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iq0r6a"><tt id="iq0r6a"><q id="iq0r6a"></q><acronym id="iq0r6a"></acronym><kbd id="iq0r6a"></kbd></tt><optgroup id="iq0r6a"><th id="iq0r6a"></th></optgroup><code id="iq0r6a"><button id="iq0r6a"></button><center id="iq0r6a"></center><blockquote id="iq0r6a"></blockquote></code><dt id="iq0r6a"><kbd id="iq0r6a"></kbd><bdo id="iq0r6a"></bdo><noscript id="iq0r6a"></noscript><strong id="iq0r6a"></strong></dt><option id="iq0r6a"><ol id="iq0r6a"></ol><acronym id="iq0r6a"></acronym><option id="iq0r6a"></option></option></tr>
        • 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北平說書人 > 第一百七十章 絕招

              快手盧歸根結底不是老月,他是變戲法的。

              在江湖道上,五花八門十三個行當,玩賭的叫老月,屬于五老裏面。變戲法的屬于立子行,歸納在彩門裏面,隸屬于八門。

              這根本就是兩個行當。

              皮爾卡皮箱用的是賭術,他的耳朵聽得是骰子在骰盅裏面滾動的動靜,這是聽骰術,是賭術絕頂高手才會的絕招。

              他的一雙手是靠著長年累月,無數次搖動骰子,在每一次失敗中慢慢積累經驗和手感,才能有今天這種盲搖也能知道幾點的手感。

              皮爾卡皮箱是真正的老月,他靠的是真功夫。

              而快手盧是在變戲法,他都是假的,用老月行人的話來說,他就是在出老千。

              老月一行,真正的高手是不會出老千的,不是他們學不會,而是不屑。另外,在真正的高手面前,老千手法瞞不過這些高手,他們靠的都是真實力。

              彩門立子行是變戲法的行當,戲法都是假的,沒有一個是真的,不管變出什麽來,他其中都是有門子的。

              快手盧先前變出來的每一個點數,其實都是假的,這都是有門子的。只不過他的手法特別高超,別人看不出來罷了,包括對面坐著的皮爾卡皮箱。

              高傑義對快手盧倒是信心十足,原因很簡單,在來這裏之前,金單跟他很具體地說過快手盧的能力。

              天下快手盧千千萬,唯有盧家留其名。

              那個憑借一雙快手就壓了整個京城同行,讓全京城三個月沒人敢演手彩,這是何等的實力啊。

              所以高傑義不相信快手盧會輸。

              哪怕皮爾卡皮箱已經擺出了不會輸的架勢,但是他還是相信快手盧一定能贏。

              現在快手盧把面巾蓋在了骰盅之上,這就是變戲法了,變戲法的都得蓋點東西上去,這是儀式感,掀開的時候才能見證奇迹嘛。

              快手盧盯著骰盅,捏住面巾一角,輕輕提起面巾,然後慢慢往上提骰盅,骰盅提起。

              底下一二三,三顆骰子堆在一起。

              最上面一顆也是一只角斜著立在了骰子之上。

              他也做到了。

              全場震動。

              連礦山三兄弟也是大大地振奮了一把。

              房三爺大叫道:“好,果然是好樣的,哈哈哈。”

              快手盧聽得苦笑不止。

              趙經理的臉色頓時就僵住了,先前一場他們已經輸了,難道第二場他們還是贏不了?

              “我的天,這老家夥這麽厲害?”張嘯輪嚇一跳。

              高傑義展露笑容,快手盧果然不負他的期待。

              皮爾卡皮箱也再一次豎起了大拇指,稱贊道:“閣下賭術果然厲害,相較于我的傾情全力,閣下顯得從容許多,讓鄙人真是佩服,閣下賭術之高明世所罕見。”

              “我遊曆各國,從未敗過。在我們國家,很久以前就流傳神秘東方的各種傳說,可當我踏上這個國度,遊曆各處的時候,現實卻讓我大失所望。”

              “但是今日見到閣下,卻讓我驚喜非常。閣下不僅膽色過人,賭術亦是出神入化,若是能敗在閣下的手上,也不枉我聽著神秘東方傳說長大的童年,真希望有機會能一睹閣下真容。”

              快手盧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他媽的,還記得這茬呢。

              皮爾卡皮箱看到了快手盧的白眼,他呵呵一笑:“是我有冒犯了,誠然,對于閣下而言,還有贏下閣下的我,自然不能贏得閣下的尊重。”

              趙經理聽得滿心的膩歪,這洋人是個大高手,是他背後的老板給他請來的。現在的中國很落後,洋人都瞧不起中國人,一個個都趾高氣揚高高在上,哪怕他這個爲洋人效力的二鬼子也討不了什麽好。

              別看這個皮爾卡皮箱看起來斯斯文文挺紳士的,但其實高傲著呢,趙經理就沒少挨這個洋鬼子的白眼。

              其實趙經理之所以那麽狠毒,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來源于這些洋鬼子對他的歧視和虐待,他把這些東西翻了無數倍施加在自己同胞身上了。

              這是一種變態的心理補償。

              所以才有了今天這麽惡毒的洋裝惡狼。

              皮爾卡皮箱對快手盧這麽尊敬的態度,他還是第一次見,所以趙經理心裏很不得勁,看著快手盧的眼神都帶著陰毒之色了。

              快手盧扭頭看看趙經理的模樣,他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這人又怎麽了?

              皮爾卡皮箱接著道:“我從三歲開始就接觸賭術,我的一雙手被我的老師稱爲魔術手,我的外號就是賭場魔術手,任何賭具在我手上都能展現出奇異的效果,就跟魔術師變魔術一樣。”

              快手盧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手。

              皮爾卡皮箱:“我曾經在賭局裏面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奇迹,而今天,我想再來挑戰一下自己,我與閣下再賭最後一局,用這最後一句來決定輸贏,如何?”

              快手盧沒有回答皮爾卡皮箱,他轉頭看向了三兄弟。

              房三爺和圖老大都看向了段二爺,段二爺是他們的智囊,一般有事都是先問他。

              段二爺稍稍思忖之後,對著圖老大點點頭:“大哥,就一把定了吧。”

              “好。”圖老大答應一聲,然後對著快手盧點點頭。

              快手盧這才對著皮爾卡皮箱點點頭。

              皮爾卡皮箱笑道:“好,那我們就一把定輸贏。”

              趙經理看的更膩歪了,人家都知道請示一下,你倒好,直接自己做主了,還真不拿自己當外人。

              趙經理心裏更不爽了。

              皮爾卡皮箱重重地吐出幾口氣,把骰盅拿在手上慢慢摩挲,小心地感受上面的每一絲紋路,他自言自語道:“呼……其實這一招,我成功的把握還不到百分之三十,只能是賭賭運氣了。但是今日見到閣下這樣的高手,讓我渾身都興奮起來了,我相信這一次我一定可以。”

              快手盧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別看他前面好似雲淡風輕,但在這樣的頂級高手面前做鬼出老千,還不能被他發現,這得多難啊。

              所以快手盧其實已經使出了渾身的本事了,現在皮爾卡皮箱要出絕招了,他快手盧還真的沒有必勝的把握。

              他要是輸了,那下去可就要被房三爺弄死了,快手盧的壓力能不大嗎?他冷汗都出一身了。

              他的呼吸也慢慢變得沉重起來了,緊緊盯著皮爾卡皮箱的動作,盯著盯著他頭上竟然盯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而後他的手開始不自覺地摸起了下巴和脖子,還忍不住地打起了大大的哈欠。

              三兄弟看的頓時一怔。

              房三爺不解道:“他是怎麽了?是困了嗎?”

              場下,張嘯輪也搞不懂,問高傑義:“他這是怎麽了,是昨晚沒睡好嗎?”

              高傑義看著他這模樣,心髒頓時漏跳一拍,我靠,這老家夥該不會大煙瘾犯了吧?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