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離開飯店後,路寶寶像是被偷了蛋的母雞,目光哀婉地盯著江博。

            “你怎麽了,沒事吧?”江博問道。

            路寶寶深呼吸了口氣,撫平心中的糾結,俏顔驟地生花,嬌笑道:“沒事。你不是說要帶我去見識下你怎麽發財的嗎,走呗。”

            什麽話該說,什麽話不該說,路寶寶智商沒問題,還是拎得清的。

            她不可能爲了四千多塊,就埋怨江博吧。

            畢竟人家給她刷過二十多萬呢,比較起來,她這四千多塊不過是小錢罷了。

            她就只是覺得這錢花得有點郁悶,想通之後就好了。

            “那走吧。”

            江博點了點頭,邁步向前,路寶寶踩著高跟鞋跟在他身側,這對俊男靓女的組合引來不少路人的側目。

            兩人走了幾百米,來到一處彩票銷售點。

            路寶寶往裏瞅了下,美目輕眨,面露古怪之色:“你說的發財,就是這裏?”

            江博點頭道:“買彩票不是發家致富的方法之一嗎?”

            這一期的雙色球已經開始投注了,按照計劃是肯定要買的,而江博還沒買,趁著現在有時間,就來彩票銷售點把事兒辦了。

            路寶寶無言以對,半晌後哀歎道:“買彩票確實是發家致富的方法之一,可你別告訴我,你發財就是因爲買彩票中獎了?”

            “不可以嗎?”江博眨了眨眼。

            路寶寶哭笑不得:“你可真是……我還以爲你真幹成什麽大事了,原來你是這樣發財的。”

            她以爲江博有錢了,是開了公司或者做成了別的大事,結果就是買彩票中獎了嗎?

            江博笑著解釋道:“錯了,我之前發財,可不是因爲彩票。”

            “是麽?”路寶寶半信半疑,突然覺得這家夥很會忽悠,油嘴滑舌的,不太相信他的每一句話了。

            江博繼續道:“但是通過彩票發財的人不計其數,全國每期都有人中大獎,我對雙色球有點研究,你不是想跟著我混嗎?

            走,跟著我買,如果運氣好,最多一個月後,你就能成爲百萬富婆。”

            路寶寶面笑皮不笑,素手擱在身前擺了擺:“謝謝你的好意了,還是你自己買吧,我對彩票不感興趣。”

            開什麽玩笑呢,彩票雖然能發家致富,但是幾率也低到令人發指。

            路寶寶有親戚就是彩票迷,每期都會花錢投一注或幾注。

            這麽多年了,幾萬塊錢砸下去,中獎倒是中了,但所有中的獎,金額加起來也只有一百多塊。雖然人家不在乎那點錢,可怎麽看都虧了。

            而且當初路寶寶大學畢業後,也妄想通過買彩票中大獎,一夜暴富,可買了幾個月,發現連個六等獎都中不了,她覺得自己黴死了,心灰意冷便放棄了。

            江博聳了聳肩,不再多提,他心頭有些無奈,想帶路寶寶發財,她又不信,還能怎麽著?

            總不能告訴她自己知道雙色球的中獎號碼吧,不提江博不敢說,況且,就算說了她也不一定會信。

            也沒管她,江博跨步進入彩票銷售點,打了一單膽拖彩票。

            路寶寶提著包包跟著他進入店內,俏生生立在一旁,大眼睛一動不動,目睹了他買彩票的全過程。

            看完後,路寶寶驚駭道:“你魔怔了吧,居然玩膽拖,你這打了多少注啊?”

            她剛才就站在江博旁邊,親耳聽到打彩票的人說一共12992元!

            她懷疑是不是自己耳背聽錯了?

            可當看到江博支付時手機上輸入的金額,她確定了,自己沒聽錯!

            天,居然真的是一萬多塊,一張彩票他居然投了一萬多塊。

            “六千多注吧。”江博隨口回了一句。

            路寶寶亮閃閃的雙眸裏,布滿了不可思議之色,道:“你這一期就花了一萬多?”

            “嗯。”

            “那一年得花多少錢啊?”

            江博笑著道:“能有多少錢?一年雙色球153期,就算每期都買,也才不到200萬。”

            一年也才不到200萬?路寶寶聽得面笑皮不笑,你這是人說的話嗎?

            江博繼續道:“只要中了一注一等獎,獎金至少500萬,這不就全都賺回來了嗎?而且我又不是一定要買一年,全年買只是建立在沒中獎的前提下,沒准兒再過幾期一中獎,我不就可以收手了嗎。”

            還能這麽解釋的嗎?

            你怕不是在做夢吧。

            別說一年內中一等獎了,有的人一輩子都沒中過一次二等獎呢。

            路寶寶弧線優美的紅色嘴唇輕輕抖動,哭笑不得道:“大哥,雙色球中一等獎的幾率低得令人發指,你真指望彩票能中獎麽,別傻了。”

            江博看了她一眼,懶得和她多扯,心想你知道個鬼,老子可是開挂的人,沒有十足的把握,我會傻乎乎的每一期花一萬多買彩票嗎?

            真覺得我是傻子?你才別傻了,我可不傻。

            兩人離開彩票銷售點後,並肩在大街上閑逛。

            不止是嘴上說說,路寶寶心裏是真覺得江博的變化很大,一方面是變得老帥了,一方面有種極深邃的沉穩氣質。

            抛開錢不說,這兩個點對女生的吸引力是極大的。

            說實在的,路寶寶覺得自己當初真該眼睛瞎掉,答應和他談朋友的。

            現在再見,也不知道他什麽想法,他真的是想追自己嗎?

            經過剛才的接觸,路寶寶變得有點不確定了。

            ……

            兩人逛著逛著,路寶寶把江博帶到了一家購物商場。

            進入商場後的路寶寶,仿佛注入了腎上腺激素,顯得活力十足,步伐也比剛才輕盈了許多。

            明亮的大眼睛不停向四周的門店打量,看到一個感興趣的東西,就蹦過去駐足觀看。

            一晃,半個多小時流逝。

            路寶寶逛得很開心,但卻兩手空空,一身輕松,看而不買。

            正當繼續去衣服店時,兩對情侶迎面走來,路寶寶見了他們,眼前微亮,連忙出聲招呼。

            “班長,王大毛,周佳慧,嗨,好久不見呀。”

            江博凝目一瞧,發現有三人他都認識。

            那個高高瘦瘦,帶著黑框眼鏡的男生名叫胡曉明,是江博高中時候的班長。

            被路寶寶叫做王大毛的矮個子男生,真名叫王科成,因爲高中時候愛剪爆炸頭,同學們就給他取了綽號。

            另一個叫做周佳慧的女生,長相中等,但身材不錯,看她和王科成手挽手的樣子,兩人應該攪和到一起了。

            “好久不見。路寶寶,你怎麽也在這裏啊。”胡曉明率先招呼道。

            “我來和朋友逛街。”路寶寶指了指江博,明媚的鵝蛋臉上做出一個賊兮兮的表情,笑道:“你們猜猜他是誰……”

            “你男朋友?”胡曉明看了眼江博,脫口道。

            路寶寶嘴角一抖,呃了一聲,尴尬道:“不是不是,猜錯了,你們再仔細看看。”

            王科成撇嘴道:“看個屁呀,這不就是江博嗎,你還真當我們不認識啊。”

            “王大毛你居然能看出來?”路寶寶詫異道。

            “廢話,今年過年的時候和他一起吃過飯,我那會兒還在群裏發過他照片,你們都沒看的嗎?”王科成道。

            “真是的江博!”胡曉明面露驚訝之色,不是王科成點穿,他還真沒認出來。

            “江博你怎麽變成這樣子了!”周佳慧兩眼放光,吞了下唾液道。

            我變成哪樣子了?

            江博無語道:“我這樣子有什麽問題嗎。”

            周佳慧輕笑道:“沒問題,就是感覺你變化太大了,以前讀書的時候坐我後面,還滿臉青春痘呢,現在居然變這麽帥了。

            別人是女大十八變,你這是男大十八變啊,要不是科成提醒,我都還沒認出你來呢。”

            以一個正常女人的眼光來看,周佳慧覺得江博真的太帥了,這種顔值,足以讓無數入世不深的妹子跪舔了。

            江博笑了笑,說道:“就別那我開刷了,話說,看你和王大毛這光景,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吧?”

            王科成道:“什麽談婚論嫁,我倆早都已經結婚了。”

            江博驚訝道:“已經結了嗎?怎麽沒說通知我?”

            周佳慧解釋道:“那個,當時我和科成只想安靜結婚,就沒想著費事兒。話說,你這和路寶寶什麽情況,你倆不會是……嗯哼?”

            路寶寶紅了下臉蛋,沒說話,怕越解釋越誤會。

            江博笑道:“逛個街而已,能有什麽?我和她高中畢業以後這才第一見面,沒你們想得那麽複雜。”

            路寶寶撇著嘴不樂意地瞪了江博一眼,你這話什麽意思啊?

            你真的不考慮下重新追我嗎,現在就趕著撇清關系,不覺得很不理智嗎?

            周佳慧三人聞言都笑了笑,也不知道信沒信。

            江博看向胡曉明旁邊的女生,繼續說:“班長,這位就是你媳婦兒?”

            胡曉明連忙介紹道:“我未婚妻,楊麗。麗麗,這是江博,那個是路寶寶,都是我高中同學。”

            楊麗淺笑著點了點頭,沒說話,看樣子大概是個性格恬靜淑雅的女生。

            四人站在走廊上敘舊。

            聊了幾分鍾後。

            周佳慧道:“你們倆忙嗎,不忙的話,一起去轉轉?”

            路寶寶看了眼江博:“我倒是沒什麽事兒。”

            江博點頭道:“一起逛逛也好,看你們應該有目的吧,准備買些什麽?”

            胡曉明說道:“我這不是馬上就結婚了嗎,之前訂婚的時候,我都沒送麗麗什麽東西,今天就想著有空了,來商場買個戒指作爲禮物送給她。”

            路寶寶兩眼冒光,有些羨慕道:“這麽浪漫的嗎,楊小姐你可真幸福啊,找到班長這麽疼你的伴侶。”

            楊麗心裏甜蜜,笑道:“謝謝。”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