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 id="u2bw4j"></ul><tr id="u2bw4j"></tr><kbd id="u2bw4j"></kbd>
                1.     在那一瞬間,棒球距離張寒的胸口,只有7635公分。

                      打擊區上的張寒,看起來已經嚇懵了。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動都沒動。

                      “果然是溫室裏長起來的花朵,還沒有經過風雨的摧殘。高中棒球,可不是你們小孩子過家家。”

                      武藏高中的捕手,心中得意的想著。

                      沒有真正進入高中,沒有真正打過高中的比賽。

                      是很難想象,高中棒球究竟是什麽樣的一個情況?

                      打個最簡單的比方,從高中畢業的優秀選手,甚至能夠直接參加職棒的比賽。

                      這一點是小學和中學的比賽,遠遠及不上的。

                      毫不客氣的說,高中棒球的頂級水准,已經非常接近職棒了。

                      可能沒有那麽專業,細節方面的技術也沒有那麽講究。

                      但就水平來說,高中棒球跟中學棒球小學棒球已經完全不是一個概念了。

                      青道高中棒球隊這個看起來有幾分天賦的外國留學生,估計之前還從來沒有經曆過這樣的事情。

                      見到以後,驚呆是正常的!

                      “就這樣一鼓作氣擊潰他吧…”

                      雖說這樣對付一個一年級的新生,有些殘忍。但誰讓他穿著青道高中棒球隊的隊服呢,既然有能耐代表青道高中棒球隊參加比賽,那就有義務接受這樣的洗禮。

                      投手丘上的栗山,並不像他搭檔那麽樂觀。

                      站在他的視角上看,張寒並沒有被內角球嚇壞,他甚至都沒有往後挪動一厘米。

                      面對這種可能是觸身的球,張寒的反應太平淡了!

                      這給他非常不好的感覺。

                      不過既然搭檔說,打者是被嚇傻了。

                      那應該沒有問題吧?

                      栗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打起精神,投出自己的第2球。

                      剛剛已經投了一個壞球,對一個新生連續投壞球,有點兒太說不過去。

                      這一球,栗山投進了好球帶。

                      棒球滑了一條下墜弧線,跌落緊捕手的手套。

                      打擊區上的張寒,依舊跟剛才一樣,紋絲不動。

                      看起來,他還沒有從之前的打擊中回複過來。

                      “啪!”

                      “好球!!”

                      球數一好一壞。

                      看台上青道高中棒球隊的支持者,一個個都沒有了聲音。

                      他們全都擔憂的看著張寒。

                      心想這個剛剛被片岡監督和教練組提拔起來的新人,不會出什麽問題吧?

                      不僅僅是觀衆,青道高中棒球隊的休息區裏,同樣彌漫著這樣的氛圍。

                      “這小子不會嚇壞了吧?”

                      一個三年級的替補選手,皺著眉頭嘀咕道。

                      雖說張寒出了問題以後,他有機會順勢拿下主力的位置。

                      但看到青道高中棒球隊的主力遊擊手,被人直接嚇懵,他的心情又很複雜。

                      “不管怎麽說,你也是代替我們青道站上打擊區的,別太丟人了……”

                      角落裏。

                      正在做投球熱身准備的秀澤,聽到人們的議論,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你要說別人會被嚇懵也就罷了,張寒那小子會被人嚇住?會因爲緊張就發揮不好?

                      少開玩笑了!

                      那小子也就是沒長雙翅膀,要不然他都能飛。

                      剛剛進入一軍,就敢跟田中,東清國叫板的人。

                      會知道緊張是什麽東西嗎?

                      跟秀澤想的一樣,張寒確實沒有被嚇住。

                      武藏高中投捕搭檔的意圖,他看得很清楚。

                      不知道什麽原因,這兩位學長壓根兒就沒瞧上自己。

                      他們對付自己,就跟嚇唬小孩一樣。

                      這可太有意思了!

                      難不成這兩位學長,真以爲連打帶嚇唬,就能讓自己束手無策?

                      第1球是壞球,張寒沒動。

                      等到第2球,栗山投的是變化球。

                      老實說,這種球張寒不是不能打。

                      但失誤的概率不小。

                      在青道高中棒球隊練習的這幾個月,他已經充分地認識到了自己的特點和優勢。

                      他最擅長的是判斷球路,最喜歡打的是直球。

                      如果是直球,那怕是秀澤的球,張寒都有**成的把握打出去。

                      變化球的話,成功的概率就將大幅度下跌。

                      鑒于這一點,除非是在被逼上絕路的情況下,他一般不會輕易打投手的變化球。

                      都是等直球的。

                      所以第二球,張寒也沒有行動。

                      這在張寒自己看來,他這是選擇蟄伏,等待時機。

                      說白了,就是等栗山投直球出來。

                      但武藏高中棒球隊的投捕搭檔,好像是誤會了什麽?

                      也不知道他們經過了怎樣的心路曆程,接下來他們更大意了。

                      大概是認爲自己完全不足爲懼,竟然大搖大擺的投起直球來。

                      打擊區上的張寒,在看到第3球飛過來的時候,是真有零點零幾秒的懵。

                      是直球!

                      直球竟然這麽快就飛過來了。

                      投球的方位是?

                      進入一軍以後,張寒經過了很多的指導和練習。

                      按照他原本的想法,青道高中棒球隊之所以看重他的目的,應該是看中了他預判的能力。

                      他可以預判投球的大體方位。

                      盡管張寒自己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但他想應該是這樣沒錯。

                      不然的話,好像也沒有其他合理的解釋。

                      後來高島禮和片岡才告訴他,他那嚴格說起來,並不是動作預判。

                      而是神經反射的一種。

                      “經過大量的練習,身體就會比大腦先行動。球場上也有很多打者,感覺球都沒看清楚,就迷迷糊糊就把球打出去的。”

                      “我的練習量達不到那樣的程度吧?”

                      不是張寒妄自菲薄。

                      他的訓練雖然也算刻苦,但身邊跟他一樣刻苦的不在少數。

                      他們都沒有做到這樣的程度,憑什麽自己就?

                      “這就是你的天賦了!有些人可能練習了1萬遍,效果並不怎麽樣。而有些人只打了一遍,就能做得非常好。”

                      “而你,在所有這個類型的選手裏,也是登峰造極的。或許你能做到,只有那些真正的棒球巨星才能做到的事情。看到未來的零點幾秒……”

                      看到未來!!

                      外角!

                      張寒一步跨出去,揮動自己手中的球棒,結結實實的把球打了出去。

                      “乒!”

                      “啪!”

                      “第二分!”

                      原本待在二壘的東,哈哈大笑著越過三壘,跑回本壘。

                      結城到三壘,張寒自己也借著這個長打,一口氣跑上二壘。

                      總比分變成2:0。

                      兩人出局,二三壘有人!

                      ……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