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oot id="dhf5lh"><style id="dhf5lh"></style><q id="dhf5lh"></q><acronym id="dhf5lh"></acronym></tfoot><sup id="dhf5lh"><tr id="dhf5lh"></tr><optgroup id="dhf5lh"></optgroup><ins id="dhf5lh"></ins><form id="dhf5lh"></form></sup><address id="dhf5lh"><tr id="dhf5lh"></tr><tt id="dhf5lh"></tt><dt id="dhf5lh"></dt><ol id="dhf5lh"></ol><blockquote id="dhf5lh"></blockquote></address><table id="dhf5lh"><dt id="dhf5lh"></dt></table>
            <q id="bzbr1j"></q><u id="bzbr1j"></u><style id="bzbr1j"></style>
          1.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北平說書人 > 第九十二章 大嘴張嘯輪

                張嘯輪那個嘴碎啊,真不愧大嘴這個外號。

                八指鄭勇聽得耳朵都起泡了。

                汪老魚他們也在下面等的腳都酸了,兩人連晚飯都沒吃呢,肚子又餓,腿又酸,他們眼巴巴盯著上面,還在想呢,上面還沒說好嗎,怎麽還沒叫他們啊?

                馬三兒有些等不了了,他對汪老魚說道:“魚爺,要不您坐著等會兒?”

                汪老魚搖頭:“要坐,也不是現在坐。”

                馬三兒不解:“這是爲什麽?”

                汪老魚解釋道:“我們到現在都不清楚那日那人到底是不是會友镖局的人,我們要做好最壞的打算,我們今兒就是抱著賠罪的心思來的,所以就要做好賠罪的態度,就咱們站著的態度,這就是在賠罪。”

                馬三兒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汪老魚也沒指望他能明白多少,一個只會打架的粗人要是比他明白的都多,那還要他幹嘛?

                馬三兒說道:“這也有點久了,他們還沒聊完嗎?”

                汪老魚卻說:“這你就不懂了,那高人可是讓咱們不能去打聽人家的,還是那句話,咱們要做好最壞的打算,所以勇爺指定不能上來就問,他肯定得套人家的話。你看,現在都過這麽久了,說明了什麽?”

                馬三兒搖頭:“不知道。”

                汪老魚指著他笑著道:“你看看你,說你腦子不行吧?”

                馬三兒撓頭笑了笑。

                汪老魚解釋給他聽:“這說明了咱們鄭勇爺肯定很小心,旁敲側擊,迂回著來幫我探聽消息,他可能說上百句話才會夾雜一句打聽的話語,就這樣一點一滴地給我們問出來,所以才用了這麽久的時間。”

                “哦。”馬三兒點了點頭,這才明白。

                汪老魚也歎了一聲:“勇爺對咱真是沒的說的,這麽費心費力地幫咱們,想必他現在在上面肯定說的嗓子都冒煙了吧,唉……”

                馬三兒也深以爲然地點點頭。

                樓上。

                大嘴張嘯輪還在那裏喋喋不休:“哎呀,就那老娘們,要是讓我後來再見著她,我非得問問她雞蛋是怎麽做的,這叫什麽玩意兒嘛。我吃的也不香啊,又不好吃,廚藝也不行啊,我吃了第二十個的時候,我就發現不好吃了,我多咬了一口,就想吐了,什麽玩意嘛。”

                “還有他們村子也是,我們去買東西,還覺得我們是外來人,還打算加價錢賣給我們。當我們是冤大頭啊。再說雞蛋還不好吃呢,我都准備嘗嘗雞蛋他媽的味道了,不知道炖起來香不香?就是不能讓那老娘們下廚,那娘們太糙了,弄都弄不幹淨。”

                八指鄭勇趕緊插嘴道:“甭管她了,您看桌上的,這燒雞做的地道,您嘗嘗。”

                大嘴張嘯輪一揮手:“不用,我一瞧就不行。我跟你講,你知道這**講究什麽嗎?嘿,首先得幹淨,你不收拾幹淨了,能好吃嗎?你要是像那老娘們那樣糙的,那還能吃嗎?提起來我就生氣,煮雞蛋也不弄幹淨,還有雞屎呢……”

                八指鄭勇都瘋了,又繞回雞蛋頭上去了,就這點破事,都快被這個混蛋說半個時辰了,天呐。

                八指鄭勇實在是忍不了了,怼了一句:“您要是真看上那娘們,您幹脆娶了她得了,省的您來回念叨。”

                大嘴張嘯輪一愣,然後哈哈大笑,笑的都停不下來了:“那可不行,她年紀瞧著可比我大多了,這不合適啊。而且這娘們,廚藝不行啊,我娶回來幹嘛?你看看她煮的雞蛋,哎喲嚯,那雞蛋真的是……啊呀……”

                又來了,八指鄭勇真想拿頭撞牆。

                大嘴張嘯輪又是一頓叨叨,翻來覆去地講他跟賣雞蛋的老婦女的恩怨情仇。

                八指鄭勇眼淚都快出來了,他可是流氓頭頭啊,怎麽現在這麽委屈。

                大嘴張嘯輪一張嘴巨能噴,可再能噴也得有換彈藥的時候,終于他是噴渴了,端起酒杯來喝了一口酒,又吃了兩口菜。

                八指鄭勇可算是逮著機會了,他也不管什麽旁敲側擊了,就趕緊抓住機會問道:“張八爺,我向打聽一事兒。”

                大嘴張嘯輪送了一口菜進嘴裏,滿口嚼著菜,還說著話,居然聲音還很清晰,咬字也很准,一點沒被食物耽誤,真是個天生的話痨:“向我打聽事兒?”

                八指鄭勇點頭:“對,沒錯。”

                張嘯輪笑道:“向我有什麽好打聽的,這事兒等會兒再說,我還沒你說完呢,就那老娘們煮的雞蛋,那味道是真沒啥吃頭……”

                八指鄭勇瘋了,也不管人家說的過不過瘾了,再聽下去他可就要瘋了,他忙打斷道:“好了好了,先不說雞蛋了,我真有事兒想向您打聽。”

                大嘴張嘯輪一愣:“怎麽不聊雞蛋,這不聊得挺開心的嘛。”

                八指鄭勇忙點頭:“是是是,挺開心的,就是我這心裏老是有事,我不問出來,這也沒法開開心心地跟您聊啊,這不影響咱們哥倆聊天麽。所以您等我問完了,我再陪您好好聊聊這雞蛋的事兒。”

                大嘴張嘯輪一聽也覺得挺對,就強行壓下自己的話痨**,問道:“行啊,問吧,什麽事兒啊?”

                八指鄭勇這才出了一口氣,剛被吵了半天,現在房間裏面突然一下子安靜下來,還真讓他有點不習慣,耳朵都有點耳鳴,腦瓜子也嗡嗡的。他壓下不適,問道:“我向您打聽一人。”

                張嘯輪問道:“誰啊,是那個煮雞蛋的老娘們嗎?”

                八指鄭勇嚇得渾身一哆嗦:“不是不是,我問的不是這個。”

                “那是誰啊?”張嘯輪又問。

                八指鄭勇算是知道了,可不能讓這王八蛋插進話來,一旦讓他插進話來,自己可就沒得說了,他幹脆一骨碌都倒出來了:“我想向您打聽會友镖局裏的一位镖師,我不知道他叫什麽名字,只知道他擅長使用八八六十四路春秋刀,還會使用三皇炮錘,但是因爲早年間練過道家玄門內功,所以把內勁揉進了三皇炮錘裏面,他輕飄飄一掌,就能打碎平放在地面上的青石,還能讓地面都陷進去。”

                張嘯輪聽得一愣:“什麽玩意兒?什麽春秋刀?我們這兒沒人會這個啊,還內勁揉進了三皇炮錘裏面,這怎麽可能,我們本家功夫是很剛猛的,輕飄飄的怎麽打人?哎,你說這人長什麽模樣啊?”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