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2m2jcd"></em>
<div id="2m2jcd"></div><button id="2m2jcd"></button>
      • <font id="2m2jcd"></font><blockquote id="2m2jcd"></blockquote><tfoot id="2m2jcd"></tfoot>
        •     結束聊天之後,江博看了眼任務c,一個讓小說作者加更一百章的任務。

              打開起點讀書APP,江博從下午一直找到傍晚,都沒有找到一位符合他要求的作者。

              榜單上的那些大神作者,想讓他們加更一百章,基本不可能。

              一是根本不會有存稿。

              二是人家隨隨便便一天更新一兩章,就有幾萬塊的收入,江博現在手裏的一千萬起點幣,頂多讓人加更一兩章。

              甚至對那些靠賣版權的作者來說,連日常更新都覺得要命了,又遑論加更呢。

              不存在的事情。

              所以,江博仔細琢磨了一番,發現自己喜歡看的書裏,居然沒有作者能達到他的要求。

              看來,只能從撲街作者裏面找了。

              不過,現在也到飯點了,肚裏空空的江博決定先去安撫自己的五髒廟,然後好好休息一晚上。

              反正這個任務又不是強制性的,沒有限制,做起來時間很寬裕,不急在這一時。

              ……

              第二天,江博起床很早。

              收拾好行李之後,拉著行李箱出門坐車前往陽城東站。

              進入站內,在自主服務區取了票,又隨便吃些早點填飽了肚子。

              上午9點20,開始檢票上車,江博本來想買商務座的,可這趟車的商務座已經被搶光了,只能退求其次坐一等座。

              找到自己的座位,放好行李後坐下,江博打開座椅旁邊的小折板,拿出手機開始看新聞打發時間。

              身材高挑,穿著一條灰色牛仔褲的沈靜拉著行李箱背著背包,根據票號跌跌撞撞找到自己的位置,看到旁側居然坐了一位超好看的帥哥,頓時愣了下。

              “不會是整過容吧,這麽帥?”沈靜心裏莫名其妙冒出這樣的想法。

              江博發現有人在盯著自己看,收好手機,扭頭看去。

              兩人的目光一對上,沈靜仿佛一個偷吃零食的小孩兒被大人抓住了似的,連忙移開目光,手忙腳亂地擺放自己的行李。

              江博看她行李比較多,出于好心道:“用我幫你嗎?”

              沈靜搖了搖頭,然後在江博的打量中,用她那纖瘦的雙手,搬起不輕的行李箱舉過頭頂,然後放了上去。

              完了之後,臉不紅氣不喘,也不去看旁邊的帥哥,取下後背的背包抱在懷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顯得十分恬靜。

              江博也沒太過分,只盯著她看了兩分鍾,就移開了目光。

              ……

              9點50分,列車准時啓動。

              沈靜這次坐車去溪城,是去投靠她的表姐。

              去年大學畢業後,沈靜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在一位作家朋友的慫恿下,開始寫小說。

              聽她的朋友說,小說只要寫對方向,一個月稿費一兩萬並不難,甚至月入十萬百萬都有可能。

              沈靜不想月入過萬,也不想月入百萬,她就只想解決自己的溫飽問題,實現經濟獨立。

              她的文學素養不錯,但寫小說從來都不是文采好就能行的,主要看文筆和情節,也就是講故事的能力。

              而這方面,又恰巧是沈靜的短板。

              後來,沈靜聽作者群裏的一位作者說,去男頻寫後宮文能火,她信了,然後去寫了一本。

              雖然沒火,但憑借其細節的描寫也解決了溫飽問題。

              只不過,陽城這邊的消費太高,以她目前的寫作情況,只能維持溫飽,存不了什麽錢。

              在她表姐的提議下,她決定前去溪城投靠她,她聽表姐自吹說自己混得很不錯。

              沈靜想著,如果情況真實,那就不寫書跟著表姐混了,如果是假的,那就當去旅遊了。

              心裏琢磨了下自己的未來,沈靜忽然想到什麽,扭頭假裝去看窗外,但實際上是爲了偷看身邊的帥哥。

              只要是個正常人,都喜歡美好和顔值高的東西,沈靜也不例外。

              雖然她不是外貌協會的成員,但這也並不妨礙她對長得帥的男生投去欣賞的目光。

              尤其還是這種S級別的帥哥,看一眼就覺得身心舒暢,想不看都忍不住啊。

              瞄了半分鍾,她發現這人的側顔是真的帥,刀削般的面孔肌膚還很好,輪廓的線條流暢分明,鼻梁直挺而不誇張,仿佛被老天雕琢過一樣,每一筆都恰到好處。

              沈靜猜想,如果他穿上女裝,一定會迷死一大片男人吧?

              如果自己有這樣的男朋友,那該多好啊,一定天天纏著他。

              雖然她自認也是爲姿色不錯的美女,但只可惜,沈靜心裏很清楚,這種人一看就知道是得不到的別人家的男神。

              明白差距之後,她只能在心裏默默地催眠自己:“他是渣男,他是渣男……”

              自我安慰一通,沈靜還是覺得有幾分遺憾,不過,既然得不到,那就沒必要去搭讪了,免得最後心裏膈應。

              況且,她也不是那種有膽量搭讪異性的女生。

              心裏也不知道怎麽想的,從背包裏取出一瓶水喝了一口後放在折桌上,沈靜開始裝高冷。

              還真別說,她一裝起來,一副小女神的冷傲範兒就出來了,引得江博頻頻看她。

              余光捕捉到這一切的沈靜,心裏不由的有些小竊喜。

              這女人啊,就是要矜持,只有矜持的女人,才能引來帥哥的側目。

              所以,拒絕當舔狗果然是對的。

              然而。

              就在沈靜洋洋得意的時候,

              江博忍不住了。

              他咳嗽道:“美女……”

              沈靜扭頭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有事嗎?”

              江博指了指她的折桌面和牛仔褲:“你的水瓶翻了,水淋有半分鍾了,你沒感覺到濕嗎?”

              “???”

              沈靜聞言一愣,下意識低頭瞧看。

              唰的一下,仿佛澆了血似的臉色漲紅起來,她手忙腳亂地扶正水瓶,接著從背包裏拿出紙巾開始清理。

              沈靜想死的心都有了,感情人家剛才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那打翻的水。

              emmm……

              虧得她還以爲他對自己刮目相看呢,原來根本就不是。

              太丟人了,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永遠也不要出來了。

              帶著一番窘迫的心情,沈靜很快清理完現場。

              這下,她也不裝了,紅著俏臉不好意思地看著江博道:“那個,剛剛謝謝你了啊,我在想一些事情走神了,所以……”

              江博微笑道:“不用謝。”

              沈靜被他的微笑沖擊得有點難受,一想到這麽帥的帥哥,居然不是自己的男朋友,她心裏就有種想損失了一個億的錯覺。

              索性深呼吸一口氣,從包裏取出筆記本電腦,開始碼字。

              只有碼字才能讓她心情平和,恢複正常智商。玩壞世界的垂釣者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