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l id="pwvbw4"></ul><dfn id="pwvbw4"></dfn><table id="pwvbw4"></table>
            <button id="pwvbw4"></button><em id="pwvbw4"></em>
              <legend id="bp7gu6"><q id="bp7gu6"></q></legend><dl id="bp7gu6"><address id="bp7gu6"></address><ol id="bp7gu6"></ol><q id="bp7gu6"></q></dl><address id="bp7gu6"><b id="bp7gu6"></b></address><big id="bp7gu6"><tbody id="bp7gu6"></tbody><code id="bp7gu6"></code></big>
                1. <noframes id="ptg2ar"><ol id="ptg2ar"><u id="ptg2ar"></u></ol><thead id="ptg2ar"><b id="ptg2ar"></b><select id="ptg2ar"></select><dir id="ptg2ar"></dir></thead><pre id="ptg2ar"><blockquote id="ptg2ar"></blockquote><label id="ptg2ar"></label><pre id="ptg2ar"></pre></pre><em id="ptg2ar"><dt id="ptg2ar"></dt><table id="ptg2ar"></table><tfoot id="ptg2ar"></tfoot><address id="ptg2ar"></address></em><b id="ptg2ar"><u id="ptg2ar"></u><address id="ptg2ar"></address><th id="ptg2ar"></th></b><abbr id="ptg2ar"><button id="ptg2ar"></button></abbr><dt id="ptg2ar"><noframes id="ptg2ar">
                  <tt id="4rlvn2"></tt><dfn id="4rlvn2"></dfn><dir id="4rlvn2"></dir><sup id="4rlvn2"></sup><center id="4rlvn2"></center>
                    1. <legend id="4rlvn2"></legend><address id="4rlvn2"></address>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北平說書人 > 第八十三章 獨腿雙斧鄭生秀

                            好好的一出跳寶案子,就被高傑義這個王八蛋給毀了。

                            雷畢真是有想撞牆的心思,雖說天津混混足夠光棍吧,但他們也不是傻子,挨打也是疼的啊,關鍵今兒這一頓打全白挨了。

                            你還沒辦法跟人家生氣,人家要是故意的,你還能跟人家好好論道論道。可這就是一個讀書讀傻了的大學生,人家是見義勇爲來了,你再跟人家怎麽搞?

                            所以雷畢很悲催啊,想生氣都生不出來。人家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他是混混遇上大學生,他特麽想撞牆啊。

                            高傑義還哈哈大笑,非常熱情地問道:“敢問這位老先生尊姓大名啊?”

                            老混混欲哭無淚,都想打他了:“我是你姥姥。”

                            高傑義忙道:“哦,原來是姥姥先生,您好,您好。”

                            老混混這回是真哭了,真遇上一個讀書讀傻了的,你特麽的是個傻子嗎?

                            “啊……”雷畢悲憤地嚎叫一聲,想哭。

                            旁邊圍觀的混混,都忍不住笑出了聲,這爺倆太悲催了。遇上這麽個木魚腦袋,這年頭的讀書人是很值錢的,尤其是大學生,那都是學生老爺,尤其是北京大學的學生,幾次遊行下來,已經很讓人尊敬了。等到明年的五四運動之後,那北京的大學生可就了不得了。

                            雖說他們是喜歡耍光棍的混混吧,但是混混也是有規矩的,你耍光棍耍的再厲害,第一不能欺負到街坊鄰居身上,你再橫也不能欺負街坊,這是所有人心中的道德准則,混混都不例外。

                            天津有個永豐屯鍋夥裏面有個大混混,叫做李金鳌,那是耍光棍的大行家。在天津也有很大勢力,人家每次回家的時候都讓汽車遠遠的就停下來,自己走路過去。手上提溜著吃喝飯菜,見到街坊也一個個問好。很多街坊鄰居都不知道他是幹嘛的。

                            後來有一個小混混在胡同裏面堵住了李金鳌,非讓李金鳌把手上拿著的魚給他吃,李金鳌二話不說就給了。那小混混還誇李金鳌識相,美滋滋就走了,後來知道了李金鳌的身份,差點沒給嚇死。

                            等到三十年代的時候,天津的說書人會創作出一部專門說天津混混的評書,叫做《沽上英雄譜》,裏面的書膽就是李金鳌。

                            講的就是李金鳌怎麽耍光棍的故事,這爺們兒走一路挨打一路,到處耍光棍,天津挨打,去了上海也挨打,把滾刀肉的品質發揮到了極致,挺有意思的。後來這部書被禁演了很多年,一直到90年代才有天津說書人重說英雄譜。

                            第二個,就是讀書人,讀書人向來都很受人尊重。混混也不會故意欺負到大學生頭上,相反能幫襯一把的時候還會盡量幫一下,這種對讀書人的尊重是中國幾千年來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理念熏陶出來的。

                            所以這個木魚腦袋壞了他們的事兒,他們還真沒法找這小王八蛋算賬,而且他們也不知道這小子的身份背景,他們又是外來人,在此地沒有跟腳,剛剛又立棍失敗了,怎麽敢隨意就動手啊。

                            高傑義對他們這行也很了解,所以他才說自己是北京大學的學生,而且也明白其中的道道,所以才敢這樣做。不然他也怕挨打,他可不是耍光棍的混混,他怕疼的。

                            老混混擡頭望著天空,悲憤道:“我鄭生秀這是遭了什麽孽呀……”

                            高傑義是不知道鄭生秀的名號,但旁邊的小混混可是知道這位天津同行。

                            “您老可是天津獨腿雙斧鄭生秀?”

                            高傑義微微訝異,這個名號可夠響亮的。

                            老混混扭頭看去,雙手搭在了手肘上,他的袖子比普通衣服要長上一尺,這是爲了裏面方便藏上兩把斧子,他是帶著家夥來的呢。

                            老混混看著眼前的幾個北京混混,雖說自己是個獨腿,旁邊的小混混又剛被打斷了一條腿,可他卻一點都不慌,盯著眼前幾人:“怎麽著,幾位爺,是想踩著老頭子我的腦袋往上爬?”

                            幾個北京混混互相看了一下,都有些蠢蠢欲動。混混想立棍,有自己的人物字號,很簡單,耍光棍就行。但是耍光棍也要選對地方,去老實人那裏耍光棍不叫能耐,非得是像雷畢這樣來狠角色這裏耍光棍踩著。

                            所以混混想上位,都是踩著老混混的名頭上去的。當年八指鄭勇就是踩著鐵拐老趙的名號上去的,八指鄭勇出頭了,鐵拐老趙毀了。

                            老混混冷哼一聲:“成啊,劃下道來,也好讓我見識見識京城混混的能耐。我雙斧鄭生秀,左邊斧專砍我自己,右邊斧專砍別人。幾位爺,你們是想看我用左邊斧呢,還是右邊斧呢?”

                            高傑義看的目瞪口呆,這老家夥當場就開始耍光棍了。

                            老混混接著道:“幾位瞧我們的熱鬧,也捧場捧了好一陣了,現在也是渴了餓了吧。別說我們天津人不講理不好客,要不我現在給幾位爺來幾杯瓊漿玉液酒,龍山虎腿肉?”

                            說著,老混混拔出了綁腿上的攮子,當時就想要給自己開刀割肉放血。

                            幾個京城的小混混全都嚇一跳。

                            混混行有混混行的規矩,老混混給自己割肉放血,他們也得跟上,耍光棍得大家一起耍。可他們要是真有這能耐和勇氣,也早就有自己的人物自號,何必在這兒瞎混呢。

                            小混混們當場就慫了,紛紛幹笑道:“您是大英雄啊,您是真光棍,真好漢,按說您的酒咱們不該推辭。但是今兒我們還有事兒,趕明兒,等趕明兒的,我們在東興樓擺下酒席請您吃飯。”

                            “那我就等著了。”老混混冷淡說道,然後把攮子插了回去。

                            “告辭,告辭。”小混混趕緊跑了。

                            老混混鄭生秀往地上啐一口:“嘛玩意兒。”

                            然後他扶起了倒在地上的雷畢,自己一瘸一拐地扶著往前走。

                            高傑義趕緊跑上前去,幫著他扶人。

                            老混混鄭生秀一點都不領情,就道:“我們爺倆賤命兩條,就不勞您這位讀書人的大駕了。”

                            高傑義幹笑道:“沒事沒事,只要能幫到您,我輩讀書人,何懼一死?”

                            “嘛玩意兒?”老混混和小混混沒聽懂。

                            呂傑誠跟在後面翻了白眼。

                            高傑義忙岔開話題道:“咱們這是去哪兒,我帶你們找地方治傷去吧?”

                            老混混晃著身子走著道:“不必了,混混有混混治傷的地方。”

                            高傑義好奇問道:“哪兒?”

                            鄭生秀道:“天津蘇七塊,北京孫一諾。”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