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w5melz"></del>
        <div id="w5melz"><span id="w5melz"><sup id="w5melz"></sup><q id="w5melz"></q><form id="w5melz"></form></span></div><table id="w5melz"><em id="w5melz"><kbd id="w5melz"></kbd></em><dl id="w5melz"><option id="w5melz"></option><div id="w5melz"></div><ins id="w5melz"></ins></dl><thead id="w5melz"><ol id="w5melz"></ol><code id="w5melz"></code><address id="w5melz"></address><fieldset id="w5melz"></fieldset></thead><dd id="w5melz"><pre id="w5melz"></pre><tr id="w5melz"></tr><em id="w5melz"></em></dd></table><small id="w5melz"><tr id="w5melz"><bdo id="w5melz"></bdo><center id="w5melz"></center></tr><i id="w5melz"><pre id="w5melz"></pre><noframes id="w5melz">
        1. <em id="xdohj8"></em><th id="xdohj8"></th>
          • <strong id="xdohj8"></strong><fieldset id="xdohj8"><dfn id="xdohj8"></dfn><i id="xdohj8"></i><button id="xdohj8"></button><tfoot id="xdohj8"></tfoot><blockquote id="xdohj8"></blockquote></fieldset><bdo id="xdohj8"><th id="xdohj8"></th><dir id="xdohj8"></dir><code id="xdohj8"></code><small id="xdohj8"></small><div id="xdohj8"></div></bdo>
                  1. <acronym id="a719gf"><code id="a719gf"><b id="a719gf"></b><button id="a719gf"></button><tr id="a719gf"></tr><optgroup id="a719gf"></optgroup><acronym id="a719gf"></acronym></code><th id="a719gf"><ol id="a719gf"></ol></th><dfn id="a719gf"><ul id="a719gf"></ul><optgroup id="a719gf"></optgroup></dfn></acronym><noscript id="a719gf"><dd id="a719gf"><small id="a719gf"></small><table id="a719gf"></table><table id="a719gf"></table></dd><acronym id="a719gf"><label id="a719gf"></label><noscript id="a719gf"></noscript><center id="a719gf"></center></acronym><th id="a719gf"></th><li id="a719gf"></li><small id="a719gf"></small></noscript><dir id="a719gf"><thead id="a719gf"><select id="a719gf"></select><ins id="a719gf"></ins><span id="a719gf"></span></thead></dir><ol id="a719gf"><dir id="a719gf"><abbr id="a719gf"></abbr><q id="a719gf"></q><style id="a719gf"></style><option id="a719gf"></option><dir id="a719gf"></dir></dir><abbr id="a719gf"><code id="a719gf"></code><abbr id="a719gf"></abbr><span id="a719gf"></span></abbr><sup id="a719gf"><big id="a719gf"></big><button id="a719gf"></button></sup><big id="a719gf"><kbd id="a719gf"></kbd><acronym id="a719gf"></acronym><dfn id="a719gf"></dfn><dl id="a719gf"></dl></big></ol>
                  2. <acronym id="a719gf"></acronym>
                    •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 第八十一章:松方往事(第三更)

                          成宮鳴和卡爾羅斯,有沒有可能成爲稻城實業高中棒球隊,隱藏起來的王牌?

                          聽到高島禮這個問題,張寒和禦幸對視一眼,禦幸率先說道。

                          “卡爾羅斯速度快,身體素質出衆,守備也不錯。是個很有潛力的選手!但他的打擊,並不是很強,最起碼在國中的時候,不是特別強,應該很難成爲底牌!而且我說的都是以國中時代的水准,來作爲參考。我認爲就算他進步速度快,這個時候也很難頂替掉稻城實業的主力選手,應該沒有辦法成爲底牌,頂多只能算奇招!”

                          “成宮鳴就不一樣了!我從來沒有見過那麽有天賦的投手,他在國中時的球速就有一百四十公裏了,是非常典型的快速球投手,並且還掌握了滑球。”

                          國中三年級,球速就有140公裏。

                          那現在的球速達到多少了?

                          這個消息的沖擊力,無疑是非常大的。

                          青道高中的小夥伴,心中都是大大的一震。

                          看起來,這個小家夥很有可能成爲稻城實業的底牌。

                          但就算明知如此,青道高中的選手,發現自己好像無可奈何。

                          到現在爲止,稻城實業高中棒球隊,還從來沒有把成宮鳴,給派上過球場。

                          對于他進入高中後的資料,青道這邊,一點都找不到。

                          能找到的,也是他在國中時代的比賽錄像。

                          但那都是一年前了!

                          放在年輕選手身上,一年前的資料,連參考價值都沒有。

                          他們也就懶得找出來了。

                          “哈哈,就個一年級的小屁孩而已,我們還會怕他!”

                          東清國笑道。

                          “張寒小子,你之前應該跟他交過手吧?不是還打贏過他嗎?你怎麽看?”

                          東清國順便把皮球踢給張寒。

                          去年青少棒東京決賽,就是松方跟成宮鳴他們隊。

                          最終松方大比分獲勝。

                          這件事情,不僅僅是在國中的圈子裏,在高中的圈子裏,也小有名氣。

                          那場比賽,比分好像是五比一,還是六比一。

                          成宮鳴作爲王牌,一場比賽丟了那麽多分。

                          而且還是在青少棒時期。

                          東清國認爲,就算他實力真的不錯,應該也不至于強到哪裏去。

                          貨真價實的戰績在那裏擺著,難道還不足以說明一切嗎?

                          張寒卻沒有像東清國想的那樣,點頭附和。

                          “我們確實交過手,兩支球隊之間的勝負大概在五五開。去年夏天最後一次比賽,甚至打出了5:1的比分,成宮鳴並不是不能戰勝的。”

                          聽到這裏。

                          小夥伴們暗自松了一口氣。

                          如果放在以前,他們一定不會對一年級的選手,有這麽大戒心。

                          但是沒有辦法。

                          禦幸,張寒。

                          活生生的例子,就擺在眼前,他們總不能視而不見吧?

                          一年級的新人,也有可能誕生出實力恐怖的怪物。

                          他們不得不考慮這一點。

                          但聽張寒這麽一說,他們的戒心又放下了。

                          雖然沒有完全放下,但也算放下了一大半。

                          只要對方的實力不是那種恐怖的怪物,他們都可以接受。

                          但接下來張寒的一番話,又是讓他們重新把心提了起來。

                          “不過就我個人來說,到之前爲止,一共跟他打了七八場比賽,我一次都沒贏過!”

                          一次都沒有贏過!

                          張寒!!!

                          這番話,徹底把青道的小夥伴跟震了。

                          那可是張寒,現在追著東清國,結城哲也跑的張寒。

                          竟然一次都沒有贏過成宮鳴?

                          這個消息,可實在太震撼了……

                          另一邊,稻城實業高中棒球隊的會議室。

                          “既然沒輸給張寒,最後一次比賽,你們怎麽輸了?”

                          當有人這麽問成宮鳴的時候,成宮鳴頓時陷入了回憶。

                          去年的松方少棒,實力達到了巅峰。

                          盡管那個時候,成宮鳴的實力也很強。

                          可是面對張寒,星田,宮川,山本,小野,金丸,東條等等這些人組成的打線,他也無能爲力好不好?

                          那種恐怖的攻擊力,實在是太凶殘了。

                          他的隊友一個個繳械投降,就剩他自己,根本獨木難支。

                          成宮鳴在畢業以後,爲什麽要召集一幫小夥伴,一塊進稻城實業?

                          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爲,他認爲光靠他自己一個人的力量,玩不轉。

                          你看人家松方,不就是集結了一幫精英,然後一路過關斬將,殺進全國總決賽嗎?

                          雖然最終遺憾敗北。

                          但那只能說他們運氣不好,不能說他們不夠強,不夠給力!

                          每每想起那場比賽,成宮鳴就感覺渾身無力。

                          不過現在好了,他不用害怕了。

                          首先他自己的實力,在進入稻城實業高中棒球隊以後突飛猛進。

                          讓現在的他,再去打那場比賽。

                          他雖然沒有信心打贏,畢竟雙方的差距實在太大。

                          但他有十足的把握,自己絕對不會再像一年前那麽狼狽。

                          另一方面,他也得到了可靠的隊友。

                          這一屆的稻城,正處于青黃不接的關鍵時期。

                          二年級選手剛剛嶄露頭角還沒成長起來,三年級的選手,又沒有東清國,龜島那樣的領軍人物。

                          至于說一年級,現在還在打醬油呢。

                          不敢說這十幾年來最弱,但也是相對比較弱的一年。

                          其實這個時候的三大豪門,嚴格來說,沒有任何一支是完美的。

                          他們之間的勝負並不是比誰更優秀,而是比誰沒有那麽爛。

                          跟之後一兩年的三大豪門比起來,差距相當大。

                          但即便是這樣,無冕之王就是無冕之王。

                          每一個位置,都有很有實力的學長坐鎮。

                          他再也不是孤軍奮戰,他有一群值得信賴的隊友。

                          明天碰到青道,再次跟張寒比賽,他一定要讓那個小心眼的家夥知道知道。

                          誰才是西東京,最強的新人?

                          在成宮鳴看來,張寒那個最強新人,不過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因爲自己到現在爲止還沒有參加過比賽,這才讓張寒占了便宜。

                          等自己上場,一定要把最強新人的名號,給重新奪回來。

                          兩支球隊,各有各的心思,經過了一夜的籌謀。

                          第二天,他們幾乎同時啓程,前往神宮球場,參加半決賽。

                          ……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