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fn id="j59x5e"><legend id="j59x5e"><strike id="j59x5e"></strike><dfn id="j59x5e"></dfn></legend><q id="j59x5e"><em id="j59x5e"></em></q><pre id="j59x5e"><select id="j59x5e"></select></pre><form id="j59x5e"><li id="j59x5e"></li><i id="j59x5e"></i><kbd id="j59x5e"></kbd><big id="j59x5e"></big></form><bdo id="j59x5e"><optgroup id="j59x5e"></optgroup><li id="j59x5e"></li><u id="j59x5e"></u><acronym id="j59x5e"></acronym><abbr id="j59x5e"></abbr></bdo></dfn>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 第五十一章:青道高中的底牌(第三更)

            第五十一章:青道高中的底牌(第三更)

                對決雖然沒有結束,但暴擊傷害已經形成了。

                東清國揮棒落空,給青道高中棒球隊的選手,帶來了很強的心理陰影和壓力。

                他們臉上的笑容消失,神情變得特別慎重。

                市大三高的看台上,穿著市大三高隊服,留著一頭囂張金發的少年,留意到了這個細節。

                “呵呵,在龜島學長的投球面前,瑟瑟發抖吧,青道!”

                龜島學長,真中學長……

                市大三高絕對算得上是藏龍臥虎。

                但金發少年依然堅信,自己能夠在這個隊伍裏,謀得屬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畢竟他的實力和天賦,也絕對夠出色。

                “真是羨慕那頭大猩猩,竟然這麽早就得到了進入一軍的機會。真是不公平!論實力的話,明明我更出色,不是嗎?監督也有眼無珠……”

                這個少年名叫天久光聖,一年前曾經跟張寒一塊參加過市大三高私底下舉辦的選秀會。

                表現極爲出色,一戰成名。

                被市大三高直接錄取,並重點培養。

                只是人生的發展軌迹,有時候真就是這麽難以預測。

                那個時候,他在選秀會中的表現,明明比張寒更加出色。市大三高對他的器重,也要超過張寒。

                但就是這個少年,並沒有能夠在第一時間裏,加入市大三高的一軍隊伍。

                這倒不是因爲,他天賦和實力的問題,也不是市大三高對他不夠器重。

                關鍵是,人家市大三高這個時候的投手丘,壓根就不缺人。

                圓滾滾的龜島,已經開始嶄露頭角的真中要。

                再加上另外一個三年級的變化球投手。

                市大三高的投手丘,人才濟濟。

                反而是當時表現不如天久的張寒,加入青道以後如魚得水。

                現如今已經是東京地區,小有名氣的棒球選手了。

                作爲新人來說,他跟同隊的禦幸,以及市大三高的星田。正在爭奪西東京最強新人的名號。

                這個時候的天久,心裏已經有點小不平。

                但還不足以引發嚴重後果,他還能夠看得到前途,他還在等著三年級的選手退役以後,順勢遞補進一軍。

                這是後話,我們暫且不提,單說球場上的對決。

                東清國揮棒落空後,心態就出了點問題。

                作爲球隊的第四棒,他太清楚自己的職責了。

                一旦他的打擊出現問題,影響的,是他身後所有的打者。

                他們會下意識的認爲,現如今的龜島,是不可戰勝的。

                而這對于青道高中棒球隊來說,可太致命了。

                東清國,雖然外表憨厚。但內心非常柔軟,平時也很愛護學弟。

                盡管方式有些讓人難以接受,但他這份心意,是做不得假的。

                當發現自己闖了禍,他極力想要彌補,無論如何都想要把龜島的螺旋球打出去。

                心中有了這樣的執念,他的揮棒,就不再像之前那樣純粹。

                而這還不是最致命的,最爲致命的一點是,他這些心思,被市大三高的選手看出來了。

                市大三的投捕,這個時候的眼睛都在放光。

                他們看到了解決東清國的希望。

                直球!

                又是直球!!

                東清國想等螺旋球,他們偏偏不投螺旋球。

                等到被兩好球追逼,東清國只能硬著頭皮揮棒。

                但他原本等的是螺旋球,現在球投過來卻是普通的直球。

                結果可想而知。

                東清國就這樣,打出了外野高飛,被直接接殺。

                “啪!”

                “出局!”

                這一幕,對于現場的衆人來說並不難預料。

                投打之間的對決,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

                從東清國揮棒落空開始,人們就已經預料到了這樣的結果。

                也就青道高中棒球隊的選手,有點不甘心。其他人的反應,還不如之前看到東清國揮棒落空時熱烈。

                一人出局,無人上壘。

                青道高中二局下半,遭遇了巨大危機。

                從局勢上說,他們這一局不能不得分。任何出局,對他們都致命。

                從氣勢上說,第4棒東清國被解決,這對青道,本身也是致命的。

                東清國灰頭土臉的撤了回來,跟正准備上場的結城碰了個對頭。

                “拜托你了,小子!”

                能夠讓東清國說出這種話,不難看出他現在有多懊惱。

                結城哲也有些意外,不過他還是堅定的點點頭。

                不管是站在球隊的立場上,還是作爲學弟。

                他都不能沒有表示。

                站上打擊區的結城,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拉開架勢,他先是用球棒舒展了一下胳膊,然後才紋絲不動地站在打擊區上,並把自己的球棒舉起來。

                “等球的方式,真讓人討厭!”

                圓滾滾的龜島,十分不喜歡結城。

                盡管他之前給這個學弟的交手,占據很大的優勢。

                交手了兩場比賽,對決了七八次,好像就被打出兩回。

                但即便如此,跟結城哲也對決的時候,他每一根汗毛都會立起來,好像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樣。

                對這個家夥,也不能有任何的大意。

                對結城,龜島和他的搭檔也是加了小心的。

                他們認爲,之前的螺旋球,足以給青道高中棒球隊所有的選手敲響警鍾。

                接下來,螺旋球反而不能輕易用了。

                只要他們不用,這個球路就會像達摩克裏斯之劍,懸挂在青道高中棒球隊所有打者的心頭。

                一旦他們敞開了用,這種效果,反而沒有了。

                除非再度對上東清國,這種球還是不用的好。

                當然,這個理由只是一方面。

                市大三投捕做出這個決定,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

                那就是螺旋球,違背身體慣性的投球姿勢。

                這對投手的身體和體力,都是一個極大的傷害。

                除非天賦異禀,不然這種球,就跟七傷拳差不多。

                傷敵一萬,自損八千。

                龜島顯然並不是那種天賦異禀的人,所以在能不用螺旋球的情況下,他不會輕易動用。

                “嗖!”

                打定了主意,龜島投球出手。

                他一開始,試探性的投了一個壞球。

                打擊區上的結城,對于這樣的壞球,根本不爲所動。

                他就好像雕像一樣,屹立在那裏,冷冷地打量著投手丘上的龜島。

                那種感覺,讓人十分討厭!

                ……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