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前這家夥就是江博!

        這麽帥??

        一頭濃密而烏黑的清爽發型,一雙細長均勻的劍眉,一對靈動有神的眼瞳……

        高挺的鼻梁與面部兩側的弧度交相呼應,恰到好處的嘴唇點綴著整張面孔,所有形容男性英俊帥氣的成語,路寶寶發現用在他身上都不違和。

        甚至,路寶寶幻想了下江博穿著女裝,戴著長發,化了淡妝的樣子,發現好像比自己還漂亮啊?

        除此之外,他的身高也讓路寶寶驚歎,足有185了吧?高考那會兒才和她一樣高,一米七的樣子。

        更誇張的是,路寶寶發現通過他黑色的體恤,居然還能隱隱約約看到隆起的肌肉線條?

        這貨還有腹肌的嗎?

        這麽強!

        路寶寶記得,以前高中的時候,他不是這個樣的呀,怎麽才幾年沒見,就長歪成這個樣子了?

        我那個時候眼睛也沒瞎啊。

        路寶寶心裏活動頗多,有些難以置信道:“那個,不好意思啊,剛才沒認出你來。話說,你這幾年到底經曆了什麽呀,長成這樣了。”

        江博道:“長成這樣有什麽問題嗎?”

        路寶寶笑盈盈道:“問題沒有,就是帥得讓人都認不出來了,你不會是去整容了吧?”

        江博笑了:“你見過整容整到這麽帥的人嗎?”

        路寶寶細眉微挑,打趣道:“今天不就見到了麽。”

        “滾,老子沒整過容。”江博黑著臉道。

        “嘻嘻,和你開玩笑啦,別生氣哈。”路寶寶俏皮道。

        江博迎著她的目光,也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道:“話說,你這些年還是沒怎麽變啊。”

        路寶寶眨著水亮的大眼睛,顯得有些雀躍道:“你的意思是,我還是和當年一如既往的美嗎?”

        江博搖了搖頭:“我的意思是,你還是和當年一樣小。”

        路寶寶:“???”

        命門被江博掐中,她差點原地爆炸。

        路寶寶臉色漲紅,有些惱怒地瞪了江博一眼,道:“我不小了好吧,至少也達到了全國平均女性的標准,少嘲笑我!”

        我只是缺少一個男朋友而已,等我找到了男朋友,肯定會長大,你信不信?

        江博聳了聳肩,說道:“我可沒嘲笑你,只是在說一個事實。好了,說點正事吧,你接下來有什麽安排?”

        路寶寶深呼吸兩口氣,努力冷靜下來,撇嘴道:“這都快中午了,先去吃個飯吧。

        你之前給我打賞了那麽多錢,昨天又幫了我大忙,我都還沒來得及好好謝謝你呢,這次吃飯,一定我請客,你不准跟我搶!”

        “地方選好了嗎?”

        “呃,還沒有,不過那邊過去就有家飯店,味道挺不錯的,去那兒吃如何?”

        “那走吧,去嘗嘗。”

        兩人一路來到明橋斜對面的一家飯店,開了個包廂。

        路寶寶點了幾樣菜之後,把菜單遞給江博,他隨便點了一瓶紅酒。

        半個小時後,酒菜上齊,兩人一邊吃著菜喝著酒,一邊閑聊。

        江博發現,路寶寶還是和以前一個性格,活潑和調皮。

        說好聽點是天真,說不好聽點就是沒見過世面,情商低。

        路寶寶一邊品著酒,一邊道:“哎,你這點酒的眼力勁兒不錯啊,這紅酒口感不錯。”

        江博吃著菜道:“我也是隨便點的。對了,路老師身體如何?”

        路寶寶她爸,是江博當初的班主任兼數學老師。

        路寶寶盈盈笑道:“我爸麽,吃得好睡得香,身體倍兒棒,不勞你擔心。

        倒是你喲,幾年不見,變帥這麽多先不提,關鍵是你咋搞的,怎麽玩起鬥魚了?那東西可是無底洞啊。”

        “你不也在玩嗎?”

        路寶寶撇嘴道:“我倆能一樣嗎,我那是在賺錢,你是在花錢。”

        江博笑了:“怎麽,准你賺錢,我還不能花錢了?”

        對江博而言,刷魚翅、花錢敗家積累消費值,就等于是在賺錢。

        當然,這種事他自己心裏清楚即可,沒必要向其他人分享。

        路寶寶向江博扔了個白眼:“歪理。話說,你那個號都97級了,刷了肯定有兩三百萬了吧?”

        “不知道,可能有吧。”江博沒去注意這些。

        靜靜地凝視江博幾秒,路寶寶抿了口紅酒後,嘟著可愛的嘴唇說:“你現在真的變了,以前上高中那會兒,你還很腼腆,如今卻完全不一樣了……”

        “你總不能奢求這麽多年來我一成不變吧?否則和以前一樣沒錢,還怎麽給你刷禮物?”江博道。

        路寶寶嫣然笑了一聲,開心道:“這話說的我愛聽。對了對了,你還沒告訴我呢,你到底是怎麽發財的。”

        “怎麽,想跟著我混?”

        “想啊,但我可以嗎?”路寶寶滿懷期待。

        “不可以。”

        聞言,路寶寶小嘴一撅,不樂意了,“不可以你說個毛,哼,我發現你嘴變貧了好多,以前和我說話都臉紅呢,現在卻敢這麽大方地和我開玩笑了,這幾年你沒少禍害別家小女生吧?”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江博感覺聞到了一股醋味。

        沒去接路寶寶的腔,江博繼續剛才的話題道:“發財這種事情,要看運氣,你如果想看,那但待會兒可以讓你一起去見識見識。”

        路寶寶眼前又一亮:“真的嗎?你別騙我!”

        “沒騙你。”

        “嗯嗯,那趕快吃吧,吃完了咱們就去。”

        兩人很快吃飽喝足,路寶寶招來服務員結賬。

        “兩位,你們一共在本店消費4200元,請問是現金還是刷卡支付?”服務員道。

        “多少?”路寶寶聽懵逼了,撓了下腦袋再問。

        “4200元。”

        “這,不對吧,我們也沒點幾個菜啊,加起來也就五六百的樣子,算個包廂,不會超過八百塊,怎麽就變成4200塊了?”

        路寶寶頓時急眼了。

        4200元?

        逗我呢,五個菜,她點的時候看了價格,最貴的一個才149呢,怎麽就四千多了?

        是覺得我第一次在這裏吃飯,想坑我?

        沒門兒,我會報警的!

        服務員耐心解釋道:“您說的沒錯,您點的五樣菜加起來一共563元,米飯是免費的,加上包廂的使用費用一共763元。

        但是,這位先生剛才點的酒水,價格3488元,算下來抹了零頭,收您4200元沒錯的。

        您還有什麽疑問嗎?”

        聽到這,路寶寶算是明白自己沒法報警了,扭頭幽怨地盯了江博一眼。

        一瓶酒而已,你給我點了3488元的?

        我是說口感怎麽不一樣,原來它價值三千多。

        emmm……

        路寶寶心裏兀自充了會兒氣,然後微笑著對服務員道:“我刷卡支付可以吧。”

        “可以的,您請跟我來。”

        大學畢業後,路寶寶雖然回了老家呆著,但也不是什麽都沒做。

        積蓄她還是有的,4200元雖然讓她有點肉疼了,但也只能去咬著牙支付了。

        江博也沒搶著去付錢,既然路寶寶要請客,那就讓她請吧,反正也只有幾千塊,基本加不了消費值,她開心就好。

        爲情成癡說

        感謝星光和殇的打賞,謝謝老板。

        繼續求推薦票和收藏。玩壞世界的垂釣者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