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ddress id="gfte38"><dir id="gfte38"></dir></address>
              1. <option id="11p32h"></option><tr id="11p32h"></tr>
                    1. <del id="0fihw9"></del><sup id="0fihw9"></sup><option id="0fihw9"></option><thead id="0fihw9"></thead><ol id="0fihw9"></ol>
                        1.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北平說書人 > 第十八章 佟小六

                              老北京的建築基本都是四合院,四合院有大有小,剛才吃飯的地方就是兩進的四合院,更大一點的還有三進或者四進的,也有獨門獨棟的。

                              有錢人家自己住在一個四合院裏。土豪人家,主家住在正院,下人住在偏院。等金小毛去了于家之後,他也是住在偏院裏的。

                              而剛剛叫高傑義名字的人,叫做佟小六,是跟高傑義他們租住在一個四合院裏的。秦致遠這個懶貨可沒那麽多錢自己買四合院。

                              而這種好幾戶人家住在一個四合院裏的就叫做雜院,四五戶人家的叫做小雜院,更多的就叫做大雜院。

                              佟小六二十六七歲,高高瘦瘦的,是一個很文氣的小夥子,他是唱小曲的藝人,他跟他師父一起住在東房。

                              “真是你啊,我還以爲我看錯人了呢,愣是沒敢認。”佟小六快步走來,臉上露出了笑容。其實他前面就看見高傑義他們了,但是見著他們身邊站著的人都氣度非凡,他愣是沒敢上前相認。

                              “小橙子,金單你們也都在啊?”小六臉上的笑更燦爛了:“我說怎麽我起來沒瞧見你們呢,原來你們來這兒玩了。”

                              呂傑誠點點頭道:“對,六哥,我們來吃……”

                              高傑義立刻把呂傑誠的腦袋一扒拉,不讓他說下去了。

                              呂傑誠被晃了個夠嗆。

                              高傑義看了看佟小六身上帶著的東西,他問道:“六哥,你怎麽沒去天橋啊,你在前門這塊兒出活兒嗎?”

                              佟小六白皙的臉上泛起了一點紅暈,他含糊其辭道:“對,來……來……來唱個堂會……”

                              “哦。”高傑義點了點頭。

                              佟小六囑咐道:“小義兒別在外面玩的太晚,外面也不安全,你忘了你上次在外面出的事兒啦?趕緊回去。”

                              高傑義道:“好,我們這就回去了。”

                              佟小六又從懷裏掏出來一塊大洋,塞到高傑義手裏,說道:“叫個洋車回去吧,別舍不得錢,咱們那塊不安全。”

                              高傑義和呂傑誠同時眼睛一亮。

                              高傑義拿著大洋樂了:“喲,六哥,你什麽時候發財了呀?”

                              佟小六卻是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擺了擺手:“別問那麽多了,以後晚上別出來了,你傷還沒好利索呢。我那兒還有十個大洋,明兒等我回去,我再拿給你,你去買些吃的好好補補。”

                              這回高傑義是真意外了,他們都是窮藝人,高傑義和呂傑誠更慘,都還是學徒。佟小六也才剛剛藝滿出師,自己的名氣都沒打出來,日子過得緊緊巴巴的,他哪兒來的這麽多錢?

                              高傑義驚訝問道:“六哥,你哪兒來的這麽多錢?”

                              佟小六溫和地笑了笑,說:“這你就別管了,我畢竟藝滿出師能自己賺錢了,錢的事情你就別擔心了,顧好你自己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咱們都是孤兒,又是一起長大的,我是你們的哥哥,照顧你們是應當的。行了,你們趕緊回去吧,我還得出活兒呢。”

                              金單冷不丁問了一句:“六哥,您現在在哪兒出活兒呢,能賺這麽多,您師父也賺不了這麽些吧?”

                              “額……”佟小六頓時臉上一紅。

                              金單看了看佟小六的臉色,又問:“這兒可離八大胡同不遠,六哥,您別是去下處唱窯調兒去了吧?”

                              窯調兒顧名思義就是在窯子裏唱的曲兒,能在窯子裏唱的曲兒肯定不是什麽正經曲子了,像著名的那啥摸就是典型的窯調兒。

                              呂傑誠都驚呆了,他也沒想到一向老實本分的六哥居然去唱窯調了。

                              佟小六臉更是紅的要滴出血來了,頓時難堪死了:“我……我……小義兒……你要是覺得我錢髒,我……我……”

                              高傑義趕緊道:“哪能啊,這可是白花花的大洋呢。”

                              佟小六擡頭錯愕地看著高傑義。

                              高傑義挑著眉,問道:“嘿,六哥,窯姐兒好看嗎?”

                              佟小六臉都紅到耳朵根後面了:“沒……沒敢看……”

                              金單和呂傑誠都轉過頭看高傑義,這好奇個啥呀?

                              “哈哈哈……”高傑義大笑著,他這六哥也真是個人才,都二十六七歲的人了,別人早就娶妻生子了,或者變成了風月場的老手,可他六哥卻根本還是一個純潔到了極點的小男生嘛。

                              就這樣的性子,還跑到那種地方去窯調,他怎麽想的啊?他自己不別扭嘛?再說就他這樣的性子,去了那兒免不了被人欺負調戲。

                              高傑義也覺得好笑,他道:“六哥,你這又是何苦呢?你根本適應不了那裏的環境啊,你這樣一個白白嫩嫩還害羞的要命的人,去了哪裏碰上兔爺怎麽辦呢,我可告你,八大胡同可是兔爺常逛的地兒。”

                              佟小六臉紅的更加厲害,就他這張白嫩的臉真的比好多女子都好看。

                              八大胡同最初是戲班子落腳的地方,現在也有好多梨園行名伶落腳在這裏。戲院也大多都開在前門這一塊,天橋那種窮人窩子是沒有戲院的,要到1921年才有戲班子在天橋落腳。

                              最初的梨園行所有行當都是男人唱的,女人是沒有戲角兒的。而清朝又是禁止狎妓的,所以當時有很多達官權貴都會去八大胡同找唱坤角兒的男藝人過夜。

                              所以佟小六這種性格和長相,是真不適合去這種地方的。

                              高傑義勸道:“六哥,你是真不適合去唱下處。錢,我們可以想辦法慢慢賺,我病已經好了,您不用顧惜我的。”

                              佟小六道:“其實也不是主要因爲你,是我自己,我需要錢,很大一筆。”

                              高傑義瞧瞧佟小六:“六哥,你就一孤家寡人,一人吃飽全家不愁。你又沒有任何不良嗜好,連煙酒都不沾,要那麽多錢幹什麽?”

                              佟小六道:“哎呀,你別問了。”

                              高傑義道:“六哥,你莫不是瞧上哪家姑娘,需要錢娶人家進門吧?”

                              佟小六驚愕地看著高傑義。

                              高傑義一拍手:“得,我還真猜對了,哪家姑娘啊?”

                              佟小六不好意思地擺擺手:“你別問了,都問的我不好意思了。”

                              高傑義卻笑道:“這有什麽不好意思的,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嘛,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成婚了。不過呀,六哥,對姑娘家嘛,你能賺錢是很重要的,可最更重要的是你要會說話,會哄人家開心,這樣才能討人家歡心嘛,單靠老實可不成。”

                              佟小六訝異道:“你還知道怎麽哄女孩子?”

                              金單和呂傑誠也滿臉不信地看著高傑義,這家夥跟佟小六差不多老實啊,也從來沒見他跟哪家姑娘聊過,他還會這個?

                              高傑義笑道:“六哥,我教你幾個。六哥,我覺得你今天有點怪。”

                              佟小六一愣:“哪裏怪了?”

                              高傑義笑道:“怪好看的。”

                              三個人同時一愣,然後再看高傑義的眼神已經不一樣了。

                              “哇……”佟小六對高傑義歎爲觀止了。

                              高傑義又道:“六哥,我對你挺好的,你幹嘛要害我呀?”

                              佟小六不解道:“我害你?我害你什麽了?”

                              高傑義理直氣壯道:“害我這麽喜歡你呀。”

                              佟小六臉紅了。

                              高傑義笑了,在後世說這樣的土味情話是要被小姐姐打的,可是在民國卻是超級無敵殺傷利器啊。

                              “哇……師哥,你這都是哪兒學的啊?”呂傑誠兩只眼睛冒星星了。

                              高傑義理都沒理這個小屁孩,他對佟小六說:“六哥,我就先教你這麽兩句,你先用著。其他的我也就不勸你了,你自己小心點吧,我們先走了。”

                              “行。”佟小六點了點頭。

                              幾人道別後,轉身走了。

                              呂傑誠還纏著問:“師哥,你還有別的嗎?”

                              高傑義一巴掌拍在呂傑誠腦袋上,沒好氣道:“你個小屁孩,管那麽些呢。”

                              佟小六看著高傑義的背影,搖頭笑了笑,他也覺得很意外,小義兒什麽時候懂這麽多了。

                              搖了搖頭,他也走了,去出活兒了。

                              此時,胡同黑暗處多了一雙眼睛,看向了高傑義的背影。北平說書人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