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 id="st4b2p"></ul><span id="st4b2p"></span><ol id="st4b2p"></ol>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 第七十九章:東京王子口中的張寒(第一更)

第七十九章:東京王子口中的張寒(第一更)

    “你們在中學時,應該經常交手吧?阿鳴,你怎麽看?”

    有選手,把問題抛給了隊伍最後排,一個長相俊俏的少年身上。

    那個少年,長了一張粉雕玉琢的娃娃臉,整個人看起來,不太像高中生,更像初中生。

    原本他安安靜靜的待在隊伍最後面,百無聊賴地聽著大家已經分析了,不知多少遍的青道情報。

    沒想到,突然就牽扯到自己。

    他整個人愣了一下,好在很快回過神來。

    “學長,您剛才問誰?”

    小夥子倒也光棍,對于自己剛剛走神的事情,並沒有任何的避諱而是直接說了出來。

    國友監督,立刻一個冰冷的眼刀飛過去。

    小夥子好像沒看到,很快恢複了正常。

    如今犯了錯誤的人,自己如此坦白,讓其他有想法的人,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

    “學長問你,關于張寒的看法?”

    跟少年的身材長相完全相反,坐在他身邊的人,有著不下于中年人的成熟面龐。

    他的身材,魁梧到近乎可怕的地步。

    哪怕僅僅是站在那裏,都能給周圍的人,帶來莫大的心理壓力。

    這個人,就是跟大前和結城哲也齊名的原田雅功。

    剛剛升上高中的時候,人們對他的評價,可一點都不比市大三高的大前差。

    只不過到了今年球隊重組以後,他依舊沒有能夠拿下主力的號碼,跟另外兩個齊名的家夥比起來,明顯慢了一步。

    評價這才降下來!

    雖然對于他的評價下降了,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質疑他的實力。

    從他偶爾幾次上場的經曆來看,他的進步絕對不比另外兩大豪門的選手差。

    只不過他的運氣不好,誰讓現如今球隊的捕手和投手配合多年,默契無比。

    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明顯能夠發揮出1+1大于2的實力。

    原田也只能屈居在替補的位置上,默默等待機會。

    而被問到的少年,名字叫做成宮鳴。

    今年剛剛被提拔到稻城一軍的投手,一進球隊,就展現了無與倫比的天賦。

    其存在感,跟自己的學長西門寺比起來,絲毫不差,甚至還要超過。

    雖然沒有能夠拿到1號的背號,但也被不少的選手,視爲他們球隊真正的王牌。

    這樣一個選手,自然不可能是無名之輩。

    成宮鳴早在中學時代的時候,就有關東第一左投手的美譽。

    不管是關東大賽,還是全國,都曾經參加過,並且拿下過不錯的戰績。

    被東京的球迷親切地稱爲,東京王子!

    能夠以整個東京來冠以他的名號,由此不難看出球迷們,有多麽喜歡他。

    而他自己,也確實爭氣。

    他們這屆選手中學畢業的時候,被人爭搶最多,同樣是成宮鳴。

    不僅東京所有的豪門,全都向他遞出了橄榄枝。

    就連其他的地區,也有不少甲子園豪門,癞蛤蟆想吃天鵝肉。

    最終,成宮鳴選擇了稻城。

    不僅僅是他,他還號召了好幾個實力非常出色的選手,一塊加入了稻城。

    這是後話,我們暫且不提。

    單說現在。

    成宮鳴別看只是一年級的小學弟,在球隊的存在感,卻是挺強的。

    棒球比賽是競技運動。

    這裏年齡和固然重要,實力更加重要。

    成宮鳴雖然年齡最小,但實力頂啊…

    1

    跟張寒在青道一樣,球隊裏沒有幾個人拿成宮鳴當普通的學弟看。

    雖然如此,但開會的時候,直接征求意見,這還是第一次。

    如果是平常的問題,成宮鳴一定會滔滔不絕。

    作爲一個十五歲的年輕人,他還是很樂于顯擺的。

    但是說到張寒,成宮鳴就啞巴了。

    並不是說他不認識,而是他不知道該怎麽說才好?

    “松方跟你們,應該是死敵吧?”

    東京地區這個地方,少棒名門不在少數。

    這些名門之間的關系,一般都好不到哪裏去。

    畢竟他們每年都是競爭對手,要彼此爭奪名額。

    除了名額的爭奪以外他們也在爭奪學員。

    前面爭奪的是榮譽,後面爭奪的是金錢。

    這兩個,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很難割舍和放棄的。

    他們之間的關系,大家可想而知。

    而這其中最爲嚴重的,也是這兩年東京少棒圈最熱門的話題。

    就是松方和成宮鳴他們所在球隊的對決。

    兩支球隊各有特色,一個擁有超強的打線,一個擁有實力強大的投手。

    一個以打擊爲核心,擁有全東京實力最強的打擊陣容。

    另一個以投手爲核心……

    “我們之間的交手不少,幾乎是從一年級開始,我就再跟他對決了。”

    成宮鳴的語氣裏,帶著幾分滄桑感。

    話語說的也很認真。

    只是這番話,配上他的面容,很難讓人信服。

    “那個時候他應該剛打棒球不久,整個人稚嫩的好像個初學者。我都懷疑,小野缤智監督,爲什麽要把這樣一個人培養起來?我們大概交手了三次吧,他沒能從我手裏拿下任何一支安打。”

    這樣的一番說辭,讓稻城實業高中棒球隊的小夥伴們,實在是很難接受。

    之前看了比賽錄像,在他們的想象中,張寒這樣的選手,肯定是天賦異禀。

    估計在東京青少棒的圈子裏,他都是有一號的。

    沒想到中學時代的張寒,還有著那樣的經曆?

    “不過那小子天生小心眼兒,自從輸給我以後,總想著報複!”

    說到這裏,成宮鳴笑了。

    他仿佛回到了那個時候,回到了跟張寒爭鋒的時候。

    “結果呢?”

    “結果,當然是我贏了!我們在二年級的時候先後交手過三次。他作爲球隊的絕對主力,每一次都打滿全場,結果就從我手裏拿下了一個安打而已。”

    說到這裏,成宮鳴眉飛色舞。

    其實那個時候的張寒,實力已經很不錯了,跟其他球隊打比賽的時候,打出過不少安打。

    “三年級的時候,打了兩場比賽打了兩場比賽,對決了8次。那家夥從我的手裏,拿下三支安打,兩分打點。總體而言,還是我更勝一籌。”

    成宮鳴洋洋得意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們最後一場,怎麽就輸給松方了?”

    ……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