  他100%是力量型打者,而且就算在力量型的打者裏,他恐怕都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青道高中棒球隊擁有不少強打!對付這些家夥,直球很可能成爲靶子。我們應該以變化球爲核心,相信你的變化球,就算是青道的選手想要打中,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捕手打出了暗號。

                  武藏上場的11號投手栗山,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然後非常幹脆的把球投了出來。

                  打擊區上的田中,看著飛來的棒球,心中一震。

                  這速度,比烏龜爬也快不了多少。

                  雖然角度稍顯刁鑽,但田中相信自己絕對可以把這一球打出去。

                  心中有了決定,他面對飛來的棒球,沒有任何遲疑,直接把手中的球棒揮舞出去。

                  “乒!”

                  球棒碰到棒球的瞬間,田中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棒球進入手邊之前,變化幅度突然增大,他雖然努力調整,但還是沒有能夠打中球心。

                  不僅如此,因爲他調整了揮棒的方位,原本揮棒凝聚的力量也沒有使出來。

                  結果打出去的棒球輕飄飄的,落在了二壘手的正前方。

                  武藏高中的二壘手,都傻在了原地。

                  估計他也沒有想到,比賽會進行的這麽順利。

                  畢竟不管怎麽說,他們的對手也是豪門呀!

                  回過神來,他連忙跑上前,把球撿起來傳給一壘。

                  “啪!”

                  “出局!!”

                  一出局,無人上壘。

                  青道高中棒球隊的休息區裏,氣氛頓時凝重了不少。

                  小夥伴們面面相觑,眼中都有幾分凜然的神色。

                  這個武藏的投手栗山,並不是他們球隊的王牌,之前也沒聽說有多了不起。

                  青道高中棒球隊的小夥伴們,原本以爲擊敗他,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現在看起來,他們好像是輕敵了。

                  看台上,幾個一年級的新生小夥伴,眼中都閃爍著不敢置信。

                  “我的乖乖,這球彎曲的幅度,也太犯規了吧!”

                  “誰說不是呢,就連我們在看台上,都能夠看到棒球的下沉。真不知道田中學長是怎麽追上球的?”

                  “沒想到隊長一上場就被解決了,這可不是什麽好兆頭。”

                  “對方不過是出其不意,之後就沒那麽幸運了!”

                  ……

                  飛熊騎士說

                  感謝小雪人,jk,墨傾池,萬年橘子的慷慨打賞!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