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drn4qz"></span><dt id="drn4qz"></dt><u id="drn4qz"></u><font id="drn4qz"></font><select id="drn4qz"></select>
    1. <tfoot id="drn4qz"><form id="drn4qz"><center id="drn4qz"></center><strong id="drn4qz"></strong><select id="drn4qz"></select><u id="drn4qz"></u><optgroup id="drn4qz"></optgroup></form></tfoot>

          切開?

          那怎麽行!絕對不行!

          梁老板哼道:“一派胡言,如果切開了,我這何首烏還有什麽價值可言,我還等著……”

          王濤出言打斷梁老板,笑眯眯道:“梁老板,這60萬我們出了,你不用擔心拿不著錢。來吧,誰帶刀了,咱們切開看看。”

          “王總,你們……”梁老板呼吸急促,面泛怒容地指著王濤等人。

          實際上,心裏卻慌得一批。

          王濤看都沒看他,從一人手裏接過遞來的折疊小刀,走到那株人形何首烏面前。

          也不猶豫,迅速將人形何首烏從中間攔腰切成了兩半。

          低頭看了一眼,王濤臉色大變。

          接著二話不說,撈起旁邊的一根凳子,就朝梁老板猛砸而去。

          嘭的一下,梁老板被砸中腦袋,血液滲了出來,但他捂住額頭咬緊牙關,一句話也不說。

          王濤怒道:“你TM的,居然拿假東西來糊弄我,當我姓王的沒點脾氣是吧,說吧,誰給你的膽子。”

          這時,衆人湊過去瞧看切開的何首烏,發出了一片歎息之聲。

          “這哪裏是什麽雲錦花紋啊。”

          “就只有中間有一坨小黑點,四周根本沒紋路。”

          “梁老板,你這就不對了呀,拿個造價的東西出來糊弄咱們,什麽意思啊?”

          聞老看了看切開的何首烏,目光閃爍,冷冷道:

          “枉我那麽信任你,覺得你不會弄虛作假,才沒有想到這方面來,可沒想到,你居然抓住這點利用我,要不是今天這位小夥子點破迷局,這口鍋,恐怕是要我來幫你背了吧?”

          作爲這株何首烏的鑒定人,如果何首烏賣出去了,最後被發現造假,那麽損失最大的不是梁老板,而是聞老。

          在中藥材鑒定圈裏,名聲沒了,可就什麽都沒有了。

          梁老板也不狡辯了,眼裏閃過絕望之色,在衆人的注視下,心裏防線有些崩潰了。

          他哭訴道:“各位,我也是沒辦法呀,我被人騙了,後來才知道這是造假的人參,花了我整整四十萬啊,這事兒確實是我做錯了,我給各位道個歉,但求你們高太貴手,放過我吧。”

          王濤冷哼道:“你TM收四十萬,明知道是假的,還想賣六十萬?

          就憑這點,今天你就吃不了兜著走。

          我王濤活了這麽久,熟人還沒一個敢在我身後捅刀子的,你是第一個。

          姓梁的,你有種,給我等著。”

          說完,王濤招呼陳學龍和江博道:“老陳,江兄弟,走了,這孫子我會讓人收拾他。”

          既然騙局被揭穿,那也就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來到外面,陳學龍深呼吸了一口氣,苦笑道:“沒想到,又是一個造假的,看來這真品就與我無緣啊。”

          王濤打了個電話之後,走過來道:“這孫子,居然敢騙到我頭上來了,王八蛋。”

          說著,王濤又看向江博,露出感激之色道:“這次還要多虧了江兄弟,不然,不但老陳損失了幾十萬,我這邊也會丟盡顔面啊。”

          江博道:“我有點擔心,那個梁老板會不會報複我啊,你們說?”

          王濤詭異一笑道:“放心吧,他沒那個膽子,這事兒也算是因我而起,如果他敢事後報複,嘿,就跟誰不會玩黑的一樣。”

          接著,王濤又好奇道:“對了江兄弟,你是怎麽一眼就看出來那株何首烏有問題的,當時可是連聞老那種級別的專家都被蒙住了。”

          陳學龍道:“是啊,沒想到江兄弟你也懂藥材。”

          江博眨了眨大眼珠子,悠悠道:“其實,不是因爲我多懂藥材,而是我手裏就有一株野生的人形何首烏,專門做過類似的功課,所以,剛才看的時候多了個心眼。”

          江博自然不會告訴他們,自己有個‘藥材鑒別器’,該不誠實的時候,撒謊還是必須的。

          “你手裏有一株野生的人形何首烏?”陳學龍驚訝道:“江兄弟,你沒有開玩笑吧?”

          江博微笑道:“放心,算上之前的銅香爐,咱倆也算是做過兩次交易了,我還犯不著在這種事情上撒謊,我手裏確實有一株野生的人形何首烏,年份大概200年左右。”

          現在正是抛出人形何首烏的好時機,江博自然不會猶豫,直接就把這事兒抛了出來。

          張學龍聞言,大喜過望:“200年的何首烏!這太好了,江兄弟,你這株人形何首烏一定要賣給我,價格上咱們來按照最高市場價來,絕不對讓你吃虧!”

          本來,經過兩次的差池,張學龍都對何首烏人參這類珍稀藥材不抱任何希望了。

          現在,卻得知江博手裏,居然有野生的人形何首烏,還是兩百年份的,他怎能不高興?

          至于造假,張學龍覺得不可能,如果江博的手裏的何首烏是造假的,那他剛才就不會在店裏點穿梁老板了。

          王濤失笑道:“江兄弟,你有兩百年份的何首烏早說嘛……”

          江博聳了聳肩:“當時吃飯的時候我就想說了,可你們一直在談話,我也插不上嘴。後來到了這邊,也沒機會說了。”

          何首烏這玩意兒,陳學龍想買,江博也想賣,兩人算是一拍即合。

          于是,江博借口回了趟家。

          再來時,在一間茶樓中,把人形何首烏擺在陳學龍和王濤的面前。

          交易很順利。

          這株江博從系統中垂釣出來的野生人形何首烏,最終落入陳學龍的手中。

          80萬!

          陳學龍給了一個非常高的價格。

          加上之前字畫的50萬,江博今天賺了130萬!

          這種私底下的交易,也不用交稅,到手多少錢,那就是多少。

          完成交易,和陳學龍等人分別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過了。

          打開雲閃付的APP,通過余額查詢,那七位數的賬戶余額,讓江博感覺世界仿佛都變得可愛了。

          “有錢的感覺,真好,真踏實……”

          江博站在大街上,看著忙碌的車流與來往的行人,忍不住心裏兀自感慨。

          曾幾何時,他也是他們之中的一員,每天起早貪黑忙著爲生活忙碌奔波,活得就像提線木偶一樣,毫無快感可言。

          但現在,一切都不同了。

          當然,江博心裏也很清楚,自己除了比他們大部分人長得好看點,也沒什麽優勢,甚至在學曆和事業上還不如他們很多人。

          不過,或許因爲長得帥確實有優勢,使他得到了幸運女神的青睐,運氣稍微好了那麽點。

          在獲得外挂之後一路起飛,到現在僅僅一個月都不到,就完成了許多人幾年甚至十幾年才能走過的路程。

          並且,江博還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自己以後會越來越頂。

          到底會變成什麽樣他也不知道,但毫無懸念的是,一定會比現在更好。

          爲情成癡說

          感謝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擱淺1、彙洋和書友20180901的打賞,謝謝老板。

          繼續求推薦票玩壞世界的垂釣者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