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xz9izq"><u id="xz9izq"><thead id="xz9izq"></thead><dt id="xz9izq"></dt><fieldset id="xz9izq"></fieldset></u><u id="xz9izq"><b id="xz9izq"></b><legend id="xz9izq"></legend></u><span id="xz9izq"><pre id="xz9izq"></pre><style id="xz9izq"></style></span><noscript id="xz9izq"><abbr id="xz9izq"></abbr><font id="xz9izq"></font></noscript></strike>
        <span id="xz9izq"><blockquote id="xz9izq"></blockquote></span><abbr id="xz9izq"><kbd id="xz9izq"></kbd><form id="xz9izq"></form><thead id="xz9izq"></thead></abbr><ins id="xz9izq"><pre id="xz9izq"></pre><thead id="xz9izq"></thead><strong id="xz9izq"></strong></ins><form id="xz9izq"><ol id="xz9izq"></ol><label id="xz9izq"></label><strong id="xz9izq"></strong><option id="xz9izq"></option><big id="xz9izq"></big></form><ins id="xz9izq"><u id="xz9izq"></u><tr id="xz9izq"></tr><noframes id="xz9izq">
                <fieldset id="yb20ae"></fieldset><noscript id="yb20ae"></noscript><dd id="yb20ae"></dd><del id="yb20ae"></del>
                  1.     幾分鍾後。

                        撞在路邊的出租車,灑滿人行道的鮮血,頭破血流的屍體,圍觀議論的路人,堵得水泄不通的車輛

                        街道上變得更熱鬧了。

                        一個衣著前衛、身姿挺拔的紫發年輕人人緩緩走到了那出租車旁,又隨手拉起了一個路人問道:

                        “那個”

                        紫發年輕人語氣複雜地問道:“請問,這裏是不是死人了?”

                        “這還用說?”

                        “屍體不就擺在那麽!”

                        路人下意識地撇了這紫發年輕人一眼,轉而激動不已地說道:

                        “你聽我說”

                        “剛剛發生那些事情我可全看見了!”

                        “上帝啊,我敢打賭,沒見過的人聽到這些肯定會以爲我是在胡說八道。”

                        他臉色潮紅有如發育成熟的蘋果,兩條眉毛興奮得不住扭動:

                        “雖然隔著車窗玻璃,但我還是能看清楚的,動手的是一個粉色頭發的年輕小夥。”

                        “他狠狠地揪著那個可憐司機的腦袋,就像是在拎一只半死不活的土撥鼠。”

                        “然後就是摁著腦袋往下砸也不知道拿去砸了什麽”

                        “只一下,鮮血就跟打開的水龍頭一樣嘩嘩地流了出來。”

                        “鼻子歪著半邊,眼眶裂開,眼珠子爆了出來,像是我老祖母做的水果沙拉一樣,紅的、白的、紫的都混在了一起分不開了。”

                        “但那個瘋子還沒停下”

                        “司機的腦袋都跟摔碎瓶子的番茄醬一樣糊了半邊,他才慌慌張張地下車跑了是的,這瘋子還在外面逃呢。”

                        “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路人說得繪聲繪色,但那個主動前來詢問的紫發年輕人卻沒心思聽了。

                        他有些無奈地打斷道:

                        “抱歉,我想問的不是這個。”

                        “我想知道的是,有沒有人死了——那種無聲無息地,和自然死亡一樣的死。”

                        “啊?”

                        路人微微一愣:“哪有人會突然無聲無息地死在大街上?”

                        “就算是猝死,也會掙紮得很厲害吧?”

                        “哦”

                        “我明白了,謝謝。”

                        紫發年輕人敷衍地和這位健談的路人告別,便獨自轉身向遠處走去。

                        他似乎是聽到了自己想聽的,又像是沒有。

                        “沒有人安靜地死去,也就是說”

                        “‘滾石’這次選中的目標,拒絕面對自己的命運麽?”

                        紫發年輕人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表情愈發顯得複雜。

                        而就在他路過一個小巷路口的時候

                        那由兩座建築物勉強間隔出來的,狹窄而又昏暗的羊腸小巷裏,突然伸出了一根強壯有力、肌肉虬結、還遍布著詭異紅白圖案的胳膊。

                        “這、這是人的手嗎?”

                        紫發年輕人錯愕無比地瞪大了眼睛。

                        他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便被那神秘的家夥輕而易舉地拽進了小巷,又死死地摁在了牆邊。

                        “不要回頭。”

                        迪亞波羅的聲音冷冷地響了起來。

                        他仔細打量著那個腦袋都快被绯紅之王摁得嵌進牆裏的紫發年輕人,沉默片刻後才問道:

                        “你就是剛剛那個攻擊我的替身使者吧?”

                        “那塊石頭”

                        “它只能按照本能機械地行動,顯然,它是個‘遠距離自動操縱型’替身。”

                        “這種替身可以在沒有本體操縱的情況下自主行動,即使受損也不會影響到作爲本體的替身使者。”

                        “要找到這種替身的本體的確很麻煩,可是”

                        迪亞波羅不屑地輕哼了一聲:

                        “因爲是脫離了本體自主行動,所以替身這邊發生了什麽,戰鬥是勝是負,作爲本體的替身使者根本無從得知。”

                        “這樣一來,就算他們在戰鬥時能遠遠地躲在暗處”

                        “等到戰鬥結束了,他們也必須趕到現場才能確認戰果。”

                        “所以”

                        他輕輕地撇了撇嘴:

                        “在把你的替身徹底破壞之後,我就一直藏在附近等候。”

                        “果然,你這個不知死活的家夥到底是等不及,跑來現場確認戰果了。”

                        聽到迪亞波羅這一番極具壓迫味道的解說

                        那紫發年輕人的反應是:

                        “替身?”

                        “替身是什麽東西?”

                        “你?!”

                        迪亞波羅蓦地瞪大了眼睛:

                        “你竟然還敢跟我裝模作樣?”

                        “蠢貨你是在小看我的眼力,覺得隨便糊弄一番,我就會相信那塊石頭不是你的替身嗎?”

                        “快給我說!”

                        “你到底是誰,爲什麽攻擊我,你和那個叫李青的禿子到底有沒有關系?!”

                        “這樣,我明白了。”

                        紫發年輕人深深地歎了口氣。

                        他沒急著爲自己爭辯,反倒是語氣平靜地先做起了自我介紹:

                        “我叫史可利比,是個普普通通的雕塑家。”

                        “我不認識那什麽叫李青的禿子,而且,我也絕對沒有任何要攻擊你的意思。”

                        “畢竟”

                        被死死摁在牆上不能動彈的史可利比如此說道: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誰,甚至到現在都沒有看過你的臉。”

                        “至于你所說的那塊石頭”

                        “我不知道你說的‘替身’是什麽,如果你指的是那塊石頭的話,那是我從小時候就覺醒的某種特殊能力。”

                        “我稱之爲:「滾石」(Rolling Stones)”

                        “滾石?”

                        迪亞波羅緊緊蹙起了眉頭:“說到底,這還是你放出來的替身!”

                        “不不不”

                        史可利比慌忙否認:

                        “在文藝複興時期大放異彩的米開朗基羅曾經說過:”

                        “我在雕刻大理石時腦中沒有任何想法,從未想過要把石頭雕刻成什麽樣因爲石頭本身就已經顯現出應該被如何雕刻的形狀了,而我做的,只不過是把那個形狀從勢頭中取出來罷了”

                        “”

                        迪亞波羅一陣沉默,轉而就命令绯紅之王從背後掐住了對方的脖子:

                        “說人話!”

                        “咳咳”

                        史可利比被掐得一陣咳嗽:

                        “我的意思是”

                        “我根本就沒辦法命令「滾石」行動,它是完完全全按照自己的意志在行動。”

                        “它是命運之石!”

                        “它會感知到將死之人的命運,並且會自己將自己雕刻出那個將死之人‘命運的形狀’——也就是他的死狀。”

                        “同時,它還會不斷地去追蹤那個將死之人。”

                        “一旦那個將死之人也就是你觸碰到了「滾石」,「滾石」就能讓你提前接受自己必死的命運,不受任何痛苦地平靜地死去。”

                        “而我之所以會到這裏,也並不是爲了查看什麽戰果。”

                        他微一沉吟,語氣中竟是多了幾分憐憫:

                        “我只是感應到了「滾石」的行動,所以想過來看看那個即將死去的可憐家夥罷了。”

                        “”

                        迪亞波羅再次陷入了沉默。

                        這一次,沉默中醞釀的是無窮無盡的怒火:

                        “混賬!”

                        “你這不知死活的家夥,你剛剛是在說”

                        “我,無敵的迪亞波羅,掌控著整個意帶利的黑暗帝王,馬上就要死了嗎?!”

                        “沒錯。”

                        史可利比的聲音非常平靜:

                        “既然「滾石」去找你了,那就說明你很快就會死了。”

                        “這是命運!”

                        “我們所有人,都只不過是命運的奴隸罷了。”

                        “你應該看到了吧?”

                        “當它找上你的時候,它會自己雕刻出你死亡時的模樣——”

                        “可能是幾個小時,也可能是幾個星期,最長不過一個月,你就會按照那個石雕上顯示的方式死亡。”

                        “胡說八道!!”

                        迪亞波羅怒不可遏地吼出聲來:

                        “已經注定好的命運?”

                        “雕刻出來的死狀?”

                        “你那個沒用的石頭替身,早就被我徹徹底底地破壞掉了!”

                        “它根本就沒有雕刻出任何東西,就被我砸成了粉末,飄散在空氣裏了!”

                        “哪有什麽雕刻?”

                        “哪有什麽命運!”

                        “這”

                        聽到迪亞波羅那有些失態的吼聲,史可利比頓時臉色大變:

                        “你,你剛剛是說”

                        “「滾石」在找上你之後,它沒有雕刻出任何東西,就已經碎成粉末了嗎?”

                        “沒錯!”

                        迪亞波羅恨恨地說道:

                        “你如果想擾人心智,也得給我編點像樣的謊話出來。”

                        “什麽未來的死狀什麽注定的命運”

                        “我不信!”

                        面對迪亞波羅那隱隱有些瘋狂的嘶吼,史可利比的語氣中竟是還生出了幾分憐憫:

                        “抱歉。”

                        “這種情況,我以前還從來沒有見過。”

                        “但是”

                        “既然「滾石」去找你了,那就說明你最近一段時間肯定會死。”

                        “而它沒有雕刻出你的死狀就被徹底破壞了,那恐怕是因爲”

                        史可利比咽了咽口水,說道:

                        “你的死狀,已經淒慘得無法用-雕刻-這門藝術來表達了。”

                        PS:替身面板

                        替身名——「滾石」

                        本體——史克利比

                        破壞力:無

                        速度:B

                        射程距離:A

                        持續力:A

                        動作精密性:E

                        成長性:無

                        能力:外形是一顆刻有一個「凶」字的石頭,石頭會自動變成將死之人的模樣並不斷追蹤那人,當那人碰到替身時就會不受到任何痛苦地安樂死,若不是將死之人碰到,則不會發生任何事。分類上屬於全自動操作型替身,但驅使替身活動的是「命運」,就連史可利比也無法操縱。李青的奇妙冒險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