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id="whwfo2"></select><acronym id="whwfo2"></acronym><li id="whwfo2"></li><acronym id="whwfo2"></acronym>
          <code id="whwfo2"><address id="whwfo2"></address><address id="whwfo2"></address><form id="whwfo2"></form><q id="whwfo2"></q></code><blockquote id="whwfo2"></blockquote><ol id="whwfo2"></ol><q id="whwfo2"></q><optgroup id="whwfo2"></optgroup><option id="whwfo2"></option><thead id="whwfo2"><strong id="whwfo2"></strong><b id="whwfo2"></b><code id="whwfo2"></code><style id="whwfo2"></style><i id="whwfo2"></i></thead>
            • <optgroup id="k3qik9"></optgroup>
                          • 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 第九十四章:別小看高中棒球(第一更)

                            第九十四章:別小看高中棒球(第一更)

                                剛剛球的高度,也就是三米左右。

                                張寒用手套扣住球以後,身體還往上升了幾十公分,這才落下來。

                                在這一刻,時間都好像靜止了。

                                大家足足愣了好一會,才聽到解說員扯破喉嚨的聲音。

                                “遊擊手張寒選手,突然殺出,攔住了這一球”

                                青道的休息區裏。

                                太田部長拍著胸口,一副大難不死的模樣。

                                “被張寒同學,救了一命!”

                                剛剛那一球要是飛出去了,後果不堪設想。

                                片岡監督沒說話,不過眉頭卻皺了起來。

                                其他的選手,顧不上想那麽多,已經沖出來,歡迎回來的選手了。

                                “幹的漂亮!”

                                “剛剛的防守太帥了!”

                                “你小子,不愧是你小子。”

                                東清國趁機靠近張寒,拍打他的後背。

                                被仿佛熊掌一樣的重拳,連續擊打後背,張寒好懸沒把早飯給吐出來。

                                “學長,我防禦力加成不夠,再拍就剩血皮兒了。”

                                東清國瞪著牛一樣的大眼:“什麽意思?”

                                “說他快被你拍死了!”

                                “奧,奧”

                                東清國連忙放開手,仿佛內疚,又給張寒揉了揉。

                                張寒苦笑。

                                這種滋味雖然不好受,但他卻感覺到了學長們的善意。

                                其實只要不弄亂他的發型,張寒絕大多數時候,還都是比較好說話的。

                                大家其樂融融,張寒更是被圍在中間。

                                有幾個熱情的學長,已經給他倒好多水,讓他休息。

                                青道高中,怎麽說呢。

                                是很現實的一個地方,你的實力,就代表了你在球隊的地位。

                                而張寒,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都是非常有實力的一個。

                                所以他在球隊裏的待遇,還不錯。

                                甚至可以說,這樣的地方,讓他很舒服。

                                有實力和有潛力的選手會得到優待,沒有實力的選手,別人也不會過多的幹涉你。

                                得不到好的待遇,只能怪你實力不行。

                                這很好!

                                雖然做不到絕對,但從球隊的整體利益出發,也已經達到了一定程度的公平公正。

                                往大了說,就是張寒的價值觀跟青道,其實差不多。

                                他們這邊花團錦簇,另外一邊則顯得蕭瑟。

                                之前備受期待的投手王牌秀澤,周圍只有兩個處的比較好的隊友。

                                他們拿著水杯,一句話都沒說。

                                盡管他們什麽都沒說,秀澤還是知道,他們對自己剛剛的表現有看法。

                                足足過了有小半分鍾。

                                田中才拍著秀澤的肩膀說。

                                “別太介意了,只要抓住以後的機會就成。”

                                好羞愧的感覺,如果地上有條縫,秀澤都恨不能鑽進去了。

                                四局下半,青道高中進攻。

                                剛剛仿佛天神下凡一般的張寒,拿著球棒,站上打擊區。

                                比分剛剛被追的只差一分,青道最好能再追回一些分數。

                                張寒的覺悟很高,站上打擊區,沒有輕易出手,而是耐心的等著自己事先選好的球。

                                結果對方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一次內角直球都沒有投。

                                投的不是邊角位的壞球,就是好球帶的變化球。

                                他們好像一點都不著急,耐心的等湊夠兩個好球數。

                                然後,突然下手!

                                很快,就到了兩好三壞,滿球球。

                                這對雙方來說,都是很大的壓力。

                                張寒心裏氣惱的要死。

                                這些家夥跟學長的對決的時候,還會有好打的球出現。

                                最起碼對張寒來說,那種球是可以應對的。

                                可一旦跟他對決,就跟吃錯了藥一樣,都沒什麽正經球飛過來。

                                讓他只能對一些邊角位的壞球,和犀利的變化球出手。

                                太可惡了!

                                其實稻城實業的投捕搭檔,心情也沒好到哪裏去。

                                跟張寒對決,難受的要死。

                                這家夥悟性很高,很快就適應了西門寺的球速和球威。

                                原本西門寺的決勝球,是可以解決掉張寒的。

                                上一輪對決,他們不就成功讓張寒揮棒落空了嘛。

                                但是剛剛,對張寒再用決勝球,他竟然已經能夠打中球了。

                                白色的小球,被抽飛到界外。

                                而那家夥,好像做了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重新把球棒收回,氣定神閑地等著打擊。

                                這稻城的投捕,那受得了?

                                這小子這麽鬼,要是不盡快解決他,後面的事情,恐怕會相當麻煩。

                                最終他們猶豫了一番,用了釣魚球。

                                張寒看到球的方位,心中閃過一絲喜意。

                                等了這麽久,終于等到這一球。

                                “乒!”

                                他全力揮棒出手,把那一球結結實實的打了出去。

                                棒球飛得很高,飛得也很遠。

                                現場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哪一球上。

                                最終棒球在距離圍牆還有十幾米的地方落了下來。

                                而那裏,稻城的外野手川下,早就等著了。

                                “啪”

                                “出局!!”

                                現場好多人,看了都惋惜不已。

                                就剛剛那種感覺,他們還以爲棒球一定能飛出去呢。

                                張寒回到休息區,自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剛剛他明明很有把握,那爲什麽外野手,好像知道自己要把球打到哪裏去?

                                就川下原本的守備位置,距離棒球落點算不上十萬八千裏,但少說也有二十米。

                                他不應該,反應那麽快!

                                “你上當了,小子!對方那麽投,是故意讓你那麽打”

                                田中隊長湊到張寒身邊,指點他。

                                “怎麽回事?”

                                “對方從投球到你打擊,都是設計好的。”

                                “就他們那控球?”

                                張寒很疑惑。

                                西門寺的控球,頂多算不錯,那麽精准他做不到吧?

                                “你太小看豪門的王牌了,他們或許做不了那麽精細,但把直球投到自己想投的位置,對他們來說不是什麽難事。”

                                張寒若有所思。

                                一直到現在,他才真切的感受到高中棒球比賽是多麽的艱難。

                                原本他加入青道以後,跟青道高中的打線,發生了良性的融合。

                                他們配合起來,在所有的比賽中幾乎都是順風順水。

                                就連這場比賽,一開始都是完全按照青道高中棒球隊的節奏來進行的。

                                這讓張寒産生一種錯覺,高中棒球好像也沒大家說的那麽難。

                                只要准備的足夠充分,實力足夠強大。

                                他們就能夠斬獲勝利!

                                但就在剛剛,他的這種想法産生了轉變。

                                就拿今天的比賽來說,比賽節奏一直按著青道的路數轉,但稻城還是抓住一次漏洞,就把比分追了上來。

                                而他,明明有把握打中西門寺的球,最終還是被解決了。

                                高中棒球,絕不是自己之前想的那麽容易。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