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uce4hq"></noscript><blockquote id="uce4hq"></blockquote><thead id="uce4hq"></thead><th id="uce4hq"></th><b id="uce4hq"></b>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北平說書人 > 第九十四章 當年小爺

                大嘴張嘯輪這說話真是天上一腳地上一腳的,剛剛還說镖局裏面沒這個人呢,現在怎麽冒出來一個更厲害的了?

                連當年的神拳宋老邁都尊人家一聲小爺,這他娘的得是什麽樣的神仙人物啊?宋老邁可不是什麽普通人啊,那是能跟八卦掌創始人董海川論兄弟的絕代高手啊,就這樣的人物,還得叫人小爺。

                我靠。

                汪老魚腿都在發軟,自己別是惹上這麽個角色吧?

                馬三兒的臉色也很不好看,再回想當日場景,他是覺得那人的武藝有些奇怪,跟傳統的路數不同,可要是連神拳宋老邁都尊爲小爺的人,武藝跟尋常人不同,那自然也是正常的。

                汪老魚則是想的更多,他爲什麽會覺得不對勁呢,給李中堂保過镖,那得多少年的事兒了,李中堂都死十七年了,會友镖局都換了兩代當家的了,現在是四大亭共同做主的時候,那人得多大年紀了?那麽大年紀怎麽會有這麽小的孩子?

                可現在聽起來就有點對上了,小爺啊,這年紀可不得很小麽,如果那時候剛二十歲,那現在不過五十左右,正當年的時候,有個小孩也在情理之中。

                不會真是這個人吧?

                汪老魚臉都綠了:“張八爺,您可得把話說瓷實了,那高人到底是誰啊?”

                大嘴張嘯輪摸了摸腦袋:“這我上哪兒知道去啊,我那時候還小呢,再說我當年就聽老輩人談了那麽一嘴,我們其他師兄弟也不知道啊。不然你去問我們當家掌門,說不定他知道。”

                汪老魚臉當時就垮了,他就一個菜牙子,哪有這能耐啊。

                八指鄭勇皺眉琢磨道:“八爺,您說汪老魚遇到的那人有可能是當年的那個小爺嗎?”

                大嘴張嘯輪皺起了眉頭。

                汪老魚心都快跳出來了。

                大嘴張嘯輪想了一會兒,才回答:“那我不知道,但如果真是那小爺的話,那他輕飄飄一掌拍碎青石板是很有可能的,畢竟連我們老掌門都尊他爲小爺啊。”

                汪老魚都快聽得要暈過去了。

                大嘴張嘯輪又道:“而且我好像聽說他就是練內家拳的,拳勁可柔可剛,柔時如纏綿細水,源源不絕,剛時如大河斷瀑,剛猛絕倫。”

                汪老魚聽得眼前更黑。

                八指鄭勇比他穩得住一點,他對張嘯輪道:“張八爺,您再幫忙回憶回憶,看看還能不能想起點什麽?”

                一向話痨的大嘴張嘯輪罕見地安靜了下來,仔細回憶起了當年偷聽到的镖局秘辛,時間隔得有點久了,他都有點記不太清楚了。

                汪老魚和馬三兒都提醒吊膽地看著張嘯輪。

                張嘯輪回憶了好一會兒,慢吞吞道:“我記得镖局的人對這位小爺有些諱莫如深,都不肯說起關于他的事兒,所以我也不知道他跟我們镖局是什麽關系,兩者有什麽淵源。但是我當年聽說這位小爺背著一口寶刀,常年用青布纏包著,未曾見過他拔刀。”

                “我們老掌門跟他的關系還不錯,兩人曾經切磋過武藝,還互相傳過武功。老掌門把我們三皇炮錘還有夫子三拱手傳給了那位小爺,那位小爺也教過我們老掌門武藝,但是教的是什麽我就不知道了。”

                汪老魚是越聽眼前越黑,這不他娘的要完蛋嘛,這都對上多少了。一口寶刀,不就是八八六十四手春秋刀嘛,難怪人家還有詩呢,什麽什麽斬神仙。

                還有夫子三拱手和三皇炮錘,人家這也是會的,用道家玄門的武功融合進去,創出了新的武藝,輕飄飄一掌就有那麽大的威力了,這也對上了。

                自己不會真惹上那人了吧?

                八指鄭勇面色也有些沉凝,他對汪老魚道:“老魚,把那日你見到的情況跟張八爺好好說說,讓八爺看看是不是那位奇人。”

                汪老魚頓時面露難色:“啊,可是那人不讓我打聽他的來曆啊。”

                八指鄭勇有些無語道:“你褲子都脫了,還怕這最後一哆嗦?”

                “我……”汪老魚一時沒了話講。

                八指鄭勇皺眉道:“你又想報仇,又連知道事情真相的膽子都沒有,你到底想幹嘛?”

                汪老魚被罵的尴尬不已。

                八指鄭勇喝道:“現在已經不是你一個人的事兒了,給我老實交代。”

                汪老魚被逼的沒法子了,才說出了那天他見到的每一幕畫面。

                大嘴張嘯輪也聽的眉頭大皺,嘴裏嘀咕道:“南七北六第一人?揚子江心還倒凫八百裏?這是什麽人,我怎麽沒聽說?他真說是我們镖局的人?”

                汪老魚點點頭:“對,他就是這麽說的,還不許我打聽他的來曆。”

                大嘴張嘯輪也弄不清楚了:“這就奇怪了,我們镖局沒這號人啊,難不成是以前的镖師?還是說真是當年的小爺,亦或者跟那小爺有什麽關聯?”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汪老魚也幹脆全抖落出來了:“八爺,還有一事,就還出現了一個黑袍人,那高人好像挺忌憚這人的?”

                “黑袍人?”張嘯輪一愣。

                汪老魚點頭,又開始說起了黑袍人的事兒。

                張嘯輪聽得更懵了,他有些坐不住了:“這京城地界上怎麽突然多了這麽多勢力,不行,我得回镖局跟我們當家掌門報告去。”

                說著,張嘯輪就站起來了,他這會兒也沒心思話痨了,正事要緊。

                汪老魚卻是急了,他都快給張嘯輪跪下了:“八爺八爺,那高人可說了,不讓我打聽啊,更不讓我摻和進他跟黑袍人的爭鬥裏面啊。八爺,您這一說,我可全完了。”

                張嘯輪道:“放心吧,我不把你說出去,我就說我是從外面聽回來的。”

                汪老魚懇求道:“八爺,您可千萬千萬得把我摘出去啊。”

                張嘯輪打著包票道:“放心吧,我張嘯輪一口唾沫一口釘,什麽時候胡說過了,我就不是一個愛說話的人。”

                汪老魚這才放心下來。

                八指鄭勇則是斜眼看著張嘯輪。

                張嘯輪提著汪老魚送的禮物,對鄭勇道:“鄭勇兄弟,出了點事兒,我得趕緊回去了。那賣雞蛋的老娘們的事兒,我改日再跟你說。”

                八指鄭勇臉色頓時一僵。

                張嘯輪拱了拱手,就急匆匆走了。

                汪老魚也沒想到居然得到了這麽個消息,他都快哭了,對著鄭勇慘兮兮道:“勇爺。”

                鄭勇也緊皺著眉頭:“那夥人來路不明,身份不清,先觀望著,別動手。”

                汪老魚苦著臉:“勇爺,現在您就是借我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