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北平說書人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宋家變化

                    藍靛廠火器營。

                    宋家這兩日可熱鬧,往日裏宋老大連高攀都高攀不起的大人物,現在都到他家裏來拜訪了。

                    而且人家都是帶著厚禮來的,言語之間也對他非常恭維和客氣,宋老大頓時找到了一種人上人的感覺。

                    宋老大都感覺自己快飄起來了。

                    這不,今兒門房又來報:“大爺,花爺來了。”

                    宋老大在廳堂裏把玩一尊小玉佛,聽到門房的話,他微微點頭:“行,讓人進來吧。”

                    門房趕緊出去請人。

                    花爺從大門進來,後面的跟班帶著禮物,花爺走到院子裏面的時候,就哈哈大笑,拱手道:“宋家大爺,給您道喜了。”

                    宋老大卻是在客廳裏面回道:“喲,花爺啊,我這是何喜之有啊?”

                    花爺眉頭微微一皺,北京人都講老禮兒,按說客人來了,主人家至少要在院子裏面迎接客人,這是禮儀。除非來的人是晚輩,你做長輩的可以隨意些。

                    花爺心中稍稍不悅,不過也沒表現出來,他自己往廳堂裏面走進去,笑著道:“這不是您家好事將近,我提前來給您道喜麽?”

                    進門之後,花爺嚇一跳,嚯,這廳堂裏面都快被禮物給堆滿了。

                    宋老大裝模作樣坐在上首位,把小玉佛小心放回盒子裏面,然後站起來,伸手道:“這事兒您也聽說了啊,來,花爺請坐。來人,上茶。”

                    花爺卻笑呵呵道:“不忙,不忙。我今兒一是來道謝,二是來賠禮。上次誤會,砸了您家煙館,我現在已經全部修繕完了,我敢保證一定是咱們京西這片兒最有面兒的煙館。”

                    宋老大笑道:“花爺,不妨事的,都是誤會,過去了就好了。”

                    花爺卻客氣道:“哎,可不能這麽說,您是大度了,可不能顯得我不懂事啊。您瞧,我給您賠禮來了。”

                    宋老大往後一看,花爺的跟班帶著大大小小十幾個禮盒子呢,嚯,這禮兒可不少。

                    “您客氣了,太見外了。”宋老大嘴上是這麽說,可心裏卻是樂開了花。

                    花爺是何等人物啊,在他們京西這邊相當于半個土皇帝啊,是他們這片的混混頭子。花街柳巷,煙館場所全是他在管,以前宋老大每月都要給他交例份兒。

                    宋老大以前見花爺都是把人家當祖宗對待的,不說別的,剛前不久,花爺還把他的煙館給砸了。宋老大愣是一點脾氣都沒有,一言不合,還挨了兩巴掌。

                    現在好了,這樣天邊的祖宗都給他笑呵呵送禮了,宋老大以前從來不敢想還有這等美事兒,他都快上天了。

                    這回真是翻身農奴把歌唱啊。

                    “哈哈哈”宋老大開心地笑著,自己先坐了下來,指了指桌椅,隨意說道:“來,花爺,別客氣,請坐啊。”

                    花爺卻說:“您別客氣,您馬上就是勇爺的長輩了,叫我花爺不合適,叫我一聲小花得了。”

                    宋老大笑的更開心了:“小花,哈哈哈,那我就不客氣了。”

                    花爺嘴角直抽抽,他娘的,老子客氣一下,你還真就立馬順杆爬了,連推辭都不推辭一下,就連鄭勇都沒叫他小花呢。可花爺也不敢直接跟宋老大翻臉,誰讓人家家裏有個好閨女呢。

                    宋家張燈結彩,喜字都挂出來了。

                    街坊鄰居也都知道大蓮再過兩日就要嫁人了。

                    沒譜的八卦信客劉小四戴著個破氈帽,把手揣進袖子裏,晃悠到了宋家門口。這段時間他跟他老爹送了一趟信,出了個遠門,這才剛回來。

                    信客這行當他是真的做不了,茫茫無際的路途,他跟他老爹兩個人,他都覺得寂寞無聊死了,更別提以後一個人上路了。

                    他天生就好熱鬧,又喜歡聽八卦,就跟一個愛傳閑話的街坊老娘們似的,哪能忍得住信客的寂寞路迢迢啊。

                    這不,他昨兒晚上才回來的。今兒一早,他又出來瞎溜達了,見著宋家張燈結彩的樣子,他也很是詫異。

                    劉小四這臭小子揣著手,晃過來晃過去,還問街坊呢,可惜沒哪個街坊理他,大家都是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

                    劉小四心裏更癢癢了,揣著手在人家家門口望著,正好這時候宋家大娘出來了。

                    劉小四趕緊湊上去,笑眯眯道:“喲,宋家大娘,這是家裏有喜事啊?”

                    宋大娘一見是劉小四,便頓時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沒好氣道:“是你呀,送信回來了?”

                    劉小四笑道:“那是呀,不然怎麽能瞧見您穿绫羅綢緞,這是遇上大喜事了?”

                    宋大娘卻道:“跟你呀,沒關系,上一邊玩去,等會兒沖撞了貴人,可不是你這個小子能承擔的起的。”

                    “嘿。”劉小四不樂意聽了。

                    宋大娘擺擺手:“你愛樂意不樂意聽,上邊上涼快去,我呀,出門置辦東西去了,回見了。”

                    宋大娘直接帶人出門了。

                    劉小四氣的有點牙癢癢。

                    劉小四回頭看了看宋家大門,稍稍一琢磨,明白了,肯定是上次那戶人家去談成了呀。對嘛,自己姑娘都跟人家過夜了,還弄得大家都知道了,這還能嫁給誰啊?

                    而且那戶人家出手多闊綽啊,一出手就是四百大洋,而且人家連房三爺都不怕,這是何等的大戶人家啊?

                    說起來這事兒還有自己的功勞,劉小四又想起來高傑義賞他的幾塊大洋了,這人出手多闊綽啊,自己跑一趟遠門,才掙幾十個銅子兒。累的要死,根本沒個屁錢,就夠十幾斤小米面。

                    還不如去討個喜錢呢,說不定還能得賞一塊大洋,這可比送信強多了,劉小四眼珠子一轉,歪心思就上來了。反正他也知道高傑義他們的住處,今兒又沒事,這臭小子轉身就討喜錢去了。

                    宋家。

                    花爺實在受不了宋老大的小人得志了,強笑著客套一番之後,放下禮物帶著人就走了,他連茶都沒喝一口。

                    而宋老大更囂張,只把人送到廳堂門口,連院子都沒送出去。

                    花爺一臉晦氣,趕緊帶著人走了。

                    宋老大美滋滋又回去了,現在他的地位可不跟以前一樣了,可不能瞎討好別人,得端著。

                    而大蓮的閨房裏面,卻是一片愁雲慘淡。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