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ixf2k6"></big><button id="ixf2k6"></button><dt id="ixf2k6"></dt><noscript id="ixf2k6"></noscript>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北平說書人 > 第一百五十章 真綁了

              清晨。

              高傑義很久沒起的這麽早了,上一次起的這麽早,還是在後腦勺挨了一棍子之前了,不過說久也不算久,不過是一個半月前的事情。

              他很早就起來了,小心地從床上下來,並沒有吵醒還在熟睡中的呂傑誠。高傑義穿好衣服蹑手蹑腳來到了廳堂裏面,然後打開房門,去到院子裏面,把牆角的煤球爐子搬出來。

              他撿了幾個劈柴丟進爐子裏,點著了,等火旺起來的時候,高傑義就把煤球丟進去,不一會兒就濃煙滾滾了,然後他把拔火罐放上去拔火,黑煙順著拔火罐竄的老高。

              而此時,收糞的也過來了,高傑義拿著糞桶出去,把馬桶給倒了,然後弄了點井水把馬桶沖洗幹淨,這活兒他也好久沒幹了。

              馬桶沖洗幹淨了,煤球爐子的黑煙也拔完了,火苗竄了起來。高傑義過去,把拔火罐撤走,然後坐了一壺水在上面。

              高傑義還把院子裏面打掃了一遍,送水車過來的時候,他還去拿了幹淨的甜水,然後賞了送水工幾個銅子兒。

              高傑義給師父泡了茶之後,又熬上了一大鍋小米紅棗粥,小院裏面老少爺們多,熬少了可不夠喝的。

              然後高傑義出門特地給呂傑誠買了他愛吃的早點,其實這孩子喜歡的也很簡單,甜的膩的就行,有肉就行,也好滿足。

              高傑義難得大方一次,一次性買了好多,全都給他放在了廳堂的桌子上,等他醒了就能吃了。

              高傑義走到小院裏面,用力地呼吸了幾口,小院這個點兒還很安靜,高傑義也希望這個小院會一直這麽安靜祥和。

              “爲了還能有這麽舒適的清晨啊。”高傑義感慨地說了這麽一句話。

              此時東房的門突然開了,佟小六走了出來。

              佟小六人消瘦了不少,黑眼圈很深,一看就是很久都沒有睡好,模樣很憔悴。

              “六哥。”高傑義把眉頭皺起來了。

              “小義兒。”佟小六的聲音也變得沙啞了。

              高傑義皺眉道:“六哥,你怎麽搞成這樣了。”

              佟小六虛弱地一笑:“我沒事。”

              “唉。”高傑義歎了一聲:“六哥,你也別怪那二爺,他也是心疼你,怕你出事,那些人不是你得罪的起的。”

              “我知道。”佟小六落寞地笑了一下,嘴唇微微顫抖著,眼中很快聚集了淚水:“可可我不能讓她一個人我只想陪陪她,或者或者遠遠瞧一眼,讓我看看她過得好不好”

              高傑義沉默了一會兒,他走過去寬慰道:“六哥,好事多磨吧,今晚之後,你就可以找你的大蓮妹妹了。”

              佟小六突然擡頭,驚訝地看著高傑義。

              高傑義露出微笑,他道:“放心吧,我沒騙你。”

              佟小六壓根不信,他苦笑道:“我只求她能開心一點,因爲她真的是一個特別特別好的姑娘。”

              高傑義點頭:“我知道,我知道,你們會在一起的,你們會成婚生子,過上平凡且美好的生活。”

              佟小六蹲了下來,雙手抱著膝蓋,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我我也好想好想好想”

              高傑義揉了揉發酸的眼睛,他不敢再看佟小六,就道:“我走了,今天別亂跑,老實在家裏待著。”

              說完,高傑義出了門。

              佟小六最後看到的只是一個朦胧的背影。

              那二爺站在佟小六的身後,吐出了一聲長長且無力的歎息。

              門頭溝後的于家村。

              高傑義和張嘯輪坐著一輛驢車過去了,高傑義給自己帶上了一個厚厚的防風的將軍盔,還蓋住了自己的耳朵,他給自己下巴上沾了胡子,稍微喬裝打扮了一下,不是熟悉的人還真認不出他來。

              張嘯輪也是如此,他們走镖的人更擅長喬裝之術。走镖的其中一個規矩,就是不能洗臉,一個是因爲外面風大,洗去臉上髒汙,臉反而會被寒風給刮破了。另外一個也是讓人不容易看清楚他們的長相。

              張嘯輪跟高傑義一樣的打扮,他們今晚都不是主角兒,所以躲在人群裏面倒是也不會起眼。

              到了于家村,進了三兄弟的家中。

              三兄弟早就在家裏等著了。

              見著高傑義和張嘯輪這幅打扮。

              段二爺笑了:“喲,小高爺今兒這打扮倒是新鮮啊。”

              高傑義笑道:“見笑了,見笑了,我們的身份不能暴露,一會兒我與張大哥需要隱藏在你們的跟班中,還望三位老板不要對我們有別的對待。”

              段二爺點頭:“應有之意,來人,上我珍藏的好茶。”

              下人趕緊去泡茶了。

              圖老大在一旁吐槽道:“老二,你不就只有一種茶麽?”

              段二爺臉都綠了,他大哥是真不會說話。

              高傑義也差點翻了白眼。

              段二爺強行解釋道:“大哥你閉嘴吧,那就是我珍藏的好茶。”

              “嘿。”圖老大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高傑義笑著道:“無妨無妨,圖大爺也是性情中人啊。”

              高傑義坐下喝茶,問道:“人你們帶來了嗎?”

              房三爺在一旁說道:“快手盧是吧?已經被我們給綁來了。”

              張嘯輪一噎,差點把茶葉給咽下去,他忙擡頭驚愕問道:“真綁了啊?”

              房三爺笑著稱贊道:“對啊,聽小高爺說,這是您出的主意,張八爺您出的好主意啊。”

              張嘯輪想罵髒話。

              段二爺也笑著道:“小高爺高明啊,那人可真有本事,那一雙手絕了,也虧得是您才能找到這樣的高手,我們誰都沒想到啊。哈哈哈小高爺您放心,這事兒我們絕對不會向任何人透露您的,這就是我們自己幹的,跟您沒關系。”

              高傑義滿意地點點頭,跟聰明人合作就是舒服。

              張嘯輪忍不住問道:“哎,不是,你們把人綁了這哪有這樣請人幫忙的,他要是不肯出力氣,那怎麽辦?”

              房三爺卻說:“放心吧,我跟那老小子說了,他要是輸了,我拿他填煤窯。”

              張嘯輪頓時無語凝噎。

              高傑義卻道:“段二爺,房三爺,容我說一句,咱們請人是無奈之舉,嚇唬嚇唬沒問題,但萬一他真的落敗,還請千萬不要爲難。”

              段二爺道:“小高爺請放心,我們兄弟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只要那人肯出真力氣,那我三兄弟就承他的人情,對他只有感激的情分,哪能爲難。”

              高傑義點頭:“那就好。”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