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0ezvlp"><li id="0ezvlp"><div id="0ezvlp"></div></li><address id="0ezvlp"><font id="0ezvlp"></font><tr id="0ezvlp"></tr></address><form id="0ezvlp"><fieldset id="0ezvlp"></fieldset><big id="0ezvlp"></big></form><abbr id="0ezvlp"><big id="0ezvlp"></big></abbr><acronym id="0ezvlp"><style id="0ezvlp"></style><legend id="0ezvlp"></legend><button id="0ezvlp"></button><option id="0ezvlp"></option><tfoot id="0ezvlp"></tfoot></acronym></button><noscript id="0ezvlp"><blockquote id="0ezvlp"><noscript id="0ezvlp"></noscript><form id="0ezvlp"></form><big id="0ezvlp"></big><tfoot id="0ezvlp"></tfoot></blockquote><label id="0ezvlp"><abbr id="0ezvlp"></abbr><abbr id="0ezvlp"></abbr><ins id="0ezvlp"></ins><dfn id="0ezvlp"></dfn></label><b id="0ezvlp"><acronym id="0ezvlp"></acronym><ul id="0ezvlp"></ul></b><dfn id="0ezvlp"><center id="0ezvlp"></center><del id="0ezvlp"></del></dfn></noscript>
  1. <code id="0ezvlp"></code><table id="0ezvlp"></table><style id="0ezvlp"></style><button id="0ezvlp"></button>
        1. <span id="0ezvlp"></span><optgroup id="0ezvlp"></optgroup><del id="0ezvlp"></del><strong id="0ezvlp"></strong>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北平說書人 > 第六十四章 鵝幻彙編

              金單的臉色也很不好看,他只是默默地把門關上,然後悶聲往房裏走。

              高傑義看的出來,金單的心情很不好。

              高傑義追在後面問道:“你怎麽了?”

              金單沒有說話。

              高傑義問道:“是不是你爹又來了?”

              金單停住了腳,回頭冷冷地看著高傑義。

              高傑義噎了一下,讪笑道:“老家夥,老家夥”

              金單臉更冷了。

              高傑義擺擺手:“好,好,他來了,他來了。”

              金單皺眉道:“說,什麽事兒?”

              高傑義推著他進門:“走,進去說。”

              金單有些不耐煩道:“到底什麽事?”

              高傑義道:“先進去再說,真有急事。”

              金單見高傑義這麽鄭重其事的樣子,恐怕是真有正事了,他便讓開門,道:“進去吧。”

              高傑義先推著金單進門,然後他往外探了一眼,見確實沒人,才小心翼翼地把門關上。

              金單看的是又好氣又好笑,本來低落的心情被高傑義這番動作一搞,反倒是舒坦了很多,他問:“你到底有什麽事兒?神神秘秘的。”

              高傑義在桌子邊上靠牆坐下,招了招手:“來,快過來。”

              金單忍住沒翻白眼,走了過去,沒好氣道:“趕緊說,跟我這兒賣什麽關子?”

              高傑義一點都沒在意金單的語氣,他神神秘秘道:“你的戲法學的怎麽樣?”

              “什麽怎麽樣?你到底想幹嘛?”

              高傑義又問:“你會絲法門的戲法嗎?”

              金單道:“會啊。”

              高傑義問道:“會到什麽程度?”

              金單皺起了眉頭:“什麽叫什麽程度?跟一般的戲法師比起來,我還算是可以的吧,而且我學的也比較全面,絲法門裏面的鴛鴦棒、扇戲、地上的絲法傀儡,我都會。”

              高傑義一拍手:“厲害呀。”

              金單問道:“你到底想幹嘛?”

              高傑義從懷裏把這本冊子拿出來,神神秘秘道:“我給你看樣東西。”

              “什麽?”金單接過來,冊子上寫著絲法門三個字,他眉頭就是一皺,再翻開一看,說道:“這不就是鵝幻彙編嘛,我以爲是什麽呢,至于神神秘秘的嗎?”

              “鵝幻彙編?”高傑義疑惑一聲。

              金單點頭道:“沒錯,就是鵝幻彙編,清朝時候有個當官的叫唐再豐,他癡迷于戲法幻術,用了幾十年時間去尋訪天下戲法幻術師,向他們請教戲法門子,然後編纂了這樣一本戲法集,取名鵝幻彙編。”

              “可戲法門子是每一個戲法師的命根子,連徒弟兒子都不一定舍得教,又怎麽舍得白白教給一個外人?可是他們又畏懼唐再豐的身份,便用了許多糊弄的法子。他的那本鵝幻彙編就幾個簡單的小戲法是真的,其他的全是假門子。”

              高傑義聲音立刻就大了起來:“假的?怎麽會是假的,你再看看。”

              “你還不信嗎?”金單重新翻開冊子,又看了起來。

              高傑義緊張地看著金單。

              還不消兩分鍾,金單臉上立刻變了顔色,他把冊子緊緊合上,擡起頭震驚地看向高傑義。

              高傑義也很緊張地問道:“怎麽樣?”

              金單忙問道:“這東西你從哪兒拿來的?”

              高傑義反問道:“你先說,上面記載的東西到底是真的是假的?”

              金單神色有點慌亂,又有些茫然:“怎麽可能這世間怎麽可能有這樣的戲法,怎麽會有這樣的門子,這是何人想出來的”

              高傑義有些急了,大聲道:“你倒是說呀,這上面的東西能不能實現?”

              金單再次看手上的冊子,他沉聲道:“我需要試一遍才能知道到底能不能實現,但是就上面記載的看,恐怕都是真的,怎麽會有人能想到這樣的辦法這東西要是流傳到外面去,恐怕會引起整個彩門震動,怕是天底下的戲法師都會來搶。”

              高傑義卻是搖頭:“這東西最有價值的,不是上台變戲法給別人看,這東西就不是取悅觀衆用的。”

              “嗯?”金單愕然擡頭。

              高傑義盯著金單的眼睛,他很相信金單,他們是一起長大的,感情是經曆過考驗的,這世上能讓他毫不保留相信的人不多,金單就是其中一個,另外一個就是他的師父。

              高傑義沒見過他的父母,他從記事以來全是他師父在帶著他,管著他,他對他師父,就跟對待父母是一樣的,高傑義絕對不會相信他師父會害他。

              高傑義盯著金單的眼睛,很認真地問道:“我能相信你嗎?”

              金單一愣,怔怔地看著高傑義那認真的樣子,然後他也盯著高傑義的眼睛,很認真地回道:“能。”

              他就說了一個字,但高傑義卻明顯放松了下來。

              金單說能,那就絕對能。

              高傑義拍了拍這本冊子,道:“學會它。”

              金單又只回了一個字:“好。”

              高傑義語氣嚴肅道:“還有別讓任何人知道這個東西,盡快學會,然後毀了它。”

              金單明顯又是一怔,然後他點了一下頭,沒有說任何質疑的話,又只回了一個字:“好。”

              高傑義微微歎了一聲,道:“我知道你現在有很多疑惑,我的疑惑比你更多,但現在還不是揭秘的時候,我們能做的就是讓自己盡量變得強大起來。我有一種預感,似乎有一個很可怕的對手再暗中默默地看著我,我沒有太多時間,也沒有太多可以信任的人。”

              金單回道:“一切有我。”

              高傑義再看著他,點點頭,露出了微笑,寬慰道:“放心,至少從目前來說,他們至少還沒起殺心,不然我死多少次都不夠的。”

              金單道:“我不怕。”

              高傑義內心感動,眼睛也有些發酸,他道:“好,我先回去了,這裏交給你了。雜技園那邊,你這幾天就先別去了。還有,別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任何人,我不想你也被人盯上。”

              “好。”金單又應了一聲。

              “走了。”高傑義擺了擺手,果斷出門了。

              金單又把目光放在了這本冊子之上,眼中露出了漸漸仇恨的目光,嘴裏輕輕念道:“金家家祭”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