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oot id="15awva"><abbr id="15awva"><thead id="15awva"></thead><tt id="15awva"></tt></abbr><ul id="15awva"><table id="15awva"></table><optgroup id="15awva"></optgroup></ul><pre id="15awva"><b id="15awva"></b><big id="15awva"></big><ins id="15awva"></ins><abbr id="15awva"></abbr><dd id="15awva"></dd></pre><pre id="15awva"><li id="15awva"></li></pre><ol id="15awva"><dir id="15awva"></dir><blockquote id="15awva"></blockquote><tbody id="15awva"></tbody></ol></tfoot><span id="15awva"><tfoot id="15awva"><acronym id="15awva"></acronym><tfoot id="15awva"></tfoot></tfoot><strong id="15awva"><fieldset id="15awva"></fieldset><bdo id="15awva"></bdo><address id="15awva"></address><dd id="15awva"></dd></strong></span>
                1. <u id="9qq3uf"><u id="9qq3uf"></u><style id="9qq3uf"></style></u><option id="9qq3uf"></option><acronym id="9qq3uf"></acronym><thead id="9qq3uf"></thead><noscript id="9qq3uf"><sup id="9qq3uf"></sup><center id="9qq3uf"></center></noscript><tfoot id="9qq3uf"><button id="9qq3uf"></button><blockquote id="9qq3uf"></blockquote><i id="9qq3uf"></i><form id="9qq3uf"></form><noframes id="9qq3uf">
                              •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北平說書人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今晚去你家

                                    是夜,張嘯輪果然請客了,地點定在了東興樓,高傑義自然無不應允,有的吃幹嘛不去呢。

                                    這一次高傑義就沒帶呂傑誠了,呂傑誠這破孩子還老大不樂意了,有好吃的都不叫他。高傑義差點沒哄住,不讓小屁孩吃東西的罪過可太大了,所以高傑義只能答應幫他帶一些好吃的回來,這小屁孩才消停下來。

                                    高傑義只身赴宴,沒成想在東興樓居然又碰見了劉八爺。

                                    “喲呵,小義兒來這兒說書呀?”劉八倒是先打了個招呼。

                                    高傑義也笑著道:“喲,八爺您也在這兒呢,我可不是來說書。我師父他不管飯呀,我就只能出來討兩口飯吃了,正巧八爺您在這兒,我這頓您可得包圓兒了。”

                                    劉八揮揮手:“你少來,說,你到底幹嘛來了?”

                                    高傑義嘿嘿一笑:“那當然是有人請我來這兒吃飯啦。”

                                    劉八翻個白眼,半點不信:“你可少來吧,還有人請你吃飯,看把你能的,你師父才來這兒幾次呀。”

                                    高傑義湊上前來,道:“你還別不信,如果真有人請我吃飯,您怎麽說?”

                                    劉八道:“嘿,還跟我犟上了,如果今兒真有人請你吃飯,我輸你一塊大洋。”

                                    “好。”高傑義立馬應下。

                                    劉八卻擺擺手:“等會兒,如果沒人請你吃飯呢。”

                                    高傑義理所當然道:“那我就把這塊大洋再還你呗。”

                                    “嘿,我今兒算是遇上對手了啊。”劉八眼珠子一瞪。

                                    高傑義大笑兩聲。

                                    正巧這時候,張嘯輪風風火火就進來了,這爺們兒進來就大叫道:“哈哈哈哈……傑義兄弟早來了啊,是哥哥我遲到了呀,罪過罪過,一會兒我可得多罰我自己幾杯。”

                                    高傑義也笑著道:“張大哥來了呀,小弟我也是剛剛到。”

                                    劉八見高傑義跟張嘯輪稱兄道弟,嘴巴頓時張的老大,這小子什麽時候混的這麽高端啦?

                                    高傑義扭頭沖劉八道:“八爺,給錢。”

                                    劉八一愣。

                                    張嘯輪卻瞪著眼睛大叫道:“怎麽,這老小子欠你錢?”

                                    劉八嚇得渾身一個激靈,看張嘯輪這樣子,仿佛他要是立馬不還錢,就會立刻被他給撕了一樣。

                                    劉八連忙看向了高傑義。

                                    高傑義笑嘻嘻道:“沒呢,我們鬧著玩呢,他說今兒要是有人請我吃飯,他就輸我三塊大洋。”

                                    劉八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三塊大洋,什麽時候漲價了?

                                    “哎,不對啊……”劉八剛准備解釋。

                                    張嘯輪立刻就爆發了,一步上前,一下子就把劉八給提溜起來了,他粗聲粗氣道:“怎麽,你打算賴我兄弟的錢?”

                                    劉八臉都綠了。

                                    高傑義差點沒笑出來,還真是惡人自有惡人磨呀。

                                    高傑義趕緊幫劉八解圍:“哎呦哎喲,這是鬧的哪門子玩笑呀,快放開,快放開。張大哥,這位劉八爺可是我師父的好朋友,他特別愛跟我鬧著玩,您別生氣呀。”

                                    張嘯輪由未解怒:“哼,別想欺負我兄弟,你欺負我兄弟就是在欺負我。趕緊把欠我兄弟的錢還了,不然有你好看。”

                                    說罷,張嘯輪才把劉八放下來。

                                    劉八苦笑不叠:“好你個小義兒,你現在是了不得了,你行啊你。”

                                    高傑義話說的非常客氣:“還不是您疼惜我嘛。”

                                    “呐,給你。”劉八把三塊大洋拍在高傑義手裏。

                                    許是動作大了一點,張嘯輪又把眼珠子瞪起來了:“你使這麽大力氣幹嘛?我兄弟是個讀書人,身板薄弱,被你拍壞了怎麽辦?要不我也拍拍你試試?”

                                    劉八都快瘋了,人家是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他是劉八遇上張八,啥都沒得說,淨挨欺負了。

                                    “得。”劉八惹不起,趕緊提著他的黃鳥籠子,飯也不吃了,直接溜走了。

                                    張嘯輪得意洋洋道:“走,兄弟,咱們樓上包廂吃去,別被那個老慫小子掃了興。”

                                    “好嘞。”高傑義也很開心,有人罩著的感覺就是好啊。

                                    兩人上了樓上的包廂,要了一桌子的上等酒席,擺了滿滿一桌。東興樓的上等酒席,差不多要六個大洋,好些人一個月才能掙這些呢。

                                    高傑義也看的直咽口水,也不顧什麽客套和影響了,趕緊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張嘯輪也是個豪爽的人,吃起飯來的架勢絲毫不弱于高傑義,也是,一個常年在外面走镖的趟子手,吃飯能有多文雅?

                                    飯桌上全是這哥倆肆虐的身影。

                                    高傑義邊嚼還邊問呢:“張大哥,您常這樣吃嗎?”

                                    張嘯輪也嚼著回答:“哪能呢,誰經得起這樣吃啊,今兒還不是爲了請你嘛。”

                                    “那我不客氣了。”高傑義笑了兩聲,心裏卻是跟明鏡似的,這家夥一准兒是公款吃喝,不然他敢上來就是一桌上等酒席?這孫子吃公款,就是膽大。

                                    兩人吃著,喝著,聊著。

                                    高傑義知道張嘯輪一准得打聽那位所謂的小爺,不然他請自己吃飯幹嘛呢?難道真跟自己一見如故啊,扯犢子吧。

                                    可是高傑義等了一晚上,也沒等來張嘯輪入正題。

                                    張嘯輪聊了一晚上的閑篇,高傑義等得脖子都酸了,這家夥一個勁兒地說他跟煮雞蛋的老娘們的恩怨情仇,這有啥好說的?

                                    高傑義都快聽得耳朵起繭子了,這人有毛病嗎?

                                    高傑義都快瘋了。

                                    如果鄭勇在這兒,估計能和高傑義心心相惜,兄弟呀,你終于知道我的苦了。

                                    高傑義也只能應和著,他還等著張嘯輪入正題呢,結果這頓飯吃了接近一個時辰,張嘯輪說了一個時辰的賣雞蛋的老娘們,飯都吃完了,他也沒一句正經話。

                                    高傑義真是佩服了,這家夥這麽沉得住氣嗎?

                                    張嘯輪也喝了不少酒了,站起來都搖搖晃晃了,去會了賬之後,就晃著身子走過來,一張嘴就是滿嘴的酒氣,全噴在高傑義臉上了:“好……好兄弟呀,認……識你,哥哥我太痛快了。”

                                    高傑義也有點醉醺醺,大聲回道:“我也是呀,是弟弟我的榮幸啊。”

                                    張嘯輪靠在高傑義身邊,扭來扭去,醉醺醺道:“好,讀書人就……就是會說話,走,咱哥倆接著喝,哈哈哈……”

                                    高傑義勸道:“很晚了,咱改天接著喝,下次弟弟我請你呀。”

                                    張嘯輪立刻梗著脖子擺手:“不行,你這是看不起我,今兒……必須得再喝,就去你家喝,還……還得喝呀……”

                                    高傑義腳下微微一頓。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