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w585mn"></dl><dfn id="w585mn"></dfn><dir id="w585mn"></dir><big id="w585mn"></big><kbd id="w585mn"></kbd>
      1. <em id="w585mn"><tfoot id="w585mn"></tfoot><tr id="w585mn"></tr><ol id="w585mn"></ol><thead id="w585mn"></thead></em><abbr id="w585mn"><acronym id="w585mn"></acronym><noscript id="w585mn"></noscript><center id="w585mn"></center><ol id="w585mn"></ol></abbr><em id="w585mn"><option id="w585mn"></option><acronym id="w585mn"></acronym><select id="w585mn"></select><tfoot id="w585mn"></tfoot><acronym id="w585mn"></acronym></em><sup id="w585mn"><bdo id="w585mn"></bdo><address id="w585mn"></address><option id="w585mn"></option><span id="w585mn"></span><sup id="w585mn"></sup></sup>
        • <b id="hk2ibq"></b><kbd id="hk2ibq"></kbd><font id="hk2ibq"></font><del id="hk2ibq"></del>
              <address id="0n4e5v"></address>
                    • <noframes id="0n4e5v">
                            • <code id="n9ceiz"><i id="n9ceiz"></i></code><option id="n9ceiz"><del id="n9ceiz"></del></option><center id="n9ceiz"><code id="n9ceiz"></code><select id="n9ceiz"></select></center><small id="n9ceiz"><th id="n9ceiz"></th><small id="n9ceiz"></small></small>
                                1.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北平說書人 > 第十四章 我爸爸宋金剛

                                      他們剛才所說的大學是即將開辦的燕京大學,是由幾所教會大學合並在一起開辦的。這裏面就有他們幾個曾經上過學的彙文學校的大學部,還有衛理會辦的北通州協和大學,還有協和女子學院。

                                      這幾所大學雖說叫大學吧,其實都很小,也都是快辦不下去了,所以才聯合起來辦新的大學。這會兒他們正爲學校的名字吵得不可開交呢,因爲他們打算把新大學的名字也叫做北京大學,至于新校址更是八字沒個一撇。

                                      燕京大學是個教會學校,他們的辦學資金都是來源于教會,教學內容也是自己制定。許北原是教育部的官員,可他對這樣的教會學校卻根本沒有任何管理權,甚至對他們內部的情況都不甚了解

                                      一直到新中國成立之後,這些教會學校才被國家管控,拆分或者合並在國有大學裏面,國人的教育是絕對不能掌握在外國人手中的,更不能出現國內政府都無法過問的荒唐事。

                                      燕京大學後來是跟北京大學合並了,北京大學也搬到了燕京大學的原址,也就是未名湖那塊地方。原本那幫人想叫北京大學沒叫成,最後也算是變相變成了北京大學了。

                                      而于連波從海外留學歸來,馬上就要去新大學的社會學系當導師了。

                                      白雨生舉杯道:“恭喜了,連波,你從彙文畢業,留學歸來又回了彙文當老師,希望你以後能教育出來更多像你一樣優秀的學生。”

                                      于連波也趕緊舉杯道:“客氣了,雨生兄,我還羨慕你呢,你們白家在京城開了那麽多家飯店,買賣做得那麽大,以後我去你那兒吃飯,你可不能收我錢啊。”

                                      白雨生擺擺手笑道:“哪能啊,你們肯來就是給我面子,哪能要錢,那不是打我臉嘛。”

                                      高傑義頓時眼睛一亮,立刻舉杯,大叫道:“好兄弟,幹一杯。”

                                      白雨生也跟他幹杯,樂呵呵一笑。

                                      呂傑誠也頓時笑的眼睛都看不見了。

                                      于連波看著高傑義問道:“對了,聊了這麽久,還不知道傑義兄現在在哪裏高就呢?”

                                      高傑義和呂傑誠臉上的笑容頓時就僵住了。

                                      這怎麽說?說自己在茶館當評書學徒嗎?

                                      高傑義呵呵笑著:“慚愧啊慚愧,都是同學,我卻是混的最差的那個,難以啓齒難以啓齒。”

                                      白雨生問道:“我記得你家是開綢緞莊的,你現在沒有在自家買賣幫忙嗎?”

                                      高傑義一愣,他們這是把我認成誰了,把哪個同學代入到自己身上了,誰家開綢緞莊了?

                                      高傑義搖搖頭,苦笑道:“家道中落呀,都怪我父親,沉迷押寶,好好的一個綢緞莊都給押沒了,後來他輸急了眼,就跳了寶案子了……”

                                      于連波好奇問道:“什麽是押寶,什麽是跳寶案子?”

                                      白雨生也問道:“押寶是耍錢的意思嗎?令尊大人怎麽會染上這等惡習?”

                                      高傑義歎了一聲:“說來話長呀,想當年我老父親在江湖上也是有一號的人物啊,最初他是在镖局給人家押镖,後來我母親嫌棄這行太危險,便讓他退了出來,拿著積蓄在京城開了綢緞莊,原本生意還蠻好,短短幾年就有三四間店鋪了,所以那時候我也才去了彙文跟你們做了同學。”

                                      “那一年春,我姥姥去世了,我母親是日日以淚洗面啊,我父親看的也是心煩意燥,後來在清明的時候,我父親帶我母親去前門的江南城隍廟逛廟會散散心,然後遇上了……”

                                      金單聽得雲裏霧裏的,他低聲問呂傑誠:“他說啥呢?”

                                      呂傑誠嘴裏撐得滿滿的:“說書呢,《宋金剛押寶》,他爸爸是鐵羅漢宋金剛。”

                                      “啊?”金單整個人都不好了。

                                      呂傑誠道:“剛前面下午我師父還說鐵羅漢宋金剛跟鐵頭太歲孫啓龍打的熱鬧呢,也不知道他怎麽給搬這兒來了。”

                                      前面秦致遠說的那段書叫做《康熙私訪月明樓》,在這段兒前面就是《宋金剛押寶》。押寶就是賭錢的意思,因爲以前禁賭,所以賭場都用暗語來表示。賭錢叫押寶,賭場叫寶局子,寶案子就是賭桌,跳寶案子就是輸急眼了跳上賭桌跟人家老板賭命。

                                      宋金剛原本是镖師,就是染上了賭博,才把三間綢緞莊都輸完了的。最後輸急眼了,跳上寶案子割了自己的肉來跟老板賭命,最後惹得老板差點要弄死他,這老板就是花斑豹李德隆,最後在北霸天安三太的講和下,幾人結拜成兄弟,成了京城四霸天,才有的後面康熙私訪月明樓,拿下四霸天的故事。

                                      只是現在鐵羅漢宋金剛變成高傑義的親爹了,宋金剛押寶變成了他家裏的沒落史了,真夠行的。

                                      高傑義也沒打算正兒八經說書,真要說這段沒個幾天說不完的,他也就簡短截說:“那李麻子是不想惹我父親,可寶局子裏的掌櫃的卻不肯了,眼瞧著我父親越贏越多,他就想要出千做假局了。這一下子就把我父親輸急眼了,我父親是越輸越多,三間綢緞莊都輸完了。他就讓我從彙文轉學出來,安頓好我和我母親,他要仗著一身好武藝要跳寶案子跟人家玩命……啪……”

                                      高傑義敲了桌子。

                                      還在吃飯的呂傑誠聽到響聲,下意識就把空盤子端起來了,得,講完一段兒了,到駁口了,准備打錢了。

                                      白雨生聽得入神了,問道:“後來呢?”

                                      呂傑誠瞧瞧手上的空盤子,心裏想:“沒給錢,你還想聽後來的?”

                                      果不其然,拴扣子是一個評書藝人的基本素養,高傑義肯定不給他解開,他搖搖頭:“唉,不提了,今兒大喜的日子,家醜之事別沖撞了連波的喜事,後來的事兒有機會再跟你們說吧。”

                                      于連波來了一句:“其實我也很想知道後面的事兒。”

                                      高傑義頓時無言。

                                      呂傑誠看了看手上的空盤子,這錢我打是不打呀?

                                      高傑義哈哈幹笑兩聲:“有機會的,有機會的。”

                                      衆人見高傑義不肯說,也就不多問了,幾人又閑聊起來,又說到了白雨生新開的飯店,說是剛開業生意不好,白雨生也正發愁呢。

                                      白雨生歎了一聲,突然高傑義:“傑義兄也是生意世家,不知道能不能爲我出出高見呢?”

                                      高傑義道:“簡單,雇一幫人天天排隊就好了。”

                                      “啊?”白雨生當時一愣。

                                      高傑義笑道:“藝人行老幹這個,那些叫好捧場的座兒都是用一碗爛肉面雇的,等你店門口天天排隊,別人也就想著要進去嘗嘗了,至于進去後能不能留下來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所以別以爲後世那些明星網上雇水軍是什麽新鮮事情,其實這玩意兒都是民國老藝人玩剩下的東西。

                                      白雨生搖頭笑道:“有趣,有趣。”

                                      高傑義道:“你也別怕前期投入成本太高,也別怕留不住人,等人多了,你再一人一號,讓他們存錢到櫃上,存十個大洋送一個,存二十個送兩個,存五十個送六個……”

                                      白雨生聽得當時就愣住了,開始琢磨起來了。

                                      高傑義見白雨生已經愣住了,他笑了兩下,就又問于連波:“連波兄,回國多久了?”

                                      于連波道:“兩月有余了。”

                                      高傑義又問:“聽說你上個月10號被警察帶走了?是發生什麽了嗎?”

                                      這話一出,旁邊幾人都看向了于連波。

                                      而呂傑誠和金單同時一怔,上個月10號,這不是高傑義被襲擊後的第二天嗎?北平說書人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