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迪亞波羅”

          李青低聲念著這個有些莫名熟悉的名字,又按捺不住地聯想起了剛剛‘時間跳躍’的詭異景象:

          “莫非你就是阿莫爾死前提到的那個‘老板’?”

          “你殺完人後,根本就沒有從這旅店附近離開!”

          “沒錯。”

          迪亞波羅語氣平淡地答道:

          “我做事從來不留痕迹,所以,我得確保那個愚蠢的女人能‘徹徹底底’地從這世上消失。”

          “可沒想到,你竟然能在我都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無聲無息地出現在這裏。”

          “呵這可真是不得了!”

          他嘴上誇著李青,眼裏卻充滿了一種看待死人一般的不屑。

          迪亞波羅現在犯了一個聰明人不該犯的,藐視對手的大忌。

          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把李青當成對手。

          在迪亞波羅眼裏,現在的李青就像是一只意外闖進自己屋子的蒼蠅——煩人是煩人,但揮揮手就能拍死。

          這可不是他自大,而是他有足夠的自信滅殺李青:

          抛開其堪稱無敵的替身能力不談,僅僅憑借他“绯紅之王”本身的力量和速度,就足以碾壓現在的李青。

          按照JOJO世界的實力體系,绯紅之王的屬性是:

          力速雙A。

          它的力量大到能輕易洞穿鋼板,速度能快到能讓人肉眼都看不分明。

          而現在的李青不過只有人類身體極限的水平,按照JOJO的力量體系來算,他至多也只是個“力速雙C”。

          再加上李青頭頂懸浮著的血條暴露了他的身脆血薄,之前表現出的“替身能力”還都偏向于樸實無華的近戰物理攻擊

          這意味著,绯紅之王只用平砍都能吊打李青。

          光是這種絕對力量上的差距,就足以讓迪亞波羅掌握100%的勝算。

          所以,他現在望向李青的目光很是平靜:

          “說吧!”

          在意識到自己已經完全主宰了對手之後,迪亞波羅索性也不再急著送李青去死:

          “你爲什麽會出現在這裏?”

          “是你本人和我有仇,還是有什麽人在背後指使你?”

          Passion組織的生意做得很大。

          他們從西亞進口“金新月”地區的土特産,經由陸上交通和海上航線運送至位于地中海的意帶利,最終再經由意帶利的銷售渠道,將這些西亞土特産賣到整個歐洲。

          這是一個規模巨大的生意,每年能賺好幾千個億(裏拉)。

          因爲這令人眼紅的巨大利益,迪亞波羅作爲Passion組織的首領,每天都在面臨著極爲險峻的挑戰:

          他們有的是妄圖下克上的組織幹部,有的是想要黑吃黑的幫派同行,有的是來世界各國執法機構的特工精英。

          李青不可能無緣無故一個人跑來調查他,殺掉李青只能解一時之危,迪亞波羅最想要的還是斬草除根、永絕後患。

          所以,他難得一次試著收斂住了自己的殺意。

          “快說吧!”

          “說出你來的真正目的,我或許能讓你活著回去。”

          迪亞波羅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居高臨下地喝問道。

          “呵呵。”

          李青絲毫不爲所動:“別說笑了!”

          “剛剛阿莫爾一行人被我活活打死,你都沒有現身相救。”

          “那是因爲你心裏清楚,見過你真身的人都得死——包括你的部下。”

          “那麽,你又怎麽會讓我活下來呢?”

          聽到這話,迪亞波羅頓時止住了那毫無誠意的假笑:

          “你倒是不蠢。”

          “那麽,這就是你最後的回答了嗎?”

          “我”

          李青緊緊抿住嘴唇,竭力思考:

          那種怪物級別的速度和力量,他根本就無法對抗。

          更不要說,迪亞波羅還有著能“削除時間”的無敵替身能力。

          所謂削除時間,簡單地說,就是可以能夠「飛躍」進而「刪除」最長約十數秒的時間。

          在這段時間內,迪亞波羅可以預先看到別人以後的動作,而且只有自己可以自由地行動。

          他在這時候不能被攻擊也不能攻擊,但是可以自由走動,也能移動物體。

          而削除時間後,這個世界所有的生物都不會體驗到那段時間的流逝,當然也就沒有任何記憶。

          再通俗一點理解:

          這就好比大家在一起玩lol,只要迪亞波羅釋放能力,其他玩家就會集體陷入高ping的卡頓狀態。

          在這個時間內,其他玩家都只能在卡頓中無意識地行動,只有迪亞波羅能夠操縱角色自由走位。

          更可怕的是,迪亞波羅的本體和替身在“時削”的那段時間內是完全獨立于時間線的特殊存在——這意味著,沒有東西能在這個過程中對他造成傷害。

          就像是吸血鬼開了W,他開技能的時候“不可被選取”,免疫一切攻擊。

          “無敵”

          “這根本就是無敵的替身能力”

          在剛剛的切身體驗後,李青對迪亞波羅的強大程度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

          “他替身的力量和速度都遠在我之上,不用替身能力都能把我輕松碾壓。”

          “就算我能想辦法攻擊到他的本體,也無法破解他那無敵的技能。”

          “這要怎麽打?”

          李青越想,就越發覺得自己現在就像是一只花台小草叢雜處的賴蝦蟆,才剛剛費心費力地吃下兩只小蟲子,就又被旁邊突然殺出來的熊孩子拿著鞭子抽打。

          不僅不幸,而且絕望,絕望到無法反抗。

          事到如今,他只能

          “別殺我!”

          李青直接放下拳頭,“情真意切”地喊道: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但是,我真的就是個路過的普通市民!”

          “我出現在這裏都是因爲意外而已。”

          “你不您能不能饒我一命?”

          “嗯?”

          迪亞波羅緊緊皺起了眉頭:

          求饒?難道他已經絕望得失去了理智,認爲求饒有用了?

          不,迪亞波羅不相信這個說法。

          他知道,李青這肯定是在拖延時間,想辦法來個絕地反擊。

          至于對方的計劃是什麽?

          呵

          迪亞波羅都懶得去猜,他更喜歡直接去“看”:

          “绯紅之王——墓志銘(Epitaph)!”

          李青只知道迪亞波羅擁有“削除時間”的無敵奧義,卻是不知他還有另一項堪稱BUG的替身能力——預知未來。

          這“預知未來”不用解釋也好理解:

          迪亞波羅能發動绯紅之王的第二能力——“墓志銘(Epitaph)“,預知大約十秒之後的未來,提前掌握敵人未來將要采取的行動。

          此時此刻,他便發動了那玄奧莫名的預知能力。

          往後十秒種之內那尚未發生的未來,都被迪亞波羅盡皆收于眼底:

          起初,李青假作絕望,哀聲求饒。

          一番毫無營養的哀求後,大約在第8秒的時間,李青陡然暴起發難,朝著他的本體打出一顆“標記光團”。

          可悲的是,李青的速度實在不快。

          都不需要替身绯紅之王出手,他本人稍稍一歪頭就躲過了這顆“標記光團”。

          第9秒,绯紅之王當場還擊,一記手刀劈穿了李青的半個肩膀。

          李青的數據化軀體在如此可怖的攻擊下瞬間愈合,但頭頂漂浮著的紅色血條卻在頃刻間驟降而下。

          但是,在大約第10秒的時候

          砰!

          他本體的腦袋上,突然開出了一個駭人的血窟窿。

          “哦?”

          迪亞波羅瞳孔一縮:

          “他的計劃竟然不是逃跑,而是想辦法同我拼死一搏。”

          “呵,真是個膽大妄爲的家夥”

          “可惜”

          他不屑一顧地撇了撇嘴角:

          “我已經預測到「未來」的動向了!”李青的奇妙冒險最新章節就來網址:www.BiQuYun.Com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9