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s2gz0f"><li id="s2gz0f"><bdo id="s2gz0f"></bdo><th id="s2gz0f"></th><ins id="s2gz0f"></ins><small id="s2gz0f"></small><fieldset id="s2gz0f"></fieldset></li><kbd id="s2gz0f"><tr id="s2gz0f"></tr></kbd><kbd id="s2gz0f"><form id="s2gz0f"></form></kbd></code><dd id="s2gz0f"><b id="s2gz0f"><label id="s2gz0f"></label><noframes id="s2gz0f"><abbr id="s2gz0f"><tt id="s2gz0f"></tt><code id="s2gz0f"></code><dd id="s2gz0f"></dd></abbr><strike id="s2gz0f"><style id="s2gz0f"></style><blockquote id="s2gz0f"></blockquote><label id="s2gz0f"></label><thead id="s2gz0f"></thead><font id="s2gz0f"></font></strike><address id="s2gz0f"><small id="s2gz0f"></small><del id="s2gz0f"></del><tt id="s2gz0f"></tt><i id="s2gz0f"></i></address>
          <form id="nucyjr"><small id="nucyjr"><tfoot id="nucyjr"></tfoot><del id="nucyjr"></del></small><dfn id="nucyjr"><ul id="nucyjr"></ul><legend id="nucyjr"></legend><li id="nucyjr"></li><thead id="nucyjr"></thead><q id="nucyjr"></q></dfn><div id="nucyjr"><center id="nucyjr"></center><tr id="nucyjr"></tr><em id="nucyjr"></em></div><optgroup id="nucyjr"><option id="nucyjr"></option><thead id="nucyjr"></thead><strike id="nucyjr"></strike></optgroup><strike id="nucyjr"><u id="nucyjr"></u><strike id="nucyjr"></strike></strike></form><code id="nucyjr"><bdo id="nucyjr"><label id="nucyjr"></label><li id="nucyjr"></li><table id="nucyjr"></table><ul id="nucyjr"></ul><center id="nucyjr"></center></bdo></code>
          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玩壞世界的垂釣者 > 第29章 我說它是假的

              梁老板還沒說話,一位陽城藥材市場的鑒定專家,就先開口道:

              “不是雕刻的,也不是嫁接的,剛才我們已經檢測過了,這是真正的何首烏。”

              王濤看向那名專家,連忙笑道:“聞老您也在啊。”

              說著,王濤對陳學龍低聲道:“這老頭是咱們省中藥材協會大拿,由他鑒定過的藥材,還從來沒走過眼,這何首烏……**不離十了。”

              那名被稱作聞老的老頭這時說道:“國內迄今爲止,野生何首烏最大的記錄也不過是2.7公斤,我指的是真品,那些造假和新聞炒作的不算。

              這株何首烏的鮮重達到了1.5公斤,生長年份超過120年,大概在120年到160年這個區間內……”

              聞老將這株何首烏的概況和價值都說了一遍。

              重量1.5公斤,年份在120年到160年之間,一般情況下,這樣的何首烏價值在20萬上下。

              但由于酷似人形,所以價格翻倍,如果去參加正規的藥材拍賣會,成交價格不會低于60萬。

              “梁老板,開個價吧,這株何首烏我們要了。”王濤道。

              梁老板對王濤笑道:“王總,我也不瞞您,實話說這株何首烏我收購的時候花了不少力氣,您如果想要,我自然是留給您的,這樣吧,就按照聞老剛才說的來,一口價,60萬。”

              王濤看向陳學龍,後者微微颔首,這個價格倒也折中,可以接受。

              “行,那就……”王濤正准備幫陳學龍答應。

              這時,一直在後面挂機的江博上線了,並咳了一聲道:“先等等。”

              “怎麽了江兄弟?”衆人都扭頭看向江博,陳學龍低聲道。

              江博邁步上前,看了那梁老板一眼,又看了看聞老道:“這玩意兒是假的,別說60萬了,6萬塊都值不上,頂多6千塊。”

              這話一出,滿堂皆驚。

              最先不樂意的,自然是梁老板,因爲這涉及了他的利益。

              梁老板皺眉道:“這位小兄弟,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你說我這何首烏是假的,你可有證據?如果沒有證據就在這裏搗亂,我可要報警抓你了。”

              “江兄弟,你……”陳學龍見氣氛不太對,想要爲江博解圍。

              畢竟江博是跟著他來的,如果江博被人怎麽著了,他面子上也不好看。

              江博對陳學龍搖了搖頭,示意沒事兒。

              接著目光戲谑地看向梁老板,道:“證據自然是有的,我既然敢站出來指出這東西是假的,也有我的底氣,老板你也不用急著扣帽子嚇唬我。”

              梁老板不悅道:“那請你拿出你的證據吧。”

              聞老在一旁抱著膀子笑道:“有趣,這株何首烏我鑒別了幾次,從多個方面入手鑒別,都沒有發現造假的痕迹,沒想到這位小兄弟卻有不同的看法,我倒是有點好奇了,你是從哪裏看出來它是假的。”

              江博也笑道:“你很快就不好奇了。”

              說著,江博指著何首烏道:“這株何首烏無論從色澤還是形狀上看,都是上等的珍品,既然聞老說它是何首烏,那我們也不用懷疑。

              只是,你們沒有發現嗎,這株何首烏的人形,有點過于逼真了。

              真正的人形何首烏,其實就是畸形的何首烏,在土裏生長的時候,受到四周石塊和硬土的擠壓,四肢會長得不太協調。

              而這株何首烏,四肢看起來沒有絲毫的違和感,就跟縮小版的小人兒一樣。”

              江博頓了頓,繼續說:“別說什麽‘這不是正好,這就是真正的人形何首烏啊’,我想大家夥心裏都明白,何首烏價值的高低,要分人工培植和野生天然生長。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株極其傳神的人形何首烏,應該用了‘模型內培育何首烏’的方法。

              這種手段極其高明,用真正的何首烏制造人形,那怕熟悉何首烏的人也容易被迷惑。”

              江博話音到這裏,堂內一片嘩然。

              “模型內長何首烏!”

              “居然還有這種手段的嗎?”

              “還別說,我以前聽人提過一嘴,那會兒也沒在意,難道說這株何首烏……”

              “這也只是這小夥子的一番推測吧,怎麽證明呢?”

              “……”

              正當衆人議論紛紛時,江博也在連忙查看屏幕上的數據。

              【藥材鑒別器】:這是一株模型內生長而成的何首烏,將生長一年多的何首烏,移植到人形模型裏,限制其生長,加以激素催發,三年後即可獲得。

              辨別方法:檢測殘留激素、對比藥物活性分子占比、肉質酥松、橫切面雲錦紋不成型。

              何首烏造假科普:……

              梁老板此刻面不改色,輕哼道:“單憑你幾句話,可證明不了我這株何首烏是造假的。

              何首烏的生長極緩慢,要想長成這樣,沒有一百多年根本不可能,這顆真正的何首烏,難道要從一百多年前就開始造假嗎?

              如果真是這樣,一百多年的年份擺在這裏,那是不是造假,又有什麽區別呢?”

              這話倒也在理,人形何首烏本就是畸形的,只是樣子特殊罷了。

              如果說,何首烏的年份高達一百多年,那麽就算它是人工培植的,也依舊有很高的價值。

              江博微微一笑道:“古時候缺乏激素催生的手段,但現在科技發達……那就不一定了。”

              梁老板眼角微不可查的一跳,但也只是轉瞬即逝,繼續冷冷地盯著江博。

              江博也不怕他,繼續說自己的:“要想鑒別這株何首烏是否造假,辦法其實很多。

              第一,可以檢測殘留的激素,這東西有些會留存在何首烏的底部,只要切片化驗下就能知道了。

              第二,可以對比藥物活性分子的占比,激素雖然催生了何首烏,但也會影響一些藥物分子的合成,和正常生長的何首烏一對比,催生的何首烏更少。

              第三,這種催生的何首烏,生長年份不會超過五年,在肉質上會比較酥松。

              第四,也是最簡單的一點,那就是看橫切面。

              雲錦紋是何首烏的標志性紋路,正常生長的何首烏,雲錦紋有4到11個,而被催生的何首烏,一些沒有雲錦,一些雖然也有雲錦紋,但其排列是紊亂不成型的。”

              說到這裏,江博忽然看向聞老道:“您是專家,我說的可對?”

              聞老點了點頭,道:“沒錯,激素催生的何首烏,成全了塊頭和重量,卻犧牲了其他許多東西。

              判斷這株何首烏是不是催生的,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看橫切面的雲錦花紋,是否成型。”玩壞世界的垂釣者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