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 id="3y5xj9"></style>

          王濤一屁股坐在陳學龍旁邊的椅子上,端起他的酒也不嫌棄,直接悶了一口。

          “餓死我了,趕緊讓服務員給我弄一副碗筷來。”王濤道。

          陳學龍笑了笑,叫進來服務員吩咐一聲,後者很快送來一副幹淨的碗筷。

          王濤也不管形象問題,脫了外套就開始大快朵頤,邊吃邊道:“哎,老陳,給你說個事兒啊,你讓我弄的東西弄砸了。”

          “怎麽回事,不是說絕對沒問題嗎?”陳學龍心裏一咯噔,眉頭緊皺。

          王濤聳了聳肩,一邊砸著嘴一邊道:“凡事兒哪有絕對,我去了滇南那邊才知道不對勁兒,呆了幾天花了點錢去調查,結果發現那幾個孫子居然在給老子下套。

          大爺的,當時可把我氣壞了,直接報了警,叫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陳學龍微怔:“給你下套?”

          王濤:“是,那幾個孫子說是有百年野山參,還有六株,我心想不對呀,我家幹了幾十年的藥材生意,百年野山參也沒到手過幾株,怎麽忽然就冒了六株出來。

          一查我才知道,什麽百年野山參,全是用蘿蔔嫁接出來的。

          也不知道那幾個孫子到底怎麽想的,居然連我都敢坑,這下把自己玩進坑裏去了吧,活該!”

          說著,王濤又歉意道:“你這邊,我當時就不該把話給你說死的,抱歉了啊。”

          陳學龍目露失望之色,歎息道:“算了,百年野山參本就是珍稀藥材,可遇不可求。”

          王濤道:“那你家老爺子那邊怎麽辦,他馬上要過壽了吧,你准備送些啥?”

          陳學龍:“原本是如果你那邊順利,用一株百年野山參做壽禮的,現在計劃算是泡湯了,我也愁啊。”

          兩人繼續交談。

          江博在一旁靜靜地聽著,他算是聽明白了一些東西。

          陳學龍托王濤幫他找百年野山參,然後用來給陳學龍他爸做壽禮。

          看得出來,陳學龍對這次他爸的壽誕非常重視,也不知道是真的孝順,還是因爲別的原因。

          兩人聊了一陣,陳學龍才發現自己似乎冷落了江博。

          “江兄弟,不好意思啊,我和王濤聊了些瑣事,沒顧得上你。”

          “沒事兒……”江博搖頭表示沒事,正想借此機會提一嘴藥材的事情時,王濤的電話響了,他也只好閉口不說話。

          王濤接通電話後,先是不耐煩地說了幾句,接著神色變了變,最後露出驚喜之色。

          挂斷電話,王濤一臉興奮地看著陳學龍:“老陳,天無絕人之路啊,有戲了!”

          “什麽情況?”陳學龍連忙詢問。

          王濤吃了口菜道:“剛才藥材市場的梁老板打電話來說,來了一株百年份的野生何首烏,酷似人形,剛出土的,鮮重達到了3斤。”

          江博漆黑的眼珠子動了動,靜靜聽著,也不插話。

          “人形的何首烏嗎?”陳學龍眼前微微一亮,“如果有上百年份,那也不錯了。”

          對于張學龍來說,不管是百年野山參,還是人形何首烏,都是他現在急需的東西。

          主要原因是老爺子快過七十大壽了,古玩字畫是老爺子的鍾愛,張學龍也一直在收集。

          但相比之下,老爺子最近更喜歡野生的藥材珍品。

          一方面是老爺子年紀大了,補身子的好藥材可以自己服用。

          另一方面是老爺子愛顯擺,看到別的老頭都搞了珍稀的野山參、何首烏、靈芝,他怎能坐得住?

          爲了不落面子,自然也想要。

          于是,沒事兒就催張學龍,還要百年品質的,不達標的不要。

          可現在都馬上21世紀的20年代了,大多數的藥材都是人工培植的,天然高品質的藥材,在市場上根本就是鳳毛麟角。

          很多時候,有錢也買不到啊,因爲一出土就被那些同樣有錢的富豪買走了。

          這事兒搞得張學龍頭都大了,但又不得不做。

          本來,王濤說滇南那邊出了好幾株百年野山參,怎麽著也能弄到一株回來,張學龍想著在壽誕上以壽禮獻給老爺子,讓他開心開心。

          可剛才王濤回來告訴他是假的,根本就沒有什麽百年野山參,全是蘿蔔嫁接來的,一株都沒有,這讓張學龍心中忍不住失落。

          不過,現在傳來人形何首烏的消息,卻又讓他的心思活躍了起來。

          盡管百年野山參最好,但關鍵是那玩意兒太珍稀了,根本就弄不到。

          相比之下,退求其次,人形的何首烏也是不錯的選擇。前提,必須得是真的何首烏。

          不過,既然敢在陽城的藥材市場出現,那九成九都是真的。

          想到這裏,陳學龍起身說道:“走,我今天下午也沒事兒,過去看看,如果是真的,那這株何首烏我一定要拿下來。”

          王濤瞥了他一眼:“慌什麽,我這還餓著呢,就不能等我先把飯吃完嗎?”

          “我怕去遲了被人先截下來了。”陳學龍擔憂道。

          “放心吧,東西是梁老板的,還放在他店裏,我讓他給我留著,我沒去之前,他不敢賣,我在陽城藥材市場,多少還是有幾分薄面的,相信我就行了,別慌。”王濤笑道。

          聽他這麽一說,陳學龍也沒繼續催他,轉而看向江博笑道:“江兄弟,我們准備去藥材市場走一趟,你要是感興趣的話,就一起去看看吧。”

          “好啊,正好我下午也沒安排。”江博眨了眨眼,直接答應了。

          陳學龍愣了愣,他說的就只是一句客套話罷了,目的是在于告訴江博他們要走了,不陪他了,讓他好自己離開。

          可沒想到他居然順著竿子就往上爬,把陳學龍的話接上了,讓他心裏有些哭笑不得。

          不過,多帶一個人去藥材市場,也不是什麽大事,陳學龍只是微微一笑,就揭過了剛才的尴尬。

          王濤吃完飯後,三人離開錦江賓館,坐車快速來到藥材市場。

          進入一家挂有‘老梁藥材批發’的牌匾的店鋪,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連忙走過來招呼幾人。

          “王總,您可終于到了,您要是再不來,這東西我可就爲您留不住了呀。”梁老板道。

          王濤笑道:“謝謝了啊,剛才隔得遠,所以就來得遲了點,東西呢?”

          “在後面,跟我來。”

          在梁老板的引路下,三人穿過一條走廊,進入一間寬敞的後堂。

          此時,後堂裏聚集了十幾人,都在圍著一株酷似人形的何首烏指指點點。

          “就在那裏,王總,您過去掌掌眼。各位都讓一讓啊。”梁老板一邊指著何首烏,一邊讓擋著道的人讓開。

          王濤和陳學龍來到近前,看了沒兩秒,陳學龍就驚訝道:“這東西……怎麽這麽像個人啊。”

          王濤也驚訝道:“太像了,簡直就是一個縮小版的小人兒,梁老板,這玩意兒真的是天然生長的何首烏嗎?該不會是用棕榈心雕刻出來的吧?”

          從小就接觸藥材,人形的何首烏,王濤不是沒見過,但還是頭一次見這麽生動傳神的人形何首烏,既感覺驚訝,也忍不住生出了懷疑。

          爲情成癡說

          感謝比特和安,閑人修的萬賞,以及君笑和萌等待的打賞,謝謝老板。

          繼續求推薦票。玩壞世界的垂釣者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