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027uux"></noscript><th id="027uux"></th><th id="027uux"></th>
    • <dir id="itndbb"></dir><tr id="itndbb"></tr>
                1. <pre id="dgg82o"></pre><label id="dgg82o"></label><button id="dgg82o"></button>
                    1.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玩壞世界的垂釣者 > 第27章 何首烏與字畫

                          “人形何首烏,碧梧白鳳圖,一個估值45萬+,另一個估值30萬+……

                          也就是說,這兩東西全部出手,可以獲得至少75萬?”

                          看完物品介紹,江博原本就不太淡定的心潮,蓦然變得有些澎湃。

                          依照之前倒賣‘雙耳活環香爐’的情況來論,系統給的物品估值,應該都是最基礎的估值,並沒有考慮種種外在的因素。

                          好比說,一件藏品恰好是某人所急需與喜愛的,那麽這件藏品便可以賣出比預估更高的價格。

                          當然,如果一件藏品沒遇到對的人,其售賣價格也會因此而大打折扣。

                          至于考不考慮把何首烏送給長輩,江博覺得就不考慮了吧。

                          因爲就算給了爸媽,他們也不會用,反而會幫江博賣了。

                          而收藏字畫,江博完全沒那雅興。

                          至于那個‘藥材鑒別器’,江博發現就是個雞肋的東西。

                          將之裝備于身上後,江博從系統中取出人形何首烏,然後注視它。

                          片刻後,眼前的屏幕上浮現出一排文字:一株野生人形何首烏,年份200年左右。

                          只給出一些簡單的數據,然後就沒了。

                          要說沒用,那也不見得,但要說有多大用處……

                          江博又不准備去藥材公司上班,所以也沒多大用處。

                          沒太糾結,江博很快收撿好何首烏,之後又在系統內逛了一圈,任務沒刷新,其他的地方也沒什麽變化。

                          關閉系統,江博搓了搓手,拿過手機點了一份豐盛的外賣。

                          接著他又想到了什麽,從通訊錄中翻找出一個號碼,撥打過去。

                          電話響了十幾秒被接通,江博連忙道:“喂,是陳哥嗎?”

                          對面傳來一道疑惑的聲音:“你是?”

                          “江博,前陣子在滬上的古玩拍賣會上,陳哥你買了我那個銅香爐,你後來給了我名片,還記得嗎?”江博以幫助對方提取記憶的方式道。

                          “噢,記起來了,是你啊江兄弟,抱歉,最近電話太多了,一時間沒聽出你的聲音。”對面恍然笑道。

                          這人叫做陳學龍,做什麽的江博不知道,但當時去參加拍賣會的時候,聽人說他家裏挺有錢的。

                          拍賣會結束後,陳學龍和江博見了一面,並給了他一張名片,江博心想或許以後還會垂釣到古董來賣,就記下了他的電話。

                          沒想到,今天還真給用上了。

                          陳學龍問道:“江兄弟你打電話來有什麽事嗎,不妨直說。”

                          江博道:“是這樣的,之前陳哥你不是說,讓我有貨之後,直接打電話給你嗎,正巧我最近淘到了一個寶貝,你要不要過過眼?”

                          陳學龍笑道:“行啊,沒問題。”

                          “那你啥時候有時間?咱們約個地點吧。”

                          “江兄弟你現在還在滬上嗎?”

                          “沒有,我在陽城。”

                          “哦?你是陽城人?”

                          “也算吧,現在在陽城這邊紮了根。”

                          “那巧了,我家正好就在陽城。不過我最近幾天有些忙,一時半會兒也走不開,這樣吧,13號中午我會回陽城,到時候我把地址發給你,你來咱倆見一面。”

                          “成。”

                          現在距離13號也沒幾天,江博倒也不著急。

                          挂了電話之後,江博等外賣送到,吃過香濃的營養藥膳蒸雞後,開始在網上查詢有關字畫和何首烏的資料。

                          接下來的幾天,江博也沒幹閑著。

                          他先花時間去到古玩鑒定機構,拿到碧梧白鳳圖的鑒定證書,然後又去了參茸鑒定中心,給人形何首烏也做了個鑒定。

                          接著,又到陽城的古玩中心,找到幾位專家,咨詢了兩樣寶貝的價值。

                          這一系列的步驟下來,時間便來到了5月13號。

                          上午九點半,陳學龍那邊給江博發了一個地址。

                          從系統物品欄中取出碧梧白鳳圖,江博按照地址來到錦江賓館。

                          在一名服務生的引領下,走進一個裝飾頗爲雅致的包廂,與陳學龍見了面。

                          “江兄弟,又見到你了。”陳學龍伸手笑著招呼江博。

                          江博與他握了下手,道:“不好意思,讓陳哥你久等了。”

                          “沒事兒,我們也剛來。”陳學龍擺擺手,然後指著旁邊的一位五十歲左右的男人道:“這位是韓師傅,我個人對古董字畫的研究其實並不深,這次請韓師傅來幫我掌掌眼。”

                          江博開口稱呼對方。

                          韓師傅含笑點頭道:“把你的東西擺上來吧,我瞅瞅。”

                          江博也不廢話,將手中的字畫拆開,然後平整地放在桌面上。

                          韓師傅拿出工具,開始鑒別。

                          十幾分鍾後。

                          韓師傅道:“顔先生的碧梧白鳳圖,這幅圖是顔先生早年的作品,那個時候的他還沒什麽名聲,但字畫裏也多了些靈動和生機。

                          知道他這幅畫的人不多,我恰巧算是一個,如果找別的人來,還真不一定能瞧出個什麽名堂。”

                          陳學龍笑著道:“韓師傅還是見多識廣啊,這幅畫是真迹吧?”

                          韓師傅道:“是真迹,這種飄逸傳神卻又獨具靈動的翎毛山水畫,是顔先生早年非常典型的個人風格。

                          這副碧梧白鳳圖,雖然算不上多拔尖,但也是不可多得的珍品了,值得收藏。

                          價格上,也就50萬左右吧。”

                          江博聽到這裏,微微籲氣,這老頭前面說的話,江博一句也沒聽進去。

                          作爲一名老實人,他關注的只有價格!

                          50萬左右的價格,和之前陽城古玩中心的其他專家鑒賞後,所給定的價格差異不大,甚至略有些上浮,完全在江博的接受範圍內。

                          陳學龍也是個極豪爽的人,一番交談之後,也不磨叽,直接把價格敲定在了50萬。

                          江博並不貪心,這幅畫能賣50萬他已經非常滿足了,因此毫不猶豫就和陳學龍完成了交易。

                          之後,時間來到飯點。

                          韓師傅因爲還有事就沒在這裏逗留,江博則在陳學龍的盛情挽留下,和他一起吃午餐。

                          兩人都屬于那種聊得比較開的人,話題也不少,聊得倒是比較投緣。

                          從聊天中,陳學龍也隱約向江博透露了他的身份,家裏是做黃金珠寶首飾的。

                          但具體什麽規模,他卻並未細說,江博覺得規模應該不會太小。

                          飯吃到一半,陳學龍來了電話。

                          不一會兒,他的一位朋友進入包廂中。

                          經過介紹,江博得知他這位朋友名叫王濤,家裏是做藥材生意的。

                          這讓江博眼前微微一亮。

                          藥材?

                          他手裏還有一株何首烏等著賣呢。玩壞世界的垂釣者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